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福开始 第一百三十七章:悬挂人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哎~!圣子却是太小看我圣教弟子了,能为圣教献身,是他们莫大的荣幸,又岂有畏死之理!”

    老者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既然圣子心意已决,那老朽也不再多言,教中弟……”

    “是谁!”

    突然,一声大喝自房外的廊道中传来。

    正说着的老者,被这大喝生生打断。

    一滞之下。

    老者猛然反应过来,身形一动,瞬间破开房门,到了廊道之中。

    抬眼一瞧。

    却见一道身影正往远处掠去。

    没有丝毫犹豫,老者轻轻一顿地面,身子拔地而起,直往那身影而去。

    而正往远处掠去的方阳,心中暗骂自己大意了。

    本想多听听屋内两人的对话,多探听点消息。

    却没想到,凝神听着的他,对周围却是减少了注意,而也就是这样,竟然被一个路过此地的大汉给发现。

    大喝之下。

    立马就惊动了里面的两人。

    见此,知道自己已经听不到什么后,方阳便下了横梁,朝陈府之外掠去。

    哪知。

    本来是准备直接离开陈府的方阳,见那屋内的老者出来后,朝自己追来,心思转动之下,他故意放慢速度,吊着那老者,往杭城城外而去。

    而这老者,却是不知方阳的心思,他见方阳飞掠速度并不快,便想着追上方阳,将其拿下。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几个呼吸,两人便一前一后出了陈府,在黑夜中的街道上,如鬼魅一般掠行。

    过得片刻。

    急速而行的两人便到了杭城城墙之下。

    现在已经是四更天,城门早就关闭,只剩几个守门士兵,在城墙下的屋子里,休息守夜。

    方阳一到这高约三丈的城墙之下,足尖一点地面,身形瞬时拔起,自这城墙之上越过。

    紧随其后的老者见此,也是拔地而起,只不过他中途却是脚尖在城墙上轻点了一下,才算是越过了城墙。

    耳边风声呼呼。

    过了城墙,出了杭城后,又掠行了盏茶功夫,方阳才在一处空阔之地停下,回身看向已经到得身后,距自己大概只余数丈距离的老者。

    “怎么不跑了?”

    紧随方阳的老者,此刻,见方阳突然停下,功力深厚的他也是瞬间止身,接着,对回身过来的方阳,淡淡说道。

    “到得此处,已经差不多了。”

    方阳扫视了一下四周,见此地空旷一片,渺无人烟,只剩得狂风呼呼,虫声鸣响后,才看向对面佝偻着的老者,微微一笑。

    到得此处,他也不用再怕交战会被人发现,从而打扰了自己行事。

    确是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什么差不多?”

    这老者借着月光,见方阳和煦的微笑着,可不知为何,这微笑看在他眼里,却是渗人的紧,一股寒气自老者脚底冒出,直冲后脑。

    “难道你不感觉这里风水不错?”

    方阳笑看着老者,“埋骨于此,如何?”

    话音刚落。

    方阳便瞬间消失在原地,身形一闪之下,就到了老者身前,伸手点向老者檀中。

    好快!

    老者一见方阳消失,心中顿时警兆大起,没有丝毫犹豫,立马往边上一闪,躲过方阳一指。

    同时,他握手成拳,内力一激,便使身上衣裳咧咧作响,挥拳直捣方阳脑袋。

    见此。

    原本就想试试老者实力的方阳,不躲不避,也是挥拳迎上这发出阵阵破空声的一拳。

    嘭~!

    双拳相击,发出一声巨响。

    两股庞大的内力相撞,自两人双拳交接之处,猛然产生一股劲力,带起漫天沙尘,向四周散去。

    在感叹老者看似瘦弱的身体之中,竟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力量之后,方阳霎时撤拳,将这已经被震的有些发麻的拳头撤回,同时,另一手挥掌,击向老者。

    老者眉头微动,往后一倒,鼻尖贴着方阳手掌划过,抬腿,一脚踢向方阳小腹。

    侧身。

    躲过老者凌厉一脚的方阳,那正自在老者面部上方的手掌,立时变掌为爪,指尖带着丝丝寒意,往下一抓。

    若被方阳这一爪抓实,五指穿脸而过,老者必死无疑。

    而在抓向老者的时候,方阳也是抬脚,势大力沉的踢向老者后背,只要这一脚踢中,必能叫老者脊椎断成两截,彻底断了老者向下的退路。

    正凌空后倾,无处着力的老者,见方阳上下同时出手,且这两招都是欲取自己性命后,他不慌不忙,身子骤然一个旋转,出了方阳攻击范围。

    同时伸手凌空一挥,一道无形掌力,直奔方阳而来。

    哼~!

    冷哼一声,见老者离开自己攻击范围,还顺势反击自己的方阳,将抓空的手收回,往前狠狠一抓。

    只听得一声轻微的闷响。

    那无形掌力,竟是被方阳活活捏散,而此举,令正站定之后,看着此处的老者,心中一颤,大为惊骇。

    只这一手,老者便知自己绝对不会是方阳的对手。

    故此。

    他心中立马便起了,撤退的想法。

    交手数十招后,已经被方阳打的气血翻涌,危急频现的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知道再这么下去,必会命丧于此的他。

    连忙调动全身内力,防御好胸膛之处,接着,故意露出一丝破绽,引方阳出手。

    果然。

    破绽一现,占据上风的方阳见此,也没多做考虑,直接顺着这破绽,一掌击中老者早就内力汇聚好的胸膛。

    咔嚓声中。

    老者胸膛处的护身内力,被方阳一掌击的溃散一空,而断了几根肋骨,嘴角流出血来的老者,借着这一掌之力,强忍着剧痛,急速往后退去。

    这老者拼着被方阳所伤,借方阳的掌力,往杭城急速掠去,不想再与方阳交手,凭白丢了性命。

    而方阳见此,自不能让他如愿,速度提升到最高,后发先至,一掌击向老者后背。

    感受到身后的呼呼掌风,知道若是被这一掌击中,必死无疑的老者,无奈之下,只得回头,重新与方阳战到一起,难以脱身。

    ……

    清晨。

    陈府大门口。

    “这是谁啊?”

    “不认得!”

    “我看着霸占这陈府的那伙人要倒霉了。”

    “小声点,这话你都敢说?不想活了!”

    ……

    一群百姓,正站在陈府大门口,对着悬挂于陈府门楣之上的一颗人头,指指点点。

    显然,对于陈府惨被灭门之事,他们是心知肚明,而是谁灭的,他们也是明明白白。

    故此,看到这悬挂的人头之后。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有人来替陈府报仇,找霸占着陈府的那群人的麻烦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