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琰忙从屋里走了出来,才一会的功夫,她的眼角便带上了泪痕,蔡邕看了女儿一眼“文姬,赵云说了,他现在还不想谈论儿女私情,为父看的出来,他并非是嫌弃你,如今天子身陷囹圄,贼人弄权,赵云心系朝廷,对别的事情根本无心他顾。”

    蔡琰点了点头“父亲,我愿意等他,不管是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二十年,我都愿意等!”

    “你……女儿啊,你真的这么想吗?”蔡邕拍了拍自己的双膝“为父都一把年纪了,说句难听的话,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为父还等着抱孙子呢。”

    蔡琰走到父亲身后,轻轻的替他在肩上捶了几下,像是要让蔡邕舒展一下筋骨,又像是女儿在跟父亲撒娇“父亲,你身子骨好的很,就让女儿做一次主吧。”

    言外之意,上次嫁给卫仲道,女儿毫无怨言,可这一次,嫁给谁,我想自己拿主意。

    蔡邕叹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为父是怕你再受委屈,你应该知道,赵云的心,可都在朝廷社稷上面,你真要一直等下去吗?”

    蔡琰笑着回道“现在的洛阳,虽然还很破旧,但是女儿觉得,这里你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安全。”

    话外之音,这里没有董卓,也没有肆意妄为的贼人,你就不要急着把我往外嫁了!

    …………

    赵云回到军营,对贴身护卫陈兰吩咐道“去把徐荣将军叫来。”

    “诺!”

    陈兰应声离去,时间不长,徐荣便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主公,深夜唤我,不知有何事吩咐。”

    赵云让陈兰带人守在外面,迈步走到桌上的沙盘近前,赵云前世是特种兵,制作沙盘对他来说,不费任何的气力,沙盘上插满小旗,洛阳周边的河流山川以及各处关隘,都标注的非常清楚,一目了然。

    “我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了,现在函谷关的守将,正是杀死牛辅的胡赤儿,我想把函谷关拿过来,你怎么看?”

    “主公,不瞒你说,虽然我们还没有站稳脚跟,但是函谷关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早就想把它给夺过来了,只是这个时候合适吗?胡赤儿毕竟是李傕的人,你马上就要去长安,在这个节骨眼一旦爆发冲突,必然会激怒李傕。”

    赵云摇了摇头“此言差矣,这个时候,我觉得正是最佳良机。”说着,赵云解释道“传国玉玺在我的手中,我有意进献给朝廷,但我绝不会轻易的把玉玺交给李傕,不管是夺取函谷关,还是李傕要害我,有传国玉玺在,谅李傕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接下来,赵云压低了声音对徐荣耳语了几句,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徐荣听完后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当即连连点头“还是主公想的周到,这样,时间紧迫,我马上下去准备。”

    徐荣连夜挑选了3100名精兵,转过天来,赵云带着100精兵,一连策马扬鞭,直奔函谷关疾驰而去,徐荣带了3000人远远的跟在赵云身后。

    天不到晌午,赵云便来到了函谷关城下,一摆手,众人纷纷勒住了丝缰,赵云抬头往关墙上看了一眼,上面旗帆招展,刀枪闪烁,站了不少持枪拿剑的守卫,有人发现赵云后,忙探出头来,大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速速报上名来?”

    赵云朗声回答道“我乃常山赵子龙,告诉你家将军,速速打开关门,此番我乃奉旨进京!”

    “常山赵子龙?”守城的兵卒吃了一惊,急忙去禀告胡赤儿。

    胡赤儿这边,一早就收到了李傕让人送来的书信,李傕在信中再三叮嘱他,赵云进京可以,但绝不能让他带太多的人。

    如果赵云带了大队兵马去了长安,就算把赵云除掉,李傕也担心那些人会带来威胁。

    听说赵云来了,胡赤儿忙登上了城墙,往下看了几眼,见赵云带了100名护卫,胡赤儿心中一合计:李傕大人信中说的很清楚,只允许赵云带20名护卫,看来,我得阻止他。

    “赵将军,久仰,久仰!”胡赤儿冲赵云拱了拱手,敷衍着打了个招呼。

    赵云打量了他两眼,见此人生的虎背熊腰,长的极为壮健,满脸虬髯,圆脸大耳,皮肤黝黑,乍一看,活像一头黑狗熊。

    赵云笑了笑“把城门打开吧,我此行乃是奉旨进京。”

    胡赤儿心中冷笑“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真是可笑,去送死,还这么着急!”

    “开城!”胡赤儿想等赵云进了函谷关,再把他带的兵扣留下,他想的很好,可是结果却出乎他的预料。

    赵云刚一进城,就被胡赤儿带人给拦住了,赵云剑眉一凝,沉声问道“你这是何意?”

    胡赤儿笑道“我这也是奉命行事,赵将军,你进京我不阻拦,但是你带这么多护卫,这可不行。”

    “哦?”赵云冷冷一笑“我若是不答应呢。”

    胡赤儿一摆手,呼啦一下,冲过来数百名西凉兵,把赵云等人给围在了当中。

    胡赤儿笑的非常得意,不阴不阳的说道“赵将军,这可由不得你。”

    函谷关内足有3000名守军,胡赤儿信心满满,他相信赵云会乖乖的把人留下。

    他压根就没想到,赵云会跟他翻脸。

    “好,很好,胡赤儿你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居然敢如此对我。”

    胡赤儿依旧不以为然的笑着,突然,赵云猛的抄起银枪,往前催马就杀了过来,手起枪落,一个西凉兵的胸膛便被他给挑穿了。

    赵云出手毫不留情,枪如疾风骤雨般,连连刺出,伴着刺耳的破空声,挡在他马前的西凉兵风吹麦浪一样,纷纷倒地,就连胡赤儿也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你想造反不成?”

    赵云可没工夫跟他废话,带人往关门杀去,身后的陈兰等人也都亮出刀剑,奋力冲杀,寒光闪烁,杀声震天,只一个照面,西凉兵就倒下了几十人,见赵云往关门杀去,胡赤儿不屑的笑了“怎么?赵将军,你不是要去长安吗?”

    赵云也不答话,带人冲到门前,大喝一声“速速打开城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