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咤对陈厚甫说道:“只要你这次让我去安南,从此以后,只要你想要的任务,我都不和你争。”

    这句话让陈厚甫放弃了,他其实对最近的安南兴趣不大。以安南的地理位置,大明只不继续发展下去,很容易就能将它纳入领土。而皇帝曾经说过的遥远的大岛什么的才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

    黄克缵拿出安南地图道:“现在安南共有三方势力,北方的莫朝只有高平一地,势力最弱。正因为势力弱,所以他们更加需要我们的帮助。莫朝特使已经答应在打败郑氏后,我们可以在红河出海口划出一片长宽二十里的区域,以供大明子民居住。”

    陈厚甫道:“太小的,能不能搞大一点地方。”

    郑咤道:“管它大小,最后一起都占过来才好。”

    黄克缵道:“安南不是一日可以解决的,所以我们先弄一块地方,进退都方便。鸿升这次在那里好好看下,找个适合的地方。”

    郑咤点头道:“下官明白。经略,下官这次带多少船去?”

    黄克缵道:“不动则已,一动就要让他们无法反抗。所以我们要摆出狮子博兔之势,现在荷兰人还比较安静,日本的舰队也快要回来了,你把能带走的都带走,留下一点巡逻兵力就行了。”

    现在大员已经修筑好了炮台,至少经略府的安全是不需要担心的。黄克缵让郑咤带两百多条船去安南,其中带有大炮的福船四艘,普通战船八十艘,支援船只一百艘。共有水军六千人,近卫军六千人。

    郑咤看着地图道:“我海军可以直抵清化,在海上就可以轰击近海地方,然后登陆,如果莫朝配合得好,那郑氏应该很容易解决。只是南方的阮氏有些麻烦。”

    黄克缵道:“关于安南的战事,在来南海之前皇上曾经说过,不要深入,用安南人打安南人,我们占了他们的城市后,就守住城市,其它地方的战斗,都让安南人自己去打。所以我要提醒你,千万不要深入到密林之中。皇上说过,密林之中,没有人能打过土生土长的安南人。”

    郑咤有些不服气,在他看来,大明可以吊打任何军队,不过既然皇帝反复交代,还是听从为好。不然输了,脑袋一定会掉,就是赢了,脑袋只怕也不大安稳。

    黄克缵道:“皇上说现在大明的天时越来越冷了,而安南物产丰富,特别是他们的稻米,可以帮我们解决北地粮食不足的问题,所以重点放在取得稻米方面,不要想一口气就占领整个安南,皇上年轻,你们也年轻,我大明有足够的时间让安南永远不再反叛,而不要象以前那样占而复反。我这个老人都不急,你们急就不大象话了。”

    郑咤躬身而谢道:“下官谢过经略提点,下官一定牢记皇上教诲,经略的叮嘱,慢慢地将安南归于大明治下,使其永世不移。”

    黄克缵道:“记住,心急是最要不得的一种情绪,要慢慢来,让一个国家归并到大明治下,非经历两三代人不可。好了,先打郑氏,等崔侍郎的消息再决定对阮氏的策略。”

    莫朝约定于十月二十一出兵高平,请大明于十月二十九进攻清化。现在是十月初九,郑咤进行紧张的动员,等到士兵调整完毕,物品都装好后,于十月二十四日从台湾出发,目标后黎朝的首都清化。

    时间不紧,所以一路行来,郑咤边走边练兵,特别是旗语的完善。而士兵一直在台湾日本等地训练,到这边来也有一个适应过程。终于于十月二十七日晚到达清化外约五十里处。

    安南水军极少,因为他们的敌人都是在国内,零星的几艘巡逻船被明军抓住后,倒是问出了一些信息。

    而莫敬宽果然于十月二十一日出兵高平,以有心算无心,而郑氏正好郑梉和他的叔叔郑杜为了权力相争。边境空虚,莫敬宽很快打到了升龙府(河内),而这时郑杜挟持了他的哥哥郑松,杀死侄子郑椿,想要继承平安王爵位。而郑梉则不顾父亲的死活,带着后黎朝名义皇帝黎神宗跑到了清化,与他的叔叔对抗。

    两郑相争,后黎朝军队分成两边大打出手,使得莫敬宽渔翁得利。他连忙派人去联系明朝水军,想要改打升龙府。

    他的手下倒是得力,知道明军应该在清化外海不远处,就在附近出动几艘小船进行拉网式的撞运排查。有一艘船运气很好,被明军海军抓住,郑咤这才知道消息。

    对于莫朝人的临时改变主意,郑咤很是恼火。他让人拿出地图,仔细看了看后问莫朝来人道:“这条河我们的船可以过去吗?”

    莫朝人道:“三千料的大船都是可以进到升龙府,上国的大船只怕不行,其它的船都可以。”

    郑咤对跟来的近卫军旅长桂率真道:“那就杀进去?先说好呀,我们只能在河里打打炮,上岸后可要靠你们的。”

    桂率真是讲武堂第一期的学员,还没有毕业,就被派到黄克缵手下统领近卫军海军旅。他在辽东杀过建奴的,对于矮小皮黑的安南人是完全不放在眼里。他拍着胸脯道:“郑统领放心,一天打下升龙府。”

    在莫朝人的带领下,郑咤带人来到了红河河口。郑咤看着这河口道:“划给我们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地方不错,我喜欢,我们海军可以在这里建一个港口。”

    桂率真问道:“这里离升龙府太近,他们会愿意吗?”

    郑咤冷笑道:“最好是不愿意。”

    桂率真也笑道:“是呀,最好是不愿意。”

    大福船不能进入红河,郑咤只让炮船和运兵船进河,其它的船只都在这里暂时驻扎。反正物资只用带三天的食物和弹药就行了。三天还打不下升龙府,那是谁也不会相信的事。

    船队慢慢地沿着红河向内而进,这时帆都收了起来,用的是船处的明轮,也不要多少时间,在十月二十九日中午,终于来到了升龙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