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校决定把流放之地改为济州岛,是想要快速增加济州岛的汉人数量,所以将南北直隶及山东山西河南浙江等地监狱中除了死刑犯以外的人都列入到流放充军的行列,不过说明流放之地为台湾岛。

    这样有些人就不愿意了,因为一点点小罪,本来只需要枷号一个月就行了,结果要去流放,落谁身上都不愿意呀。

    但是狱中的官员明确告诉他们,所谓的流放充军实际上并不是去做军户,而依然是民户,而且可以带妻儿一起去,每户分地一百亩,免费提供农具种子和耕牛,三年免税。

    这哪是流放,这分明是给你分田地。于是犯人们绝大多数都非常欢迎这种惩罚,于是很快就有近三千人愿意接受流放,其中大多数人都带有家属,总人数达七千。

    而这些流放罪犯及家属则被集中到天津,登莱,扬州等三地,由朝廷的船统一运送到台湾。

    上船后不久,郑一官的海盗船出现,发了几发空炮后,官船就招降了。然后郑一官就将官船上的官员和水手集中在一条船上,放其离开,其它船由海盗控制,驶往济州岛。

    上船之后,郑一官就宣布:“各位,我们是海盗,不要惊慌,我也是汉人,不会伤害大家的。大家都是在大明犯法被流放的人,现在我们找到了一个地方,但是缺少人来开垦,所以就将大家抢了过来。”

    众犯人大都平静了下来,海盗和朝廷其实差别并不大,反正到哪里,都是吃饭穿衣,交皇粮而已。

    郑一官又说道:“我们问了押送的官员,朝廷答应给你们的待遇在我们这里都是一样的,一户一百亩地,如果想要更多,只要你能开垦也是可以的。提供农具耕牛种子,三年不用纳粮,但是三年内不得回大明,三年后如果想回大明的我们可以免费送你们回来。”

    众人皆振奋,竟然比朝廷的条件更好,只要自己勤劳,吃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于是有胆子大的问道:“我们走的时候可以带走我们的积蓄吗?”

    郑一官大笑道:“当然可以,每个人都可以带不超过一百斤的行李,你们在三年内的劳作积蓄全是你们的。”心里则在想,在这个岛上,难道你三年后准备带一百斤稻米或者柑橘回去吗?

    双方达成了协议后就简单了,济州岛地方极大,这点人撒下去根本就没任何问题。不过郑一官还是低估了中国人的吃苦耐劳,虽然自然条件不是很好,但这批移民还是很快就将济州岛变成了一个出产丰富的美丽海岛,十年后,岛上已经有了十万人,其中中国人占了九成,而且大多数移民靠着出售柑橘,稻米,鱼类都过上了比较富裕的生活。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济州岛离朝鲜不过两百里,所以海盗占领济州岛后,朝鲜人很快就接到了消息。只是这时候朝鲜发生了一件大事,一时顾不上济州岛这种小事。

    天启三年三月,朝鲜发生了宫廷政变。西人党的李贵、李适、金自点等人在仁穆王后和新崛起的南人党势力的协助下,召集军队在绫阳君的别墅内会合,打入庆云宫,发动宫廷政变。三月十三日晨,绫阳君李倧即位于庆云宫之别堂。是为李朝仁祖。

    绫阳君李倧是前任朝鲜国王光海君的侄子,他的这种行为被明朝视为谋逆。负责节制朝鲜的登莱巡抚袁可立第一个就表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看得废立之事,二百年来所未有者,一朝传闻,岂不骇异。”

    而这时朝鲜必须先要得到明朝政府的承认,所以派出使团前往登州拜见登莱巡抚袁可立,祈求他代为转奏辨明原委。袁可立从全局和实际出发退而求其次,“请正词质责之,以济师助剿为券,与廷议合。”

    而朱由校接到袁可立的报告后就召集了阁臣和六部议此事。众大臣一致声讨李倧,就连对光海君极其不满的徐光启也认为李倧此事做得太过。

    光海君当年继位时,五次被明朝拒绝封为朝鲜王,而最后是朝鲜礼部用银子贿赂才得以成封。而光海君在位时,对于明朝和后金采取两边不得罪的策略,对大明王朝提出的援助要求是能拖则拖,这让大明朝廷对其极为不满,而朝鲜国内众臣也对其不看好,所以最后仁祖反正才会发生。

    朱由校等大臣们发泄完对朝鲜的怒火后,才开口道:“如何处理这事,请诸卿来说一下吧。”

    韩爌首先说道:“陛下,臣觉得应该如袁巡抚所言,征讨朝鲜,迎光海君复位。”

    朱由校看了这货一眼,心里说不出的腻歪,韩爌自从上次东林三尚书致仕之后,少有发言。而今日竟然将袁可立的激愤之语拿来用在正式的奏对上,其心不问可知。

    叶向高道:“出兵征讨,绝无可能。如今建奴未灭,如逼得朝鲜倒向建奴,则更难剿灭了。”

    方从哲道:“其实如果不从道义上来说,只论对我朝的态度来说,光海君其实是不大友好的,各位都知道这一点,如今征讨当然不可能,那就只能严词诃责,然后加以安抚,这样既可以收朝鲜之心,也可以使朝鲜不至于再阳奉阴违。”

    让这样的老夫子说出“不从道义上来说”这句话,可以看出朱由校灌输给他们的国家利益观念已经起了一定的作用了,这让朱由校感到很是欣慰呀。

    徐光启道:“其实这件事可以和济州岛的事联系起来。我们不是一直担心直接要济州岛不大好吗?那么我们要求李倧不得伤害光海君和他的儿子,将光海君等人流放到济州岛,由我们来看管,以保证光海君的安全。”

    朱由校现在有些怀疑,徐光启真的是后世课本上所说的大科学家吗?看他这计谋,将光海君保护起来,如果有一天李倧不听话了,明朝随时可以将光海君送回朝鲜,这光海君就是悬在李倧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