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福开始 第一百四十九章:蛛丝马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去~!”

    白展堂闻言,立时转头怼了说自己的驴的李大嘴后,才看向老邢,“那你凭啥说是他偷的!”

    “现场留下字条了。”

    老邢得意一笑,从腰带里拿出一张纸条,交给白展堂,“你看!”

    接过字条,打开一看。

    “哎呦,这盗圣的文化水平也不怎么高嘛!”

    郭芙蓉见字条上的字写的歪歪扭扭,嘲笑着说道。

    白展堂闻言,立时就要反驳,结果,却被方阳轻轻一拍肩膀。

    知道方阳别有用意的他,便将已经冲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没再开口。

    而方阳,在抬眼看了一下,这确实是够丑的字后,知道前因后果的他,便开口提示老邢:“邢捕头,你说这偷东西的人,会不会是在冒充盗圣呢?”

    说着,他瞥了眼白展堂,笑道,“人家怎么说也是盗圣,怎么可能字会写的这么丑。”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

    老邢闻言,点了点头,指着方阳肯定他的分析之后,回忆道,“我早些年和他打过交道,他本人的字,是比这漂亮多了。”

    说完。

    经方阳提示,已经有了另一个方向的老邢,摸着下巴,思索起来:“但若不是盗圣,又会是谁呢?”

    皱眉,思考了过了好一会儿后。

    什么头绪都没的老邢,挠着头,龇牙咧嘴的低声叹道:“这案子还真是令人费解啊!要是破不了的话……亲娘嘞,影响仕途啊!”

    而正在老邢呆着,担心仕途的时候。

    “你说你和他打过交道,那你是在哪儿和他打得交道?”

    白展堂,在思索了半晌后,也没想到自己以前在哪里和老邢打过交道,便忍不住开口询问老邢。

    “这你就别管了。”

    一肚子担忧仕途的老邢闻言,拍了拍白展堂的肩膀,随后,他又对众人晃了晃手指,“都记住了,在我抓到白玉汤或那个盗贼之前,都注意一点,提高警惕,千万不能给别人可趁之机!”

    “知道,知道,知道!”

    佟湘玉等人闻言,忙点头如捣蒜。

    “知道就好,我这就再去犯罪现场看看,必要抓出盗贼。”

    说着,老邢便一甩披风,带着那个,在方阳说有人冒充盗圣的时候,露出惊慌之意的男子,往外走去。

    哪知,老邢刚走到门口却又返了回来。

    他站在方阳面前,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讪笑道:“那个方先生,刚才是你说的有人冒充盗圣,你看你能不能跟我去看看,人多力量大,到时候也可以提提意见不是!”

    见此。

    知道老邢是想叫自己帮忙,但不好意思明说。

    想了想,反正现在也没事,方阳便点了点头,跟着老邢往西街米铺走去。

    而就在方阳走出客栈大门的时候,却正好和一个背着包袱,走进客栈的年轻女子擦肩而过。

    慕容嫣!

    只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方阳就认出了这个为了进六扇门,一直在四处追捕盗圣的小姑娘。

    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慕容嫣进了客栈后,不打尖不住店,只是讨口水喝。

    结果,差点被心情不怎么好的白展堂给赶了出去,还好佟湘玉及时拦住了白展堂。

    并嘱咐郭芙蓉去给她沏壶茶。

    “小郭,不要放茶叶!”

    听着佟湘玉抠门的声音,方阳摇头笑了笑,往前行去。

    ……

    米铺门口。

    此刻。

    水泄不通的围了一圈百姓,正一个个伸长脖子,往里探头探脑。

    “让一让,让一让!”

    老邢见此,一边伸手拨开人群,一边带着方阳和那个男子往里走去。

    而原本被老邢拨开的那些人,眉头一皱,正准备发怒。

    结果,一见是老邢后,立马一缩脖子,不敢多做言语,甚至连忙往边上挤了挤,全力让开一条过道。

    将三人让了进去。

    生怕老邢一言不合就拔刀。

    “邢捕头,您来了!”

    里边一群正维持着秩序,拦下围观百姓的捕快,见老邢过来,直接放行。

    方阳走进一圈由捕快人墙组成的阻隔线,就见。

    “师父,您来啦!”

    正站在米铺门口的燕小六,连忙迎了过来,冲老邢弯腰抱拳问好。

    “嗯~!”

    老邢摆出一副师父的架子,鼻孔朝天的问道,“怎么样,现场没有被破坏吧?”

