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忠长也不掩饰:“身为大将军,竟然被敌军俘虏,你还有什么资格当大将军,那当然应该由我来当呀。你怕我当上大将军,就让明军将我也抓来吗?”

    德川家光回道:“那你说我能怎么办?眼睁睁地看着你当上大将军,然后我被明军当成垃圾杀掉。我不让你也被抓,那就是坐视自己死亡,你明白吗?”

    德川忠长说道:“你有你的理由,我回去了一定会禀告父上的。”

    德川家光冷笑道:“你出卖日本,我又应该如何禀告父上呢?”

    德川忠长被戳中痛点,无法辩驳,只好默不作声。德川家光继续说道:“你不供出我,我不供出你,此事就此作罢。以后大家各凭本事,有一日如果你能够当上大将军,那是你自己的福份。”

    德川忠长点了点头:“好吧,如果有朝一日我当上大将军,我会留你一条性命。”

    德川家光冷笑不语,如果德川忠长真的成了大将军,只怕第一件事就是要杀死自己。或者他先杀了自己,才有可能当上大将军。

    马士英要求二人在俘虏中各自挑选了二十名随从,然后分别送他们离开。自己手中有他们签订的和约,只要他们敢从中作梗,自己可以随时抛出来交他们打下深渊。

    杨光皋这时已经在出征雾岛的路上了。他们走的是水路,张千方负责运输,郑芝龙负责清理前路,先将雾岛附近的战船打得要么沉水,要么投降,然后近卫军登陆开始攻击。

    岛津家经过这几次战斗,人越来越少,在近卫军的攻击下,很快就破了城。岛津忠恒带着岛津光久等人无奈地跪地投降,被士兵押到了杨光皋面前。

    杨光皋让人清点了岛津家的人数,发现几乎都在投降者之列,于是吩咐道:“一起杀了吧,为我琉球藩国报仇。”

    岛津忠恒没想到明军竟然直接要杀死他们,大叫道:“我们进攻琉球是得到了幕府的允许的,琉球的财物也被幕府拿走了大半。”

    这句话救了岛津家的命,本来杨光皋想着要稳定萨摩地方,一定要将原来的大名及家老一起杀掉才行,但现在岛津这么一喊,却让他想到以后可以用来再勒索幕府,留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不在萨摩藩就行了。

    于是他问道:“进攻琉球的是谁率领的,总要出来一个顶缸吧。”

    岛津忠恒急忙指着桦山久高、平田增宗说道:“是他们两人带兵去琉球的。”

    杨光皋指着二人道:“将此二人斩首,以祭琉球国民。”

    然后命人将岛津一家带到平户,等回兵时带回大陆,为以后的日本事留下一条尾巴。

    雾岛既下,岛津家已经灰飞烟灭,整个萨摩藩掌握在了明军手中。杨光皋派人送信给大隅国,以大隅国曾经襄助萨摩国,对抗天兵为由,命令大隅国将垂水以南领土割让给大明,否则天兵到来,则整个大隅国鸡犬不留。

    大隅国早在多年前已经是岛津家的附庸,所以这信才送到,大隅肝付氏就立即响应,让出了垂水以南的地盘。

    大明没有派遣官员来此地治理,所以本地的治理只能先用日本人来治理日本人。这是中国文官最有兴趣的以夷制夷,马士英兴致勃勃地开始实施这一壮举。他自己代替了原来的大名,而下面的武士阶层仍然保留着,但他给武士分了等级。

    原萨摩藩及垂水以南的大隅藩现在一起称为鹿儿岛府,这只是个暂时的名字,正式的名字要等皇帝来新赐。马士英把整个鹿儿岛分给二十个大武士,然后让他们再收一些小武士,基本维持原来的藩国统治。

    而近卫军完成占领后,晓谕周边各藩国,鹿儿岛乃大明国土,神圣不可侵犯。但有逾界者,即诛灭之。有萨摩藩的样子在前面,至少短期内不会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近卫军参谋部及第二师回到了觉华岛,日本只留下独立旅和颜思齐的部队。平户和一岐岛本来已经被颜思齐占领,现在就只剩下对马岛和虾夷岛了。

    而张千方带着福船来到对马岛,岛上的海盗见到福船后就决定投降。这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而张千方也很欢迎这个决定,因为水军正好需要增加人手,如果能够不杀人,还是不杀人的好。

    海盗收编以后,张千方命令他们继续守在对马岛,开垦荒地,捕鱼,并给他们留下了三个月的口粮,明确地告诉他们,不准明军以外的人上岛。沿途的船只只要不是大明的,都可以抢。当然,能抢到的只可能是朝鲜船,其它的船是不从这里经过的。

    天气已经很冷了,这时候从大陆移民是不可能的,所以要等到明年开春之后才会开始移民。而虾夷岛也要等到明年天气转暖后才会前去宣示主权,今年看样子只能窝在家里猫冬了。

    过年前,皇帝的圣旨到了,将占领的原日本领土命名为新州府,任命马士英为知府,管辖范围除了萨摩藩和大隅藩南部外,还包括平户,一岐,对马三岛以及还没有占领的虾夷岛,而原来的济州也被划到新州府辖下。

    这是第一个远在海外的府,它不属于哪一个布政司,而是由朝廷直管。也就是说,马士英其实相当于一省巡抚了,这让很多人羡慕不已,也让更多人明白,当今皇上看重的是干实事的人,只在朝廷上吹毛求疵已经不吃香了。

    而在过年前,内阁阁员韩爌终于请辞了。要说他年纪也不是很大,至少比方从哲和叶向高要小得多。但明摆着皇帝不喜欢他,不信任他,有什么事也都避开他,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朝中大臣,都看在眼里,心里明白。他再不请辞,只怕大家都会鄙视他了。

    朱由校接到他的辞呈后,假意不许。而韩爌再三上表,于是朱由校只好勉为其难地准了,加封他为太子少保,由锦衣卫送他归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