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斥候笑着拿弓一箭射来,箭从曹文诏旁边约一步的地方飞过,插在河边草地上。曹文诏吓得往旁边一滚,那狼狈的样子把对岸的后金斥候逗得大笑不止。曹文诏爬了起来,却不往后退,又有几个斥候上前拉弓向他射来,有两箭射在他的甲上,弹了一下,掉了下来。曹文诏却动也不动,等对方都上前走到河边时,抽出几支箭,插在旁边的沙土上,拿起铁弓,左一下右一下迅速地射出六支箭,将对岸的七个斥候中的六个射倒在地。

    他用的是三石强弓,平日可以射到一百五十步外,身上穿的是杨光皋送给向导的铁鳞甲,对岸的后金斥候的箭射在身上只相当于挠痒痒,而他的箭射在只穿皮甲的后金斥候身上,那后果可想而知。

    唯一没有中箭的后金斥候吓了一跳,连忙逃离河岸。大约一百步后才停了下来,想要过来救人又怕曹文诏的箭,所以在那里犹豫不决。曹文诏低低地骂了一句:“蠢猪,趴在地上来呀。”一挥手,骑兵队长立即骑马上前,曹文诏道:“我在这里监视那个建奴,你们找河防兵要船过去割首级牵马。”

    骑兵队长立即回马,带着他的部下向河防所奔去。很快就找到一条中等大小的船,下马后大家上船向对岸划过去。这时后金斥候终于聪明起来了,趴在地上向倒地的斥候爬过去。船很快就到了对岸,队长带着部下拿着火铳向那个斥候跑去,那斥候才爬了几十步,见势不妙立即爬起来就向后跑,曹文诏的箭在他身边飞过,唬了他一跳,然后更加拼命地向后逃,等队长带人赶到倒地斥候处时,他已经跑到了马旁边,犹豫了一下是上马就跑呢还是拿弓来射呢,这时呯的一声响起,他倒在了地上。

    队长得意地收起火铳,叫道:“李正王兵,你们俩去砍他的首级,这边快点砍完。”很快七个首级和几匹没有惊远的马到手,队长迅速带人撤回船上,向对岸划去。

    杨光皋看到脚下的首级,听队长汇报了事情经过,对着曹文诏伸出了大拇指,周遇吉在旁边解释这是皇上说的做的好的意思。杨光皋道:“曹把总箭术惊人,有勇有谋,不知是否愿意来京营效力呀。”

    曹文诏才来广宁不久,只是个小小把总,现在听得可以到京营中去,自然是求之不得。杨光皋答应等京营回去的时候会和王化贞说一下,现在命曹文诏暂时升为千总,领京营斥候队,战时带骑兵营一翼,等回到京师述功时再论功行赏。

    八月初七,京营开始沿河向上游行去,曹文诏提出上游也有些地方河窄水浅,要防建奴偷渡,所以建议将斥候放远一些。杨光皋准了,将斥候派遣到向前四十里,向后三十里。

    八月初九,到达柳河卫,大军扎好简营后,曹文诏来报,上游三十里处发现建奴船队,正在向这边驶来,只怕是针对京营的。不久又来报,敌军在上游二十里处开始下船,看旗号是镶白旗的,大约有一千披甲兵,二千无甲兵及两千汉兵。

    杨光皋看了看天色,已近中午,京营上午走了十八里,现在再走二十里去半渡而击是不现实的,敌军大约十个牛录,而京营有五千多兵,兵力当然是占优的,只是京营兵从来没有上过战场,那按皇上所说,就只能先守后攻了。

    立即下令,伙夫造饭,辎重兵开始挖工事,战兵分批帮助挖工事,一个时辰后,敌军已经来到营外五里处,而京营已经全部吃了中饭,工事已经基本完成。

    步兵营和炮兵营混合安排在最前面,步兵营是九排十二列的方阵,每个方阵相隔六十步,步兵中间安排炮兵,每个方阵中间是伙夫和辎重兵,战时专门收割首级。骑兵布置在方阵两翼。

    镶白旗旗主杜度,是努尔哈赤长孙。努尔哈赤以不思悔改之名处死长子褚英后,让他继任镶白旗旗主,自领十五个牛录,驻守在海州。这日下面来报,河对面来了很多明朝官兵,衣甲锃亮,锣鼓喧嚣,看旗号是明朝京营。明朝京营军饷之高,建制之乱,战斗力之低,就是在后金也是时有耳闻的,杜度见猎心喜,这样的软柿子谁都想来捏一下,于是命令密切监视明军动向,最好是王化贞又派他们过河来搞偷袭,那就正好,象前几次一样,装备可就本旗主笑纳了。

    可是接下来明军只是沿着河行走,根本没有过河的意思,倒象是游春的样子,可现在是秋天呀。杜度想了想,一咬牙,你不过来我可以过去呀,你们都是在河边,我过河就可以攻击你,打完了抢了东西上船就走,明军虽众,即使敢来救援也是来不及的。至于能不能打赢,他压根没有想过这事,近两年来的战事告诉后金的将领们一个简单道理,除了川兵和浙兵还有两下子以外,其他的明军都是不堪一击的,何况是名声已经臭大街的京营呢。

    看着明军已经摆好了阵势,杜度倒是有些惊讶,看到大金兵以后竟然不跑路,有胆色,不过这样更好,等下的收获会更大。他发出号令,后金兵一直走到明军阵前一里处才下马,然后甲兵披上甲,拿好武器,向前走去。

    京营的工事很简单,就是两条半人深的壕沟,两条之间隔了两步多(三米),壕沟对着敌人的一面堆着一些土,上面架满了密密麻麻的火铳和火炮。壕沟里每隔二十步有一个人看着后面的旗子,这是传令兵,其他人都对着建奴的方向。

    后金兵最前面的大约一千汉军,这是用来探路的炮灰,后面跟着的是八百甲兵,一千无甲旗丁,预备队是两百甲兵和一百五十名白甲兵(巴牙喇),至于剩下的一千汉军和一千无甲兵,是准备等会去抢东西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