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海响起的声音让李道冲眼中一亮,唇角微微一扬。

    找到了!寄主就是眼前昏迷的中年人。

    这招有用。

    李道冲立刻催动体内所有灵气灌注进中年人体内,自己自然感应不到寄生缚灵,但热血升级器一旦直接接触到冥鬼会自行吸收其魂力。

    藏匿在中年人体内的寄生缚灵感觉到危险,试图再次逃遁,可惜已经来不及。

    灵魂深处一声嘶吼,中年人身子抽搐了一下。

    李道冲灵气迅速回流,如真空吸尘器,连带着那只寄生缚灵一起吸进李道冲体内。

    啪啪,识海中蓝色电花闪烁几下,寄生缚灵被无形之力湮灭。

    “击杀寄生缚灵一只,魂力获得,宿主升级,3级。”

    李道冲刚才消耗掉的灵气瞬间被填满,并且比之前更为充盈饱满,一举突破炼气二层,达到炼气三层境界。

    被甩开的女孩,怒视着李道冲见自己父亲刚才只是昏迷,被年轻医生触碰之后,反而出现抽搐现象,火上加火,刚要发作,昏迷中的中年人忽然咳嗽两声,缓缓睁开眼睛。

    “爸,你醒了,刚才吓死我了,你胸口还难受吗?”女孩见中年人苏醒过来,脸色怒色一缓不再管李道冲,冲到床边抓住中年人的手问道。

    “不难受了。”中年人回了一句,眼睛却一直盯着李道冲看,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问道,“医生,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我以为我快要死了,你刚才运用的手法很像是古医学中的运气疗法吗?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懂得古医学,了不起呀。”

    女孩愣住了,看向李道冲的眼神顿时变得不一样,有点反应不过来,还有点尴尬,刚才她那么粗鲁对人家,差点耽误事情,这个炼药师医士看上去这么年轻,没想到医术这么高超。难怪父亲放着赤阳星那么好的医疗设施不用一定要来紫霄人民医院,这地方还真是藏龙卧虎。

    女孩看了一眼李道冲白袍胸前的名牌,道,“张医生,对不起啊,刚才我太冲动了,您别往心里去,我向你道歉……”

    说着低下头,不好意思直视李道冲。

    “算了,没耽误你父亲的病情就好。”李道冲本来就没往心里去,眼下自己成功干掉寄生缚灵吸收魂力,突破到炼气三层,心情好的很,自然更不会跟一个女孩计较。

    李道冲这才留意看了看女孩,容貌精致,短发两眉略浓,五官英气逼人,是个非典型美女,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时下最流行款式,材料也比较特殊,上面流动着符阵灵气,如果没猜错,看商标LOGO应该是灵动法衣系列的奢侈品牌云瑶。

    这种衣服不仅好看,还具有一定的防护作用,对物理伤害和法术伤害都有削弱作用,一件少说上万联邦币,这一身下来得好几万。

    李道冲又看看中年人的穿着,同样是高端衣着,立刻明白这是一对很有钱的父女。

    不仅如此,李道冲还从女孩身上感应到不弱的灵气,尤在自己之上,具体什么境界,以李道冲目前修为而言并不能做出准确判断。

    “医生,我在一年前感染毒风寒,怎么治也治不好,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胸痛头晕,最近三个月越来越严重,无缘无故会昏迷过去,求医问药去了不知道多少医院,没有医生检查的出来,上次昏迷抢救了一天一夜,消耗掉五百升清灵药液也无济于事,你只对我运了运气就能让我醒过来,真神了。”中年人感慨万分,谁能体会他这一年身体所承受的痛苦,简直生不如死,现在是他这一年之中最舒服的时候。

    “医生,这次真谢谢您了,您知道我爸得的什么病吗?”女孩态度大为改观。

    对于这个问题,李道冲自然不会回答,一个炼气期的学生怎么可能探测出连金丹修士都无法探测出的寄生缚灵。

    中年人哪里是中了毒风寒,不过是被寄生缚灵寄生了而已,一年下来,生命力被一点点汲取掉,身体自然每况愈下。

    李道冲不可能告诉他们实情让自己的秘密暴露,他可不想被联邦政府抓进联邦修真研究院当小白鼠研究。

    “我只是代班医生,具体情况你还是找当班医生看看吧,你父亲现在醒了,也就没我的事了。”李道冲说着转身离开。

    “咳咳,噗!”

