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从哲道:“这是什么道理?越往东他们赚的钱竟然会越多?”

    毕自严道:“确实如此。上次杨部长说,越往东,人参的品质越好,特产越多,这些物资运回南北直隶后,获利颇丰,可以补贴很大一部分军费。”

    既然财神爷都这样说了,方从哲也没了反对的理由,虽然他还是想反对,叶从高也只好不作声。

    于是圣旨颁下,各地的庆祝活动更加热烈,因为取消了辽饷。虽然辽饷不多,但在农民们看来,这是多交的一部分赋税,取消后心里舒服多了。

    只是皇帝竟然没有大赦天下,这让一些人不大满意,不过圣旨上说秋决人数会减少,也算是聊胜于无吧。而且在周报上,也详细说明了为什么不大赦天下的原因:法律有其神圣性,不能因此而赦免犯法的犯人。而至于秋决人数减少,则是为了要清查冤假错案,以免冤枉好人,凡属不是铁证如山的案子,都可以将犯人死刑执行时期延长一年时间,以便有司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而且周报上还说,以后不再存在有大赦天下这种事了。赦免只可能是极个别的情况,必须是受害者为国人皆曰可杀,这样的情况下有司怜悯犯人,可以申报讲求赦免,最后由皇帝陛下决定。而且一年之内,皇帝能赦免的犯人不能超过十二个,相当于一月一个。

    这件事的效果很是显著,有些奸滑刁民,便是在皇帝可能大赦之前犯事,这样来逃避法律的惩罚。如今讲明不再大赦,就让这些人在犯事之前要开始掂量一下后果了。

    不久,努尔哈赤的棺木和阿巴亥,多铎,多尔衮一起来到了京城。对于如何处理活人,大家倒都没有什么分歧,不就是先找个地方养起来再说。但对于死人的处理,就有三种完全不同的意见了。

    以方从哲,叶向高为代表的厚葬派认为应该将努尔哈赤以王候之礼安葬,而以孙传庭为代表的枭首派则认为应该斩其首,传送九边。还有另一派可以称为折中派,象徐光启,毕自严都属于这一派,他们就是反对另外两派,认为厚葬派太宽松,枭首派太严酷,认为随便葬葬就算了。

    三派争执不休,朱由校思考良久后说道:“厚葬的话,太过便宜了奴酋,我们的仁不是来对待敌人的。传首九边其实朕是很喜欢的办法,可以出一口恶气,只是对待死去的敌人,这样做心里终究有些过不去,有点打死老虎的意思。那还是按徐、毕两位阁老的意思,随便安葬了算了。不过朕想来,还是安葬在辽东为好。运送麻烦,就将棺木焚化,然后送去辽东边墙以外葬了吧。”

    叶向高急道:“陛下,焚烧棺木,只怕会惹怒女真人,不利于收拢他们呀。”

    徐光启道:“叶师不用担心,女真蛮夷之人,火葬也是他们的风俗。”

    朱由校倒是不知道女真人有火葬,他纯粹只是想烧掉努尔哈赤罢了,想不到自己误打误撞竟然搞对了,心里有些得意,也有些不甘心。

    他想了想道:“那就这样吧。烧奴酋之前让皇太极和他的亲人们见见吧。”

    皇太极听到努尔哈赤已死,辽东已被平定的消息后,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饭也不吃。看守也不管他,只是对上面说了一下。魏忠贤听说后,笑道:“如果一定要死,我们总不能按着给他灌食物呀,不用理他。”

    结果三天后,皇太极又开始吃饭了。而这天,几个锦衣卫来到他房间里道:“皇上有旨,着建奴余孽皇太极前去见女真降汗。”

    皇太极一言不发,跟着锦衣卫来到一个府第中。进门便见到多铎和多尔衮跪倒在地,哭道:“八哥。”

    皇太极上前,将两人扶了起来,一起进到里屋。阿巴亥也来见皇太极,皇太极行礼毕,几人坐下。

    多尔衮将皇太极被俘后建州部的情况说了一遍。皇太极脸色变化不定,听完后骂道:“代善太过无耻。”

    多尔衮内心却想,还不是你的好侄儿岳托一手操作的,把多铎从汗位上赶了下来。

    阿巴亥也曾经给皇太极送过食物,虽然皇太极没有收,但阿巴亥还是觉得有一份人情在。她问道:“四贝勒,现在我们孤儿寡母,只怕要靠四贝勒了。”

    皇太极叹了一口气道:“如今我自身难保,谁知道什么时候会让明军砍了脑袋。大妃放心,明朝皇帝既然没有第一时间杀你们,后面就不会再杀了,你们终老在北京城还有可以预期的。”

    阿巴亥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才十多岁的两个孩子,心里悲痛莫名。皇太极看了她一眼道:“没有办法,汉人有一句话,现在别人是刀子,我们是鱼肉。不过我们也曾经做过刀子的。”

    多尔衮恨恨地道:“我不想做鱼肉,我想要做刀子。”

    皇太极道:“又有谁会想当鱼肉呢?可是这不是想不想就行的,你的族群强大了,你就可以成为刀子,你的族群被削弱了,那你就只能做鱼肉。建州已经被打败,我们不比大明,他们遭遇一场几场失败后不会伤筯断骨,还可以迅速扭转局势,我们小国,输了就会再也没有机会了。”

    多尔衮问道:“八哥,我们应该怎么办?”

    皇太极笑道:“安静下来,明人如何说你们就如何做,这样就行了。”

    多尔衮和多铎相视一眼,都大感无奈。八哥关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废掉了,两个小孩子,还能依靠谁呢?

    皇太极又说了一会,就告辞而去。锦衣卫又带他来到放有努尔哈赤的棺木的房间,棺木已经钉死,皇太极在棺木闪叩了几个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上了马车后,陈泰悄悄地说道:“主子,已经联系好了,我们出五个人,奴才亲自带队。”

    皇太极咬了咬牙道:“此事不容有失,只要杀了朱由校,我们才有可能翻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