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赵云不信,樊娟又说“你别不信,连相师刘良都被甄家请去了,当时甄家人把所有的儿女都喊到刘良的面前,让他给看一看,对其他人,刘良看也不看,唯独对年纪最小的甄宓,说了一句:此女贵不可言。”

    刘良的当时有名的相师,他的话,自然很有分量,但赵云依然不信,这只能说,甄家人手段高明罢了,说不定,刘良拿了甄家的好处,做了一回托儿。

    甄宓3岁,玉衣的传说,就传遍了冀州,10岁,她已经变成了天下皆知的女孩。

    谁都想知道,究竟谁能渠道这位日后贵不可言的女人。

    而袁绍,正是听了这个传说,才执意让袁熙娶了甄宓。

    谁不想图个吉兆,比如刘备,入川之后,娶了刘循的女人吴氏,而他一直口口声声说跟刘璋是同宗兄弟,不仅夺了兄弟的地盘,连兄弟的儿媳也纳为己有,之所以不顾伦理的指责和非议,是因为世人都知道,吴氏是个旺夫的女人,能给刘备带来好运。

    管他是儿媳,还是孙媳,刘备都照娶不误。

    樊娟叽叽喳喳,说个没完,“还有呢,这个甄宓可不简单,在她八岁那年,外面来了骑马玩杂耍的,她的四个姐姐都争抢着上了阁楼,唯独她不理不睬,大家都很奇怪,她却很冷静的说‘这难道应该是一个女人应该看的吗?’真是神了,当时她才仅仅八岁啊。”

    樊娟竖起大拇指,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

    赵云点了点头,这件事,的确很新奇,别说八岁,十八岁,二十八岁,也未必能做到。

    古代娱乐本来就少,难得有热闹可瞧,谁不会轻易错过这样的机会,可她好,小大人一样,若无其事,处之泰然。

    “还有,还有……”

    樊娟越说越兴奋,还用手掰着赵云的肩膀摇了起来,就像是在撒娇“之后她又学会了书法,而且,根本就没人教她。”

    《魏书》中对此有过记载,说甄宓,喜书(喜欢书法),视字辄记(看到就能记住),数用诸兄笔砚……!

    越说越离奇,十岁出头的甄宓,对家人说出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甄家用财宝买了很多粮食,囤积了起来,想狠狠的赚上一笔,可是小小的甄宓,却意识到了家族的危机,主动劝说家人把粮食拿出来赈济灾民,行善积德。

    因为,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吃不上饭,百姓迫于生计,甚至会铤而走险,谁都知道甄家粮食堆积如山,弄不好,就会把甄家哄抢一空,甄家人也将会性命难保。

    “怎么样?”樊娟突然问了一句,然后一眨不眨的盯着赵云。

    “什么怎么样?”赵云被弄的一头雾水。

    “这样的女人,难道你不想娶吗?娶了她,你就鸿运当头了,那个女人,能给你带来吉兆。”

    “幼稚!”赵云略显不满的哼了一声,樊娟心里却乐开了花“我是试试你,才这么问的。”

    “主公,徐将军来了。”府中的护卫马宝忽然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知道了。”赵云整了整衣服,起身站了起来,迈步主动迎了出去。

    樊娟望着赵云那挺拔如松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甜蜜,嘻嘻一笑,樊娟赶忙准备茶水。

    见徐晃身上还捆着绑绳,赵云气的直瞪眼,连忙歉意的冲徐晃笑了笑“徐将军,多有怠慢,还请多多包涵。”

    若换了旁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责任推给下面的兵将,然后大骂几句“真是岂有此理,一群混账,谁让你们把徐将军给绑了起来。”

    赵云不会作秀,也不会演戏,表里如一,磊落坦荡,就算是下面的部将绑了徐晃,这个责任,赵云也会理所应当的揽在自己身上。

    徐晃一路走来,他发现,赵云住的地方,并不气焰,虽然洛阳现在很破旧,但是,依旧有几所像样的宅邸,原本以为赵云会住在城中最好的宅院里,却大大出乎意料。

    进府之后,很简陋的几间石屋,除了门口站岗放哨的十几个守卫,院子里几乎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装饰,就像是进了寻常的百姓家一样。

    其实,那些守卫,赵云本来也不想留在府中,是太史慈和田畴,一再劝他,身为堂堂的司隶校尉,身边没个护卫,这成何体统,何况,在大家眼中,赵云的安危,绝对是最至关重要的!

    赵云亲自给徐晃松绑,然后笑着将他让进屋中,樊娟早就把茶水准备好了,忙笑意盈盈的走上前来,给徐晃倒了一杯。

    “徐晃,我对你可是久仰大名了,虽说白波军的行径,令人痛恨,可对你,我却很欣赏,上次你打败了太史慈,当时我就想,改日一定要会会你,最好把你请到我这身边来。”

    “你不恨我?”赵云的热情,让徐晃好像在做梦一样。

    “立场不同,各为其主,有什么可恨的,何况,眼下对我来说,正是用人之际,你若能弃暗投明,助我一臂之力,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赵云求贤若渴,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身边的能人,实在是太少了,不仅治理辖区,需要能人贤士,保境安民需要精兵猛将,征战四方,匡扶汉室,跟需要,很多很多能人鼎力相助,因为,他的敌人,太多,太强,他走的路,注定要布满荆棘,困难重重。

    刘备、曹操、袁绍、孙坚…今后,都会成为挡在他前面的绊脚石,另外,汉室的威信,已经跌至谷底,赵云的敌人,并不只要对付其他的诸侯霸主,还要重新建立汉室的信心和希望。

    就像一棵遭了虫害的大树,各方诸侯,乱臣草寇,山贼强盗……就是那大大小小的害虫,虫害需要治,树也要精心养护。

    很多人都认定,汉室已经腐朽不堪,早晚将会被人取代,但赵云,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轻言放弃。

    将徐晃让到座位上,赵云对他推心置腹,把眼下的情况,全都告诉了他,天子蒙难,被李傕等人牢牢掌控,自己的周围,又是虎狼环伺,令人寝食难安,内部,又是百废待兴的局面,赵云的处境,一点都不乐观,他把徐晃当成朋友来对待,所说的话,也都是掏心窝的肺腑之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