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原本的历史上,武之望在不久后会顶替袁可立任登莱巡抚,从而与毛文龙交恶。而五年后,任兵部侍郎,总督陕西三边(陕西、甘肃、宁夏)军务,结果遭遇固原兵变,最后自杀身亡,终年七十七岁。

    而这一世的武之望,成为了研究院的教授,后来任新的医学院的山长,写了诸多妇科和儿科著作,为大明的医学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一直到九十八岁高龄才无疾而终。

    朱由校解决了武之望的事后,又与众臣商量了一会议院的事,最后决定于天启五年开始实施离休制度,同时开始设立议院。

    第二天,他刚来到兵器局,孙元化就来报告造出了火柴。朱由校立即前住研制火柴的地方,一个头戴道冠的大胡子道士得意地拿出一根火柴,足有三寸多长,比筷子还要粗。

    大胡子拿着火柴,在一块木板上就是一划,一簇火苗闪现在火柴头上,然后很快熄灭了。他面色窘迫,又拿出一支,划过后终于点燃了。

    他得意地看着皇帝道:“臣龙虎山李清玄为皇上贺,又得一生火妙法。”

    朱由校笑道:“不错,不错,你研制有功,研究院的学生呢?”

    有两个研究院的学生上前行礼道:“学生陈有朋,张明心见过陛下。”

    朱由校斥道:“不是在课堂上说过了吗?物体燃烧时需要空气和较高的温度,你火柴太粗,一会如何点得燃呢?为什么不搞小一点。”

    李清玄连忙跪下道:“陛下,是臣想在陛下面前表现,特意作出几个粗火柴的,其它的都是细的。”

    朱由校道:“起来起来,在这里不兴跪的。拿细的来,这个用起来不方便,而且点燃率太低。”

    两个学生拿出十几支火柴和一个小一些木板,朱由校拿着火柴在木板上一划,小小的火苗烧了起来。

    朱由校点了点头道:“做一个木盒子,将火柴装在里面,盒侧涂上磷,这样就方便很多了,另外你们的这个火柴还可以缩小,越小越好,一来减少成本,二来利于携带,三来成功率更高。研制组的得到半成股份,自己协商分好,分不好就由孙宾客来分。五年利润的半成,你们都可以发财了。”

    李清玄道:“陛下,臣不想要份子,只想求陛下为龙虎山写一块匾。”

    朱由校笑道:“你的份子还是要给的,至于写匾的事,你让正一真人来找朕,朕会答应的。”

    李清玄又道:“臣谢过陛下隆恩,不过我的份子可否给龙虎山?研制此物,所用的方法都是山上的秘方,臣不敢居功。”

    朱由校点头道:“这个只要是你自己愿意,那没有问题。朕以后还有很多事都要用到你们龙虎山,你不如多带几个同门住在京城吧,顺便请正一真人来京城一叙。”

    李清玄大喜:“臣这就回山告诉师父来京城,到时师父也会派出门中出色弟子来襄助兵器局的。”

    虽然造出了火柴,但想要批量生产火柴,是个很麻烦的事,而最重要的是朱由校不想由人工来干这事,于是又把造火柴的机器研究交给了兵器局。同时让太监在京城外张家湾造火柴厂,在机器就绪之前,先招收一些工人边做边改良配方。

    之所以用太监,是因为朱由校想把这个一定赚钱的产业先抓在自己手中。现在就放开的话,那个乱象可以想象得到。

    看到火柴后,朱由校想到了香烟,于是问起了烟机的研制情况。孙元化道:“这个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一个月内应该可以作出比较好的机器来制烟。”

    朱由校点头道:“厂臣已经将烟厂造好了,烟叶也收了很多,宋应星他们造出了适合卷烟的纸,现在用手工方法在造烟,就等你们造好机器了。对了,你们出产机器,然后卖给烟厂,不存在免费的问题哟。”

    孙元化道:“陛下,兵器局是陛下出的内帑,我们上次卖印刷机给报社是收了钱的,现在卖烟机也要收钱,可是这不都是陛下的产业吗?”

    朱由校笑道:“兵器局能够赚钱,朕不就可以少往里面投钱了吗?整个天下都是朕的产业,各个机构之间的来往账目必须清清楚楚。这样朕才知道,他们做得怎么样,而且可以减少发生贪腐的可能性。”

    孙元化连忙道:“陛下,兵器局是绝对不可能发生贪腐的。”

    朱由校笑道:“朕相信你,朕也相信所有的官员都不会贪腐。只是,朕更相信制度,一个好的制度,执行到位,就可以防止贪腐。所以朕才要你们把账目厘清,这就是防止贪腐的第一步。”

    孙元化绝望地说道:“陛下,不要把臣和他们并列在一起,臣只想发明更多的东西,在史书上写上重重的一笔,钱臣多的是,仅仅是专利份子钱都够臣的子孙后代衣食无忧了。”

    朱由校大笑道:“你看,你也不相信所有的官员都不会贪腐是吧。人性本恶,必须要用监督来让人不能作恶,廉政公署、经济调查局、东厂、锦衣卫是朝廷用来监督官员的,而农业合作社的检举箱则是让所有人都来监督官员。朕听说过一句话,你可以在所有时间里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里欺骗所有人,但是你不可能在所有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这句话说得太有道理了,所以要想防止贪腐,仅靠朝廷是不够的,只有让天下人都加入到监督的行列里来,那即使是微小的贪腐也会无所遁形。”

    孙元化道:“其实臣这些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陛下天纵圣明,但为何竟然圣明到无论是治理国家方面,建设军队方面,改良农事方面,银钱赋税方面,创造发明方面,教书育人方面,都样样精通呢?难道是上天见大明子民困苦,而天降圣人于国?陛下,您以后会成为新圣的,将与夫子一样,永远受后世礼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