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良玉命令鸣金收兵,开始清理战场,白杆兵遇到受伤的奢兵就是一刀割了首级,近卫军则只是用刺刀杀死伤兵,首级是不砍的,近卫军操典有规定,打扫战场时,只有辎重兵和伙夫能砍首级,正兵不能砍首级,违反者不但无功,反而会重罚。

    清理战场的同时,一部分士兵开始扎营,因为明天要继续向前攻击,所以扎的是简营。土兵行军作战了一天,收拾好后,就早早睡了。秦良玉和鲁钦秦翼明巡视了营房守卫后,来到大帐商量明天的方略。

    秦良玉道:“鲁将军手下火器犀利,阵容齐整,确实是一支不可多得的精兵呀。”战损结果出来了,近卫军死伤一百多人,白杆兵仅战死就达两百多人,当然奢军被杀死和俘虏的人达到了四千多,这样的交换比,确实让人无话可说。

    鲁钦道:“上次在新都我们主守,敌军数量较少,冲击力不足,所以战果很好,这次奢军打乱了我们的阵形,不得不和他们拼刺刀,所以损失要多一些。皇上说过,最好是打阵地战,运动作战我们的战斗力会削弱。秦将军的白杆兵才是真正的精锐,近身搏斗伤亡都这么小,杀敌都这么多,实在是让我近卫军汗颜呀。”

    秦良玉苦笑道:“那是没有办法,我们盔甲火器都不如近卫军,只能死拼了。”

    鲁钦无法接口,沉默了下来。秦良玉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开始布置明天的行动:”我军兵少,明天要全军押上,鲁将军带领近卫军与我带的白杆兵在前,翼明带骑兵做后备队,只攻北门,争取将北门攻下。阵形的问题,明天我想这样改一下……“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以后,部队开始进军,一个时辰后到达CD城外。秦良玉开始展开部队,前面是四排白杆兵,后面是四排近卫军步兵,骑兵依然跟在后面约四百步处,这是典型的进攻阵势。

    稍事休息后,秦良玉开始战前动员:“前面就是围住了CD的奢崇明贼兵,功劳就在眼前,就看你能不能抓住立功的机会,这次平乱后朝廷的赏赐不会低,想给子女挣一个好出身,就看现在了。”

    白杆兵一个个战意饱满,近卫军也是举着火铳跃跃欲试。秦良玉动员完毕,退到后面,队伍继续向前面一里处的奢军逼了过去。

    昨天奢寅攻击失败后,为了减轻罪责,他将秦良玉的部队数量和战斗力都夸大了几倍,所以这次奢崇明亲自守在了北门这一边。待他看到大约只有五千人的敌军时,狠狠地瞪了奢寅一眼,奢寅急忙道:“他们的火器真的很厉害,最好还是等他们进攻。”

    这个正确的决定立刻就被奢崇明否定了:“十万多人对付五千人,竟然想用守的,你的勇气被一次失败就打没了吗?我对你很失望。进攻,迅速进攻,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看到敌人摆出了进攻的阵势,秦良玉命令停止前进,让近卫军上前,与白杆兵交错排列,鲁钦传令:“白杆兵掩护近卫军,阵形不准乱,不得出阵攻击。”

    又是密集冲击,在敌军距离前军三十步时,鼓声响起,所有的近卫军前两排将火铳击发,白雾将前方全部罩住,然后后两排步兵和前两排的交换位置,等待鼓声,而前两排的则在后排开始装药。

    白雾散开,奢军不顾倒在旁边的同伴,继续向前冲击,等到冲到面前时,鼓声响起,清脆的枪声将前面的奢兵大部击倒在地,没有中弹的奢军被白杆兵轻易地杀死。

    今天的战斗又如昨天的翻版,只不过今天的步兵可以更加从容地装弹,近身的攻击已经全部被白杆兵接了下来,鲁钦觉得这样的配合应该会更好些,这次回去后要向皇上建议一下。

    奢崇明催得更急,冲过去的奢军密度更大,这样近卫军杀人的效率更高。但终究只有两千只火铳,当奢军密度大到一定地步时,大量的压力就转到了白杆兵身上,渐渐白杆兵就有不支的迹象。

    秦良玉命人吹响竹笛,白杆兵脱离了和步兵的混合阵形,开始向前冲锋。乘这个机会,鲁钦命令步兵变阵,由原来的四排变成六排,然后实施三段射击。

    这样的变阵,虽然使得步兵前面的敌人短时间内减少了,但却加重了白杆兵的伤亡,等于是白杆兵用生命给步兵赢得了时间。

    竹笛又响起,旋律又变了,白杆兵开始向两边冲杀,中间部分的奢军向步兵冲了过来。鲁钦在离步兵五十步时命令三段射击,第一二排士兵开枪射击,然后向后移动,第三四五六排士兵向前移动,第三四排士兵到达前方后开枪,再向后移动到最后两排,原五六排和一二排向前移动,然后五六排开枪,再向最后移动,一二排已经装好火药,开始开枪。就这样周而复始,保证前面始终有火力覆盖,奢军根本没办法冲到近卫军前面。

    每一次开枪都有六百多颗子弹飞出,面对密密麻麻的敌人,就按一半命中,然后一半造成有效伤害,那也是一百五十多人,一分钟可以射出四到五轮枪弹,所以奢军根本没有办法冲过来,鲁钦不由得更加佩服皇上,皇上说过只要排好阵形,燧发枪兵完全可以抵挡住更多的敌人,根本不需要长枪兵的掩护,而刚才自己的排阵,还以为白杆兵的配合会增强战斗力,看来是完全错了。

    竹笛声又响起,白杆兵开始后退,但他们后退是从两翼撤退,没有经过步兵的正面,撤退下来后分布在步兵的两翼,不再掺杂在步兵阵形中。

    奢军终于支撑不住了,开始有人畏畏缩缩,不想再向前冲进那明知的死地。一人畏缩,当然会有更多人有样学样,奢军的攻势开始减缓,而这样使得死在枪弹下的土兵更多。终于有人开始向后退,很快就发展到所有的前阵土兵都向后退。奢崇明的督战队先还斩杀后退的土兵,结果反而被急着后退的土兵乱刀杀死。零星的溃逃只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变成了大崩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