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进忠脖子一缩,迟疑地说:“陛下说的是找谁报仇?”

    “谁整你就找谁报仇呀!你脑袋有问题吗?问这么弱智的问题?”

    李进忠不明白弱智是什么意思,但总还能知道那不是个好词,试探着说:“王安?他是秉笔太监,奴婢怎么能找他报仇?杨涟,他是外廷官员,奴婢不敢恨他,更不敢找他报仇。”想到杨涟咬牙切齿地痛骂他的样子,身子不由得又打了一个颤。

    “没出息,王安和杨涟算什么东西,难道还比得过皇上吗?有皇上撑腰,你想找谁报仇不行呀。”客氏恨铁不成钢地在旁边说道。

    “奶娘说得好,李进忠,你太让朕失望了。”朱由校想不到这么简单的问题李进忠都想不明白,不由得看低了几分。其实这是他想当然了,王安身为司礼监秉笔太监,还是先帝最信任的太监,在内廷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李进忠一个连职司都没有的小太监,哦,不对,老太监,怎么敢和王安作对,至于杨涟是外臣,外廷要搞死太监不要太容易哟,一般的大太监如果得罪了文官,那最好还是洗干净脖子等死,文官对付太监都是一起上的,而且一般都是不死不休,所以有明一朝,除了极少数逆天如王振,刘谨等太监正当红时外,一般内臣天然就畏惧外臣,根本没有与之作对的想法。

    李进忠涨红了脸,内心挣扎了一会说:“奴婢是陛下家奴,陛下想要进忠打谁就打谁,奴婢愿意做陛下的一条狗。”

    “好,好,好。”朱由校拍掌笑道:“进忠想明白了就好,我们现在好好合计合计,要如何给你报仇。”

    “奴婢没有私仇要报,但奸臣不敬陛下,便是奴婢的仇人,奴婢就要找他报仇。孝和皇后曾赐奴婢可以复姓,奴婢想复姓为魏,忠于陛下,尽心为陛下做事,做陛下的贤臣,哦,贤太监。求皇上恩准。”

    “准了,那你就改成魏进忠好了。”

    “李选侍御下有一内官也叫魏进中,奴婢请陛下赐名。”

    “哦,这样呀,那容朕想想,奶娘一起帮忙想想,给李进忠取个好听响亮的名字。”

    想了一会,朱由校道:“你有忠心,所以这个忠字可以保留,你想做朕的贤臣,所以可以加一贤字,你本叫李进忠,那就改名叫魏贤忠,如何?”

    客氏立即反对:“身为奴婢,首先就要尽忠于陛下,先忠再贤,所以奴婢倒是觉得,还是叫魏忠贤的好,陛下以为如何?”

    “好,这个名字好,寓意也好,魏忠贤,魏忠贤……?”朱由校突然心里反应过来,难道这个人就是自己早就想过不用的魏忠贤?“宫里还有名叫魏忠贤的人吗?”他还抱有一丝希望,终究李进忠跟了自己这么久,忠心耿耿而又做事稳妥,他可不希望他是大坏蛋魏忠贤。

    “上次陛下正好问到了这个名字,奴婢专门找各司局查过,一直没有找到,应该是没有重名的人了。因为不知陛下查找此人有何事,所以一直没有回禀。”

    好,明白了,这个人就是明朝著名的九千岁魏公公了。可是这家伙是个坏人呀,这可怎么办呢?朱由校一边想,一边围着卧榻转圈,客氏和魏忠贤迷惑不解,一个名字至于这样吗?

    突然,朱由校一拍脑袋,停了下来。心里直骂自己蠢,历史上的魏忠贤是坏人,那是他得势以后呀,并不能代表现在的魏忠贤也是坏人呀,有自己在,他要变坏就阻止他呀,多简单的事,还要想半天,真是人蠢无药医呀。

    “那就好,你以后就是魏忠贤了。你要记住自己名字的由来,忠而且贤,如果有一天我觉得你对不起这两个字,那我就会收回你的名字,你明白了吗?”

    “奴婢谢陛下赐名,请陛下看着,魏忠贤将会成为陛下最可信任的内臣,陛下指向哪里,奴婢就冲向哪里,永远听从陛下的话,永远做陛下的忠奴,他日如有违今日所言,千刀万剐,不得好死,此誓请奶娘为证。”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现在我的话在内廷外廷都不好使,现在他们内外勾结在一起,互为奥援,你俩来帮我出个主意。”

    于是剩下的时间里,原来历史上声名狼藉的三人组开始进行分析,如何打破外廷和内廷的勾结。

    魏忠贤进宫几十年,见多了宫里的明争暗斗,首先就提出要先解决王安,他认为皇帝直接下旨,免掉王安的职位比较难,因为司礼监联通内外,外廷是可以干涉的,当然直接叫人将王安打杀也可以,但终究不是上策。那么就只能徐徐图之,先要找到心怀忠义的内臣,一步步分薄他的权力,然后就容易对付了。

    说到内臣,现在自己比较熟悉的就只有李朝钦和王体乾了,这两个在自己是太孙时就一直办事得力,倒是可用之人。

    至于外廷之事,魏忠贤就帮不上忙了,这个他是一窍不通。朱由校看到首辅和其它人似乎有些不同,至少是没有那么咄咄逼人,是不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呢?对了,这些日子忙得太厉害,徐光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了,这些事问他应该是可以的。

    这时,客氏突然说道:“其实对付王安还有一个办法,陛下找个机会升他的官,按规矩他一定会辞谢的,陛下就顺势准了他,这样就可以剥夺他的职位了。”她深恨王安要赶她出宫,陛下才这么大,没有贴心的人照顾怎么行,自己照顾陛下十六年,从一小小的人儿到现在的威武少年,怎么会舍得离开呢?还想要看到陛下儿孙满堂的样子呢,这老太监太可恼了。这计策并不光明正大,但确实有效,可见,得罪女人要小心,得罪护犊子的女人更要小心,得罪护犊子而犊子又有权有势的女人千万要小心!

    朱由校想了一下,轻声道:“这样做有失皇家体面,容易让人诟病,不到不得已,还是别用的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