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吕布如此,对他其他的朝臣,王允也逐渐跟他们拉开了距离,一句话,王允已经变了。

    之前董卓在世的时候,王允隐忍不发,表面迎合董卓,内心深处则心怀天下,为了社稷,为了天子,他忍辱负重,将自己的锋芒全都隐藏了起来,可是现在董卓死了,王允不需要继续隐忍了,一往刚正不阿的性情,再次显露了出来。

    他嫉恶如仇,不允许任何人犯错;他居安忘危,脸上露出了骄傲之相。

    因为深得百姓和朝臣的拥戴,他变得不再温和,变得越发专横,变得渐渐失去了人心。

    见吕布甚是犹豫,赵云忙劝道“温候,你我之间曾经有过冲突,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天下谁不敬仰温候,你平定长安,安定社稷,是朝中首屈一指的股肱栋梁,此番搭救蔡中郎,云虽然有心替蔡中郎求情,但是,云自知势单力薄,无论能力还是威望都不值一提,若是温候出面,事情一定有所转机,朝中文武司徒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是温候你却不然,你是盖世英雄,功勋卓著,威望享誉天下……”

    赵云对吕布说了不少好话,听的吕布不由得心飘飘然,得意之色溢于言表,丝毫不加掩饰。

    “好吧,既如此,我就陪你走一趟。”

    吕布一向恃功自傲,尽管王允疏远他,不待见他,可吕布依旧自我感觉良好,赵云这番话,让吕布就感觉遇到了知音,内心更加膨胀起来。

    太史慈瞥了吕布一眼,心中暗自冷笑“三言两语,就变得如此忘乎所以,人中吕布,不过如此!”

    时间不长,赵云和吕布来到了司徒府,赵云刚要让门丁通禀,吕布大手一挥“不必如此麻烦,随我来。”

    说完,正眼也不看门丁一眼,吕布大步流星,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一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赵云和太史慈彼此对视了一眼,两人全摇头笑了。

    “什么?吕布来了?”王允正在书房审阅各地的奏报,听到家丁禀报,顿时眉头一皱,他跟吕布没什么话好说,吕布什么都不懂,跟他谈论时局政务,就像是对牛弹琴一样。

    “不见!”

    头也没抬,王允冷冷的哼了一声,可是家丁却回道“大人,吕布现在已经进了会客厅,另外,还有一个人跟他一起来了。”

    “哼,一点规矩都不懂,吕布这厮,真是蛮横无礼之徒。”

    未经许可,就敢私闯,对吕布的做法,王允大为不满,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顿了一下,这才问道“除了他,还有一人,是何人?”

    能跟吕布在一起的,王允觉得肯定是跟吕布一样的粗莽之辈。

    “是常山赵云!”

    “嗯?”王允愣了一下,误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追问道“是谁?”

    家丁又重复了一遍,王允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居然来了。”

    就算不想见吕布,王允也必须得见一见赵云,因为赵云可非同一般,天底下谁不知道,赵云孤身虎胆,舍命追杀董卓,面对十几万西凉军,硬是把董卓给杀了。

    王允匆匆正了正衣冠,忙赶去了会客厅。

    吕布见王允这么快就迎了出来,心中甚是得意,可是只一会的工夫,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住了。

    因为王允看了他一眼,径直绕过了他走向了赵云。

    来到赵云面前,王允上下打量了赵云几眼,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你就是常山赵子龙,真是英雄出少年。”

    说着,一把拉住了赵云的手,王允连连称赞“老夫一直想见你一面,可你远在北平,本想招你前来,听说你有带兵北征乌桓去了,没想到,短短不到两个月,你就打败了乌桓,为朝廷,为汉室立下不世之功,来,子龙请上座。”

    吕布被晾在了一边,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赵云赶忙谦让“跟温候比起来,这点些许微功,当真不值一提,还是温候上座才是。”

    赵云笑着往后退了两步,吕布点了点头,对赵云的表现,非常满意。

    “这……”王允看了看赵云,又瞅了瞅吕布,尽管心中不满,也只好点头。

    吕布倒也一点也不客气,径直坐了上首位上。

    王允依旧对吕布不冷不热,跟赵云聊了不少家常,也借此询问了一些公孙瓒的事情,赵云怕他聊起来没完没了,偷偷看了吕布一眼,冲他使了个眼色。

    一直没有存在感,让吕布心里很不痛快,见赵云冲他使眼色,吕布忙站了起来“司徒大人,我此番前来,乃是为了蔡中郎,蔡中郎德高望重,名传海内,之前虽有过错,但还犯不上死罪,还望司徒大人格外开恩。”

    自从蔡邕被抓下狱,吕布这还是第一次替他求情,本以为王允会给自己几分薄面,可是刚刚还春风满面的王允,脸顿时沉了下来。

    “奉先,你懂什么,我多次重申,同情国贼,即是反贼,董卓恶贯满盈,人神共愤,民怨沸腾,天下万民谁不对他恨之入骨,可蔡邕他居然敢站在董卓那一边……”

    王允冷笑连连,对吕布一点情面都不留,口气甚是冷漠,就像长辈在训斥晚辈一样,俨然把吕布当成了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

    场面顿时变得非常尴尬,吕布没想到王允会这样对他,心中羞愤难当,脸都涨红了。

    赵云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叹气,对吕布这样,赵云也觉得王允做的有些过分,可也证明想替蔡邕求情,王允很难听的进去啊。

    但既然来了,就算硬着头皮,也得替蔡邕分辨一下,赵云也跟着站了起来“司徒大人,你暂且息怒,容晚辈说一句,蔡中郎有错不假,但罪不至死,我刚刚去探望了一下,蔡中郎自愿领罪,绝不怨言,只求大人能法外开恩,留他一命,能让他续写汉书。”

    “子龙,想不到你……”王允情绪变的非常激动,这不是兴奋,而是生气所致。

    他刚才还很欣赏赵云,本以为赵云会跟自己想的一样,却不料,赵云居然也替蔡邕求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