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跪拜接旨,然后召开司以上军官大会,讨论近卫军改制的事宜。

    前面杨光皋等人已经将战事过程详细上奏给了皇帝,并且指出了现在军队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白刃战有待加强,特别是多人对付一人的攻法,而且敌人攻击一强就会出现溃散现象,二是指挥方法有待改进,三是医官数量太少。朱由校强调,针对这些问题,各位军官要群策群力,一起提出意见,汇总以后再报来。现在这份建议书已经交上来了,所以这次改制其实是近卫军各级军官的集体意见的结果。

    朱由校宣布道:“近卫军全部重新打乱编排,保证每个参加过辽河战役的老兵带一到两个未参战的新兵,并选五百名习水性的士兵编成水营,前往泉州帮助张千方。淘汰一部分战兵进入辎重营,每旗配备一个信号兵,营及以上军官配备多个信号兵,各级军官和信号兵统一集中学习信号指挥的细则。近卫军改编成步兵营五个,骑兵营三个,炮兵营两个,每个战兵司设医官两名,另每营加设医官两名,重新编营以后,于京师附近进行野营拉练,并进行白刃对战训练。”

    等大会散了以后,朱由校和近卫军几个营长以上的军官开始开小会。首先,他拿出一支怀表道:“这是西方的计时之器,叫做怀表,把每天十二个时辰分二十四个小时,然后每小时分六十分钟,每分钟分六十秒,朕这里有一箱子,你们先拿去,局以上军官均要配备,至于使用方法朕会让孙郎中的手下告诉大家的。”众将大喜过望,时间的精确性使得战术的运用可以更加多姿多彩,平日的计时方法复杂而且不精确,这种怀表的使用,能够大大增强军队战力。

    朱由校又取出一个望远镜,让军官们试看了一下,然后满意地看着啧啧称奇的军官说道:“这个叫望远镜,可以看远物,在行军侦查作战时都有很大作用,这个营以上军官配备,斥候旗长也要配备,方法也让兵仗局的人讲解。这两样物事,对作战当然是有极大好处的,但是要注意,最重要的是人,带刺刀的燧发步兵只要阵形不乱,在相当甚至更多的敌人面前都是无敌的,所以阵形还要练,多练下行军和作战时的阵形变换,然后这次作战中乱跑的士兵给他们一个机会,就不再用军规处罚了,换一种方式,召集士兵开会,在会中必须要狠狠批评他们,让他们自己做检讨,绝对不能再出现溃逃的情况,燧发兵溃逃后,战场上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此事交待后,朱由校开始询问大家对辽东局势的看法。

    杨光皋首先发言:“王巡抚曾言,如若过河,则军粮可取自海州,河东义民则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且西虏可提兵四十万而夹击建奴。以臣等所见,广宁军装备不齐,训练不足,如若过河,其败可期。至于义民缚敌将以迎王师只怕未必,臣可听说沈阳之汉民可是盛装打扮将建奴迎接进城的。西虏哪来四十万精兵,何况其狡诈异常,只想要朝廷赏银,不足为信。”

    曹文诏也道:“巡抚只想过河击奴,已先后派遣五支部队过河,均大败而归,逃回者百中无一,现广宁军中只巡抚一人以为建奴即日可破,其它军将均畏与建奴野战,广宁军守城倒是可以,但出击只怕不行。”

    周遇吉的意见也差不多,觉得广宁军战力差,王化贞想当然尔。

    曹文诏本来来自广宁军,他的话应该代表了广宁军中的多数将士的看法,朱由校当然会重视,只是现在朝廷大臣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于是朱由校要他们合写一个奏折,将广宁情况做一说明,并提出自己的意见。

    上次王化贞的建议被熊廷弼否决以后,深恨熊廷弼,把军事全推托在熊廷弼身上。熊廷弼于是请朝廷警告王化贞,不得借口有人节制,坐失战机。此前,四方援辽的军队,王化贞全改名号为“平辽军”,辽人很不愉快。熊廷弼说:“辽人又没叛乱,请改为‘平东’或‘征东’,以快慰辽人的心。”从此以后王化贞与熊廷弼矛盾益深。

    八月初一,熊廷弼上书说:“三方面布置的战略的实施,必须联络朝鲜。请抓紧时间派钦差使臣去访问朝鲜的君臣,让他们征发八道的全部兵力,在江面上设立连营,助我军的声威。”并举荐监军副使梁之垣,说他在海滨长大,熟知朝鲜的事情,可以充任钦差使臣。朱由校马上就同意了,并且按照行人奉使的惯例,赐给一品官以示宠信。梁之垣于是上书提出加强他们的事权、确定自己职责等八条要求,朱由校也都同意。梁之垣正在和有关部门商议兵饷的事,王化贞所派遣的都司毛文龙已经袭取了镇江,奏上了捷报。满朝为此大喜,立即命令登、莱、天津派出两万水师接应毛文龙,王化贞率四万广宁兵进据河上,和蒙古军一起乘机进取,由熊廷弼在中间调度。命令下达以后,经略、巡抚所辖兵镇相互观望,熊廷弼根本没办法指挥王化贞,所以最终两方都没有出兵。

    熊廷弼因为毛文龙报功绕过了他,所以说:“三方兵力未集,文龙发之太早,致敌恨辽人,屠戮四卫(指金、复、海、盖四卫),军民殆尽,灰东山(指矿徒起义)之心,寒朝鲜之胆,夺河西之气,乱三方并进之谋,误属国联络之算,目为‘奇功’,乃奇祸耳。”这种说法就有点牵强了。朝廷大臣们看到他的疏言,多不信服,王化贞更不满,屡次反驳熊廷弼对他的批评。

    王化贞向朝廷许下诺言:“仲秋之月,可高枕而听捷音!”意思是明年三月,即可取胜。而熊廷弼上言皇帝:“明谕抚臣,慎重举止,毋为敌人所笑。”两人关系越来越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