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士英看向张千方,张千方站起来对颜思齐道:”颜舅,这是皇上派来的钦差,专门为我们的事来的。“

    颜思齐闻言,立即跪倒在地:”罪民见过钦差大人。“

    马士英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既然颜思齐认这个钦差,那后面就好说了,上前扶起颜思齐道:”圣上对颜先生极为欣赏,以前就对张将军说过。“

    颜思齐看向张千方道:”原来你还是个将军呀,你一直瞒得我好苦呀。“

    张千方道:”颜舅,不是要故意瞒着颜舅,圣上早有严命,不得泄露身份,我舅舅也不知道。“

    颜思齐这才满意了一些,忽然他想起什么了说道:”你当初来泉州时,今上还没有登基,那时今上就知道了小的贱名了?“

    张千方道:”当时圣上还是皇太孙,他派我来时就重点提到了颜舅和李先生的名字,并要我向两位前辈学习。“

    颜思齐知道张千方不会撒谎,心里暗暗惊奇,只能归结为圣人无所不能,同时也对皇帝有了一些敬畏。

    他心态一变,就已经把自己置于了大明子民的地位,他躬身道:”请钦差大人指示要如何做,草民无有不从。“

    马士英延手请他就座道:”圣上的想法确实是天马行空,我等人只有佩服。圣上说,海战颜先生应该可以和松浦持平,陆战只怕还力有未逮。但如果幕府也加进来的话,那海陆两边都应该没有胜算。“

    颜思齐点头道:”确实,所以草民本来就想扶持松浦信贞,我们两方结合的话海战可以稳操胜券,陆战却还有些不敌松浦镇信,所以才要求得一些强大的火器才行。“

    ”至于幕府,他们兄弟之间的冲突,一般幕府是不干涉的,只要在最后结果出来后支持取胜的一方就行了。松浦信贞说事后封我为平户笔头家老,独领一方,所以草民才会心动。“

    笔头家老已经是大名下地位最高的家臣,难怪颜思齐会动心。马士英则心里暗暗鄙视了一番,一个大名的家臣,也至于入迷到这个样子吗?不过也对后面的说服颜思齐更加有了把握,只要你想要官,那跟着大明,还不是要比跟着一个大名要强得多吗?

    马士英道:”颜先生能够心怀故国,本钦差感佩之至,有圣旨。“

    颜思齐立即跪下接旨,马士英道:“皇帝诏曰:着封颜思齐为大明东海海军都督,钦此。”

    颜思齐接过圣旨,有些摸不着头脑,马士英道:“海军和水军是不同的,象张将军就是水军,至于海军,皇上说就是外海的水军。凡属我大明现在没有实际控制的海域,都是海军战斗的场所。颜都督管辖范围是大明东面所有的海洋到日本及朝鲜,皇上期望这些地方最后都能成为我大明的疆域。”

    颜思齐激动不已,自己的格局还是太小,皇上竟然想把整个大海都变成大明的地方。马士英又说道:“这个任命你和你的手下知道就行了,我们是不会发明旨的。这个你明白吧。”

    颜思齐点了点头,日本是不征之国,当然不能明发这个东海海军都督,不然岂不是昭告要对日本和朝鲜动手了,而朝鲜可一直是很听话的藩属国。

    马士英接着说道:“你们的所作所为,都不能视为我大明的意思,你们依然是海商。不过皇上准备了一个旅的部分兵力拔给你用,全是陆军,大约有五千人,这不是大明军队,而是你的军队。”

    颜思齐问道:“五千人都是拿的那种新式火铳吗?”

    张千方笑了:“颜舅,不但全是燧发火铳,还有新式火炮。皇上还会给我派四艘福船来,比荷兰人的战船都要厉害。”

    颜思齐大笑道:“请钦差大人放心,有这么多的兵力,臣可以为皇上打下整个日本。”

    马士英笑了:“不要急,皇上早料到你会这么说,不过皇上的意思是只要先占领日本临近大明的地方就行了,保证我们和日本的独家经商权。”

    颜思齐道:“下官听说,日本幕府似乎要和佛郎机人断交,以后只和大明,朝鲜及荷兰人进行交易了。”

    马士英说道:“这个消息很重要,我要报与皇上。我们把荷兰人打得落花流水,近段时间应该他们是没有办法来和日本人做交易了。那我们就可以独占与日本人的交易了。”

    颜思齐自然明白独自商业关系带来的利益,马士英又将吴孟明介绍给他认识:“吴佥事以后常驻日本,负责日本的情报事宜,你们两个要多多亲近交流。我还要在泉州办事,有什么事就立即送信来。”

    这样,颜思齐就成为在日本的大明最高级军官了(锦衣卫也是军官),四人一起商量一下以后的行止。颜思齐首先说道:“明日钦差大人回泉州,请将犬子带回老家,他一直跟着我漂泊在外,一年只在祭祖时才回去一次,这次让他回去长住在家中,撑起我颜氏门户。”

    马士英皱了皱眉头:“颜都督,皇上说过一句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请都督放心。”

    颜思齐却坚持:“不是人质的问题,而是在这边生活太久,我怕他会忘记了自己的跟脚,把自己当成日本人了就不好了。”

    马士英明白他本来就是要送人质过去,不过对于皇上的过于相信颜思齐其实他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既然他一定要送人质,那就送吧,于是点头道:“本钦差负责把贵公子送到都督家乡,其它事我可管不了了。”

    颜思齐之所以要送长子回大明,确实也有不想让他忘本的意思,而更主要的则是取信于朝廷,即使他知道自己不会背叛朝廷,但有个人质在别人手里,至少别人会更容易相信他,不会稍有点风吹草动就开始疑神疑鬼。

    此事议罢,颜思齐开始摆出自己的实力给钦差看:现在他结交了二十多位海商(海盗),共有商船约两百余艘,其中可以用于作战船(装有火炮)的约为五十多艘,其它商船只是没有装火炮,但武器还是有的。两百多艘船一共有四千左右的水手,大多是能使刀弄枪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