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天启 第一百零六章 细胞学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后一个人用别扭的官话说道:“我家贝勒说了,一切都听王先生的。”

    山羊胡子笑道:“我们王家收服了江南的几个水贼,这几个人功夫极好,特别是水里的功夫。所以第一套方案便是用这几个水贼,在朱由校去西苑时动手。侍卫中精于水性的可不多,到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杀掉朱由校了,先用第一套,不行就用第二第三套,反正朱由校必有死。”

    中年人说道:“朱由校倒行逆施,天下人已经苦其久矣。我等成功之后,信王将会拨乱反正,还我大明以安定。到时论功行赏之时,还要刘公公多多美言呀。”

    刘公公自得一笑道:“诸位背后的主人自然论不到洒家来评头论足,诸位为此事尽心尽力,洒家是看在眼里的,到时各位的功劳自然是不会埋没的。”

    山羊胡子和中年人一起道谢,那个后金人道:“只要我们家主子能够回到辽东,我怎么样都可以。”

    刘公公笑道:“信王说建州可以为大明守卫边墙,到时自然只能由四贝勒领导建州,难道真的由得多铎那个小孩子来掌控吗?他掌控得了吗?所以请陈统领放心,告诉你家主人,事成之后,必有厚报。”

    几人又商量了第一套方案实施的时间和注意事项,然后再各自散去,给自己的主人去汇报。

    而这时的信王朱由检,则正在和自己的侄子朱慈燃一起玩耍,而皇后则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方正化看着逗着太子的朱由检,总觉得信王这段时间有些不大对劲,和一个两岁不到的小孩子哪里有那么多的话讲,特别是这小孩子根本就听不懂呀。不过他总不能将信王赶走,只能让人仔细地监视着信王的一举一动,唯恐他对太子造成伤害。

    朱由校正在京师大学堂接见吴有性一行人。是的,吴有性终于从辽东回来了。见过礼后,吴有性道:“陛下,学生这段时间,利用显微镜,在患者伤口的脓液中,终于看到了陛下所说的细菌,学生怀疑,时疫便是由此等细菌传播所致。”说罢呈上一张图,上面画的便是他所看到的细菌。

    朱由校看了看道:“不错,不错。此图画得甚是详细,以后遇到的细菌也要照着样子一一画下来。”

    吴有性奇道:“陛下,细菌难道有很多种吗?”

    朱由校道:“当然有很多种。你便是随便在你身体上都能找到成百上千种。”

    吴在性便觉得全身开始发痒,手臂不由自主地扭动了两次,朱由校笑道:“身体上虽然有很多细菌,但并不是都对人有害的。再说,你皮肤完整的话,细菌也没有办法进入。我们洗澡换衣,便可以将皮肤上的细菌减少,而人在受伤后医生为他包扎伤口时,首先要保证自己手上没有细菌,以免给细菌进入伤口的机会。”

    吴有性停止扭动,他定了定神说道:“陛下,学生寻找了您所说的细胞,发现人体不同的部位的细胞形状有些差异,这让学生颇为困惑,故而求助于陛下解惑。”

    朱由校笑道:“你看,如果我们要砍树,我们就要用到锯子或者斧头,如果我们要耕田,我们就要用到犁。各个不同部位的细胞它们的作用是不同的,所以他们的形态结构也当然会有一些不同。”

    吴有性心里连翻白眼,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只是细胞已经是体内极小的结构,它们不应该是相同的吗?为什么竟然会有区别,有区别就表示它们还不是最小的结构,还有比他小的结构,这样才能说得通。看来皇帝也只是知道细胞而已,更小的结构还要自己再去研究才行。

    朱由校接着的话便打破了他的想法:“细胞并不是最小的结构,还有更小的结构,不过我们可以把细胞当成组成生物的最小单位,因为他们虽然有不同的地方,但他们更多的是相同的地方呀。你仔细地观察记录,然后写一篇文章,发表在《大明科学报》里,将细胞的方方面面都写出来,你将成为大明的生物学之祖。”

    吴有性连忙道:“陛下,学生只是根据陛下的指点才找到细胞和细菌的,所以大明的生物学之祖只能是陛下,不能是学生呀。”

    朱由校大笑道:“朕不需要这些虚名,但你们需要。朕不过是提出了两个词罢了,发现它们可都是你们的功劳,对了,在你们的文章中,你们把头发中的细胞与其它地方的细胞的区别要写出来,当然还有眉毛呀,指甲呀,这些地方的细胞和其它地方的细胞到底有什么不同,朕准备要大家再仔细思考一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这段话。”

    吴有性怔了一下,然后说道:“陛下,您准备让人可以剪去头发?”

    朱由校看了看他道:“你怎么知道?”

    吴有性道:“学生在观察时,也把头发放在显微镜下看了几次,发现头发里面也有细胞,只是形状和其它细胞有些不同,学生听到陛下如此说,猜测而已。学生罪该万死。”他一边说一边跪倒在地,揣测圣意,这可是大罪。虽然自己不是官员,但如果皇帝怪罪,一样难逃充军甚至赐死。

    朱由校看着他突然满面的汗水笑道:“你不要紧张,我们在讨论科学问题,又不是朝堂奏对,你怎么想怎么猜那都是可以的。你说得对,夏天天气太热,头发扎着确实不好,又难得清洗。朕有时走过一些学生旁边,都可以闻到溲水的气味。所以朕想可否把这句话稍微改一下,把头发和肌肤分开。”

    吴有性心想,你想法倒是不错,让人在夏天舒服了很多,但是这不是一个头发是否舒服的问题,这是一个中华礼仪的问题,不过他不敢再说,只是满口答应下来。

    几天后,《大明科学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论生物的结构基础》,作者是吴有性。在这篇文章中,他首先定义了什么是生物,然后提出所有的生物都是由细胞组成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