从同福开始 第二百三十四章:别胡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说着。

    只见。

    李大嘴气喘吁吁的自客栈外走进来,一边走一边说着:“唉呀妈呀,可累死我了!”

    到得长桌前后。

    李大嘴一把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碗水,一口气喝完,坐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

    “大嘴,鸡找到没?”

    见状,佟湘玉忙出声问道。

    “还没呢!”

    李大嘴抬头看向佟湘玉,手里比划着,“掌柜的,我从西街找到东街,从镇头找到镇尾,那是一路找一路问。结果,就没人看见过。”

    “那会去哪儿嘛!”闻言,佟湘玉在长桌边坐下,自语着。

    “先别管去哪儿了。”郭芙蓉上前,拉起坐着的大嘴,“你先去做饭,现在很多菜都没上呐!鸡的事情等你忙完了再说吧!”

    “不行~!”

    李大嘴起身后,想了想,说道,“我还得去找找,那鸡肯定是让人给偷了!”

    “偷了?”

    闻言,老邢和小六对视一眼,连忙站起,看着众人一脸正气的说着,“敢在我面前偷鸡摸狗,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说着,他指着大嘴:“你放心,这件事情……”

    “包在我身上了!”没等老邢说完,大嘴立马接话。

    见此。

    老邢双手抱在胸前,盯着大嘴:“你什么意思?”

    “我……我的意思是,我一定协助你,把这个小偷给逮住!”浑身一哆嗦,在老邢的目光下,大嘴立马改口。

    “好~!很好~!”

    老邢闻言,看着众人,朝后院一挥手,“那就分头行动!”

    “哎~!”

    没头没脑答应一声后,除了方阳,所有人都往后院快步走去。

    没走几步。

    佟湘玉等人又走了回来,看向老邢:“行动啥啊?”

    “协助调查,赶紧走啊!”

    “对对对!”

    连声应和之后,佟湘玉等人又转身跑向后院。

    人一走。

    小六立马起身,激动的看着老邢:“师父,咱终于等到大案子了!”

    “两年了!”

    闻言,老邢抬手扶了扶帽子,一把抽出腰刀,“这把宝刀,也该出鞘了!”

    说完。

    他立马在长桌边乱舞腰刀,使出不成章法的自创刀法。

    结果。

    他这一挥舞,客栈里早就准备好的客人,立马起身逃账,瞬间跑了个精光。

    见此,老邢一摆姿势,大喝道:“看为师如何破案,走~!”

    说着,就要带小六前去后院。

    哪知。

    他刚走没几步,忽然又回身过来,冲长桌边的方阳说道:“方顾问,您也去看看如何?”

    一笑。

    “一起看看~!”

    知道事情经过的方阳起身,挥了挥手。

    便和老邢、小六一起走进后院。

    到了后院。

    只见,佟湘玉等人都站在鸡舍前候命。

    果然,和原来一样,老邢这家伙,凭着九坨鸡屎就断定,小红是受到了大手印,或者朱砂掌之类的重击,才会情急无奈,大小便失禁!

    一但众人反驳,他就用眼神威胁人,让人相信他的判断。

    接着,他又因为一根比较柔软的鸡毛,判断小红在掉毛以前,一定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并且,他还瞎扯出了七伤拳,认为七伤拳,打中树之后,七天之内,从根到叶全部枯萎。与小红这个情况,惊人的相似。

    说完之后。

    老邢将鸡毛递给站在身边,一脸佩服的小六手上:“快要结案了!”

    再看众人。

    听了老邢的话,佟湘玉、吕秀才、李大嘴、莫小贝是将信将疑。

    燕小六则是坚信不疑。

    郭芙蓉和白展堂,两个行走过江湖的则是憋着笑。

    方阳,则是摇摇头,这老邢还是挺会编故事的。

    “七伤拳?”

    莫小贝看着一脸信誓旦旦的老邢,回头看了眼方阳后,想了想,忍不住开口说话,“邢捕头,师父也和我们说过七伤拳的情况,想必你应该也知道。这七伤拳是很有意味的一种拳术,掌握了它的人可以同时发出或刚猛或阴柔的不同劲力,摧伤敌人脏腑,拳力复杂,吞吐闪烁,变幻万端,威力惊人。

    但这神妙凶恶的武功,伤敌力强,伤己也重,似应了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道理,每练一次,内脏便受一次损伤。

    ‘一练七伤’,‘先伤己,后伤敌’,若内功不够雄厚充沛,万不可练,否则摧肝损肺,令人狂性大发,不可自制。”

    说到此处,莫小贝停下来,指了指鸡舍:“就七伤拳这种特性,谁会对一只鸡使用七伤拳啊!还会伤到自己!是吧,师父!”

    见莫小贝回头看向自己,方阳笑着点了点头:“不错,说人用七伤拳打鸡,确实是有点不着边际了!”

    闻言。

    老邢一愣,接着马上反应过来,冲方阳尴尬一笑:“我也没说一定是七伤拳,只是说有可能,有可能!或许是其它高深的武功也说不准啊!”

    说着。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老邢摸着下巴,来回走了走:“这个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到底是谁呢?用高深的武功打这只鸡!又是什么武功呢?真是令人费解!”

    来来回回走了片刻后。

    毫无头绪的他挠了挠头,低声嘀咕:“亲娘嘞,影响仕途啊!”

    而就在此时。

    一旁,同样对这鸡消失十分上心的小六,思考了好一会儿,突然出声:“师父,不管怎么样,它也有可能是被七伤拳给伤到的,与其我们在这空想,不如我们直接奔赴崆峒派,调查此事!”

    “崆峒派我熟,离这两千多里地呢!”

    白展堂见小六在瞎胡闹,发出一声感慨,“为了只鸡,真不容易啊!”