    李道冲刚转身,中年人猛烈咳嗽,吐出一口血水。

    “爸。”女孩惊叫一声。

    李道冲眉头一皱,停下脚步,转脸看去,只见中年男子印堂发黑,双眼无神,生命力正在体内急速消失。

    李道冲抓起中年男子手腕,注入灵气,随即脸上露出惊异之色。

    热血升级器又响了一声。

    中年男子体内竟然还有一只寄生缚灵,只是这只寄生缚灵被一层黑气包裹住。

    此时那层黑气迅速扩散,将中年男子的魂力以看得见的速度蚕食。

    李道冲将全部灵气注入中年男子体内与黑气纠缠,试图让热血升级器吸收。

    可是热血升级器一点反应也没有。

    黑气竟能阻断热血升级器感应。

    李道冲心中一惊,难道是‘黑怨缚灵’?这是缚灵中等级最高的冥鬼,是由寄生缚灵进化而来,如果继续进化下去,‘黑怨缚灵’将化为‘鬼徒’,到了‘鬼徒’级别便是另外一个层次,没有炼气六层,见了赶紧逃命吧。

    李道冲拼命催动灵气,不敢让黑气有一丝一毫流入自己体内。

    黑气似乎不是魂力,也不是死气,只是一股怨念所化的瘴气,而这些怨念则来自人心。

    李道冲面红耳赤,头发中冒起雾气,咬紧牙关与黑气对抗。

    啪!

    终于在李道冲不懈努力之下两股气息旗鼓相当,出现排斥,李道冲被弹开。

    中年男子气色稍微比刚才好了一些,表情依然痛苦,“医生,救救我,我好难受。”

    女孩急的眼泪流了出来,“医生,我爸又犯病了,你快救救他吧。”

    李道冲此时面色苍白,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刚才灵气消耗极大,那股黑气非常强悍,比李道冲目前遇过的任何冥鬼都要强大。

    李道冲看着中年人沉默不语,他身上灵气已经不多,不敢再贸然将所剩不多的灵气注入中年人体内。

    如果斗不过那黑气,被黑气反扑,轻则内伤,重则被黑气侵蚀精神走火入魔。

    风险太大,李道冲有点想放弃,虽说中年人体内那只被黑气包裹的黑怨缚灵魂力很强大,很有诱惑力,但为了吸取魂力,拼上受伤甚至走火入魔的危险,明显范不着。

    李道冲准备放弃。

    女孩见李道冲不动,中年人表情越发痛苦,轻咬下唇,起身将诊室门关起来,道,“张医生,你直接说,我爸的病你能不能治?”

    “以我目前的水平很困难。”李道冲实话实说。

    女孩眼眶里还有眼泪,但脸色冷了下来,眼色里带着某种鄙夷,“很困难就是说并非不能治喽?说吧,想要多少?

    一听这话,李道冲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原来还可以这么操作。

    “十万。”李道冲开价道,如果对方真愿意出血,正好自己身上带着早上乔熙茉给的二十块灵石,倒也可以浪费几块灵石来恢复灵气,再尝试一次。

    “你。”女孩气得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太无耻了乘人之危狮子大开口。

    女孩双目在喷火,可看着中年人卷缩在病床上瑟瑟发抖又没别的办法,父亲的病非常古怪,眼前这家伙是一年来唯一能很快让父亲减轻痛苦的医生,这时候就算找其他医生来,未必有办法。

    “行,十万就十万,你先治,治好了,我转账给你。”女孩咬牙道,治好了三个字声音加重,意思很明白,治好了什么都好说,治不好一个子儿都不会给。

    “不行,先付钱再治疗,刚才我差点被你父亲体内的病毒感染,运气疗法风险很大,对我自己有一定的伤害,如果不先付钱的话,恕我爱莫能助。”李道冲态度坚决。

    “你……你有多……多大把握治好?”中年男子卷缩在就诊床上痛苦说道。

    “五成。”李道冲给出答案。

    李道冲通过刚才的较量,大致知道自己目前的灵气量与中年人体内黑气不相上下,因此得出结论。

    中年人听了李道冲的回答,表情痛苦的脸上竟是短暂停滞露出一丝惊诧,赤阳星在联邦虽说不是什么重要修真行星,但跟蓝湾星比来丝毫不差,最近三个月自己在赤阳星上几乎看遍了所有医院和相关医生,都给自己下了病危通知书,活不过两个月。

    所有医生都认为治不好,更不要说几成治愈率了,根本就是0,这个年轻人却有五成把握。

    对于只剩下两个月可活的中年人而言,别说五成概率,就算只有一成概率也绝对值得一试。

    中年人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简直生不如死,刚才年轻人运气入体,自己明显舒服许多,不管能不能治好,自己现在的情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忍着疼痛对女孩道,“希诺,给他吧。”

    叫希诺的女孩极不情愿抬起腕表,“过来识别灵纹码,转账给你。”

    李道冲举起腕表,彼此对扫一下,随后女孩输入数字,滴的一声,转账完成。

    李道冲随即取出五块灵石放入释解液中,这种液体医院随处可见,是用来溶解不同药剂所用,也可溶解灵石。

    五块灵石迅速从淡蓝色变成白色,透明释解液则变为淡蓝色,李道冲将释解液一口气喝下。

    这种方式灵气利用率只有百分之二十,纯属浪费,没人会为了恢复灵气这样去消耗灵石。

    李道冲眼下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

    恢复灵气,李道冲扶起中年人,双掌齐出拍在中年人背后,一股股灵气迅速涌入中年人体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