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天启 第二章 减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朱由校说着歇了一口气,端着龙椅旁边的饮子喝了一口,是客氏密制的蜂蜜金银花饮子,甜而不腻,的确是好东西。

    而方从哲等人已经跪倒在地,在皇帝歇口气的功夫,大臣们一起叫道:“惟陛下能作威作福。”

    朱由校笑了:“是呀,惟朕能作威作福。那么朕宣布,官员所做之事,一月一查,看一看到底做了些什么事。为治下子民做了些什么事。”

    底下大臣哄的一声就炸天了,皇上要重开考成法。徐光启在任吏部尚书时,在天启三年的京察中已经将考成法的一些原则运用了起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并没有真正的恢复考成法,而现在终于要正式重开了。

    张居正于万历元年十一月,上疏奏请正式推行考成法。考成法规定:六部和都察院把所属官员应办的事情定立期限,并分别登记在三本账簿上,一本由六部和都察院留作底册,另一本送六科,最后一本呈内阁。六部和都察院按账簿登记,逐月进行检查。对所属官员承办的事情,每完成一件须登出一件,反之必须如实申报,否则以违罪处罚;六科亦可根据账簿登记,要求六部每半年上报一次执行情况,违者限事例进行议处;最后内阁同样亦依账簿登记,对六科的稽查工作进行查实。

    张居正的考成法有两个最主要的考核方面,一个是税收征收率,一个是盗贼抓获率。税收征收率以及盗贼抓获率低于九成,考核的结果便就会判定为不合格。

    这种方法有着极好的效果,在考成法推行之前,明朝岁入不过两三百万两白银,而推行之后,增加到每年四百五十万两左右,这样财政收入就从以前的入不敷出变成了略有盈余,张居正十年首辅,原来空空如也的太仓库里面已经有了七八百万两白银。

    但朱由校问过了徐光启和方从哲等人,考成法确实在财政收入方面有奇效,但也有问题。叶向高就说过:“税收能否如额征足,有很多方面的原因,而不完全决定于县令知府的能力和办事态度;盗匪就擒或漏网,更多出于偶然的机会,如果上官不顾困难,一味地逼迫下属,下属又逼迫兵丁,就会促成许多嫌犯屈打成招,这就不符合王朝清明宽厚的治国精神。”

    而徐光启说得更为直白:“上司票取、书仪、岁送、荐谢之费,无不要钱。近来,发展至每遇考满朝觐,动辄三四千两白银。这些银子不会从天而降,自地而出,各级官员能够清廉吗?每逢京察之时,科道上的官员称之为开市。”

    所以考成法的两个弊端也很明显:施政的不宽厚,官员的腐败加剧。朱由校和内阁及六部尚书商量后,决定将考成法稍做修改。

    书记官叫道:“仔细,莫要君前失仪。”

    众大臣的议论声方才收敛。朱由校道:“诸卿,朕要查的主要是四个方面,一是税收,二是盗贼,三是移民,四是民生,完成度朕设为八成。立限责事,以事责人,务责实效。”

    众臣这才松了一口气,八成相比九成来说实在是宽松了太多。朱由校接着道:“此四事密切相关,移民做得好,税收就容易完成,盗贼减少,民生昌盛,所以重点是做好移民工作。”

    方从哲道:“陛下,不知道移民到底能容纳多少人,此事户部也不清楚,只能由陛下来决定。”

    朱由校道:“台湾至少可以容纳五百万人,而且北方的天气这些年更冷了,而台湾至少不虞此事。而日本我们应该移民两到三百万人,而更多的是辽东,现在建奴已经被我近卫军全面压制,即使移民一千万也没有问题。”

    方从哲默默算了一下道:“陛下,如此一来,当可以尽最大努力来移民,只是这样一来,内地耕地将导致无人可种的局面。”

    朱由校道:“内地耕地是不是有人耕种这不重要,因为只要有那么多耕地被耕种,在海外或者内地都是大明的产出,内地休耕还可以增加墒情,来年还可以增加产量,岂不是一举两得。”

    徐光启出列道:“陛下,内地耕地是熟地,海外之地是新垦之地,两者产量差别较大。所以移民之事,必须制定计划,先保障内地人有其地,地有人耕,然后再将多余无地农民移民才行。”

    朱由校本来想先将无地农民移民他处,这样内地地主将会面临无人可雇佣的地步,地主就会对租种的农民客气一些,减少收租的数量。租地农民的日子就会好过一些。

    他想了想,说道:“内地租种地主家田地的佃户,交租之后,所剩不足以养家,故而朕以为,必须规定每年租率才行。”

    左光斗出列道:“陛下,租种之事,一直以来都是地主与租户相商,从来没有过朝廷强制规定租率之事,请陛下深思。”

    左光斗自从东林三尚书被罢后,已经安静了很多。他其实也想了很多,东林走到这个地步,不可能是皇帝打压的问题,因为叶向高,孙承宗都还在内阁,就连杨涟也连得皇帝重用。所以在他想来,东林内部的想法其实也是有些问题的。

    但现在他不能不站出来,中国历史上,租地而耕的情况很普遍,而地租的收取都是由地主与佃农进行商量,不存在朝廷强制的先例。现在皇帝想要用朝廷的威权来压制地主,讨好佃农,他觉得不妥当,所以他直接站了出来。

    朱由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左光斗发言了,这时才想起来这个刺头还在呀。他看着左光斗道:“那左御史有什么办法解决佃户无法糊口的问题?”

    左光斗这下有些不淡定了,我是御史好吧,我只负责指出这事有什么不妥,并不负责这事到底应该怎么搞,但皇帝问到了,总不能这么回答呀,于是只好回道:“臣曾任屯田御史,深知水利之重要性。如果在北方兴修水利,栽种水稻,将可大大提高产量,则佃户可以糊口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