    这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劝老邢和小六别瞎胡闹。

    哪知。

    他话音一落。

    “废话。”

    小六立马理直气壮的反驳,“谁会在自己家门口偷东西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呐!是吧,师父?”

    说完,他立马讨好的看向一旁的老邢,等他夸奖。

    “孺子可教啊!”

    老邢伸手拍了拍小六的肩膀,一副欣慰的样子。

    “嘿嘿,谢谢师父!”

    见师父夸奖自己,兴奋小六立马趁热打铁,“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

    “收拾啥啊?”老邢闻言,疑惑的问道。

    “收拾被卧啊!”

    小六立马一挥手,理所当然的说道,“准备长途奔袭崆峒派!”

    见此。

    “哎~!”

    老邢叹了口气,颇为感慨的拍了拍小六的肩膀,“伙计,快出徒了!”

    说着,他立马一转身,一挥手,坚定的往前跑去:“出发!”

    竟然……

    就这么将崆峒派列为了嫌疑人,还真准备去崆峒派!

    “慢走啊!二位不送了啊!”

    不小心将鸡扔到井里淹死的白展堂见此,直接挥手送别。

    说实话。

    他也是怕这俩货小题大做,现在就因为一只鸡都能搞出这么大的花样,更何况白展堂还有盗圣的隐藏身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到时候,不小心抖出自己的身份就完了。

    故此,对老邢和小六要去崆峒派,他是没什么意见的人,这两货离开一阵也好,等这事儿过了,也就淡了!

    混混过去就算。

    “等一等!”

    方阳的想法和白展堂可不一样,他见老邢俩人要出去,便直接出声拦下俩人。

    这俩家伙,根本就没什么武功,去两千多里之外的崆峒派,这不是开玩笑嘛!

    要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听得方阳的话。

    正往前跑去的老邢,立马停了下来,看向方阳:“方顾问?”

    “你们别瞎胡闹了,崆峒派怎么可能会跑到这来,就为了打这鸡一套七伤拳!”

    方阳瞥了两人一眼,招了招手,“先过来再说,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别一遇事情就咋咋呼呼的。要你们一直这样,怎么能保护百姓,为国效力?”

    闻言,老邢一愣。

    没办法。

    若是佟湘玉等人,这么和他说话,老邢早就炸毛了。

    但谁让是方阳呢。

    既是缉盗顾问,又是他的半个师父。

    所以,在方阳说完后,老邢和小六便唯唯诺诺的走了回来。

    见此。

    方阳也是无奈,他往前走了几步:“别摆出这副样子,知道你们是破案心切,但是你们也不能乱来!一只鸡,别说是不是崆峒派偷的,就算是他们偷的,你们去一次崆峒派,路上的花销和浪费的时间,可以抵多少只鸡了?

    做事情,要讲究方式方法,因地制宜,还要看值不值得!”

    说着,知道鸡在哪儿的方阳指了指院子:“你们什么都还没调查清楚,就乱来!现在,你们先在这院子,第一罪案现场,给我好好找一找!一个角落都别放过。”

    闻言。

    老邢和小六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后。

    两人立马开始在院子里找起来,而佟湘玉等人见此,也是在一旁帮忙。

    方阳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若是不能及时找到鸡,这老邢和小六会一个个审问客栈里的人,给客栈带来许多不便。

    所以,他便直接将事情挑明,省得到时候把佟湘玉等人烦个要死。

    不一会儿。

    “快来看啊,鸡在井里!”

    无意间在井里发现小红的莫小贝,忙冲还在四处找鸡的众人喊道。

    闻言。

    白展堂脸色一变,表情立马变的不自然起来。

    齐齐,众人皆是围到了井边,往下一瞧。

    只见,小红正一动不动的漂浮在井水面上。

    见此,大嘴立马悲怆的大喊一声:“小红!”说着,整个人就要扑进去,把小红捞上来。

    还好被众人及时拉住。

    老邢看到这一幕,摸着下巴想了想。

    等众人将大嘴拉起,并使得大嘴平静下来后。

    老邢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众人,这才缓缓开口:“罪犯光是杀害小红也就算了,他竟然还将小红的尸体残忍的抛到井里,这个举动,显然说明了他并不是为了解馋!”

    “那还能为了啥嘛?”佟湘玉疑惑的问道。

    一笑。

    见佟湘玉上钩,老邢连忙说道:“这口井,直通地下水,地下水又直通西凉河。他把小红扔到井里,就是为了让他腐烂,产生鸡瘟,使咱们全镇老百姓都要遭殃啊!”

    说着,老邢是越说越激动,他冲看着自己的众人激动的挥手:“他的这种丑恶的行为,只能用四个字来表示!”

    话音一落。

    “令人发指!”佟湘玉等人立马附和。

    闻言,老邢立马冲众人一伸手:“再来四个!”

    “丧心病狂!”

    “好~!”

    见此,老邢大赞众人一句,随后便长出一口气,微微侧头,对他身旁的小六低声道,“终于糊弄过去了!”

    其实,在方阳下令搜查院子,最后在井里找到鸡的时候,老邢就知道情况不对,这恐怕不是什么案子,很可能是小红自己逃出鸡舍,不小心掉进井里的。

    但他刚才信誓旦旦的说了小红受内伤,中了七伤拳,还要去崆峒派。

    现在要是突然就说小红是自己失足落井,那他面子往哪里放。

    所以,他就绞尽脑汁,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编造一个有人想要散播鸡瘟的情况,再将这件事情上纲上线!

    说得无比严重!

    以此,来吸引众人的注意力,证明他老邢不是在瞎胡闹,而是在破案。

    且还是一个关乎全镇百姓的大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