    “没有。”

    燕小六闻言,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连忙说,“师父放心,小六听从您的吩咐,一直都在门口守着,一个人也没放进去过。”

    说着,他腼腆的笑了起来,“毕竟这是我过来之后第一个真案子,我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

    “很好!我看好你哦~!”

    老邢闻言,双手伸出,手腕转动,冲着燕小六转了几圈,“好好干,等我退休后,你肯定是下任捕头!”

    “谢谢师父!”

    见师父这么说,燕小六更显腼腆,挠着头傻笑着。

    就在这时。

    “邢捕头,你可算来了。”

    一个站在一边的中年男子,见此,一跺脚,满脸焦急的走了过来。

    结果。

    中年男子才刚走到邢捕头身边,准备说话的他还没开口,就见老邢挥了挥手,止住了他。

    “刘掌柜的,你放心,这案子就包在邢某身上了,保证给你抓住窃贼。”

    老邢豪气的一拍胸脯。

    “不是,我这……”

    “不用说了,你放心就是。”

    刚开口说了几个字的刘掌柜,又被老邢给打断。

    只见,老邢抓着刘掌柜的手,轻轻拍着:“相信衙门,相信娄知县,相信我,相信我们这些为民服务的捕快。百姓的事,就是我的事!百姓的苦,就是我的苦!我邢某人,为了百姓,风里来雨里去,毫无怨言!吃再多苦,我不在乎!受再多罪,我总要面对,这就是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捕……”

    “放心,交给我!”

    留下五个字后。

    长篇大论一番,将刘掌柜绕晕的老邢就准备往里走。

    “邢捕头,先听人刘掌柜把话说完。”

    方阳见刘掌柜一脸着急,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道情况恐怕不像老邢想的那般,便一把拉住正抬腿往里走的老邢。

    “好好好!”

    被拉住的老邢,不耐烦的正准备发火,结果看拉住自己的是方阳后,他立马压下火气,转身看向刘掌柜,“你说吧!”

    “邢捕头,我看……要不这事就算了吧。”刘掌柜闻言,纠结的说道。

    “什么?算了?”

    老邢闻言,立马提高了音量,激动的挥舞着手,“我们这忙前忙后的,你说算了,刘掌柜,你今天必须给我个理由,不然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唰~!

    说着,老邢一把将腰刀抽出一半,盯着刘掌柜,吓唬他。

    “这……”

    刘掌柜被这老邢一吓,立马腿肚子发软,结结巴巴,哪里还能说完整话。

    “邢捕头,有话好好说!”

    方阳见此,连忙上前将老邢拔刀的手给按了回去。

    而老邢,见是方阳出面,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看僧面看佛面。

    前几天,正守在西凉河边的他和燕小六,被喊回去的时候,可是亲眼见方阳和娄知县相谈甚欢。

    “刘掌柜,你说吧!为什么说这事就算了?”

    安抚好老邢后,方阳才看向一边的刘掌柜。

    闻言。

    刘掌柜叹息一声。

    这才无奈道:“小贼可恶,我固然也想让他绳之以法,但怎奈……”

    说着,他指了指门口围成一圈的众捕快,“这些捕快把大门一围,不让人进来,这我还怎么开店啊!况且,这偷的东西也不多,我便想着要不就算了!还是让我先开业吧!”

    说完,着急的他,偷偷瞥了眼邢捕头。

    “那不行。”

    老邢闻言,想也没想便一摆手,拒绝了他,这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案子,哪能就这么算了。

    “不要着急,我帮你看看吧,尽早破案就行了!”

    见老邢一脸坚决的样子,再看看一脸焦急的刘掌柜,原本就准备把这男子给揭穿的方阳,便打了个圆场。

    随后。

    方阳便在老邢的带领下,走进了米铺。

    一进门。

    方阳便在米铺中四下走着,仔细观察了一圈,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根据结果推断过程,看明白,找到几个证据,想好说辞后。

    方阳便对一脸懵,毫无线索的老邢说道:“此事,不是盗圣白玉汤干的!”

    “你怎么知道?”

    老邢还没说话,一直跟在老邢身后的燕小六闻言,立马将头从老邢身后伸出,好奇的问道。

    “来……你们看这里。”

    说着,方阳带着老邢和燕小六,分别走到原本放置一缸小米和一缸五十斤棒子面的两个地方。

    此刻。

    原本应该是大缸的两个地方,已经被搬空,只剩因长期放置大缸,而形成的一圈灰尘圆圈。

    “这里怎么了?怎么就能看出不是盗圣干的了?”

    老邢和燕小六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什么问题,不解的看向方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