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赵云带兵伏击纪灵的同一时间,曹操骑着他心爱的宝马绝影朝着宛城飞驰而来。

    五万曹兵云集响应,浩浩荡荡,气势极为雄壮,张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忙向单福请教,单福气定神闲,语出惊人“曹操来势汹汹,主公不可力敌,不如主动归降。”

    “投降?”张绣大为疑惑,“先生,一刀一枪都没打,就让我投降?此事一旦传扬出去,天下人岂不耻笑我张绣是懦弱无能贪生怕死之辈,难道这就是先生的高见吗,哼……枉我对你如此器重,真是令人失望。”

    单福却笑了“主公,兵不厌诈,你附耳过来。”

    “哦?”单福话里有话,张绣忙把身子凑近了一些。

    单福解释道“我们可以假意先投降,等曹操失去戒备,放松警惕后,再突然出手,则曹操必死无疑。”

    “这……这能行吗?”

    张绣半信半疑的看着单福。

    单福嘴角含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张绣想了很长时间,最后一咬牙,双拳猛击在一起“好,就这么说定了!”

    这几年曹操表现非常出色,他把最大的威胁吕布打回徐州,重新夺回了兖州的控制权。更重要的是,汉献帝刘协到了许都,开始了“奉天子以令不臣”的好日子。对曹操来说,区区一个宛城张绣,灭之易如反掌,当不费吹灰之力。

    一路之上,曹操满怀信心,信马由缰一样,欣赏着沿途的景致往宛城进发,当曹军走到清水的时候,张绣忽然派来一个使者,宣布投降。

    对于张绣的这个决定,曹操喜出望外。张绣是一员骁将,肯主动归顺,乃是识时务的明智之举,得到这员猛将绝对是天降横财。

    信使给了曹操一封张绣的亲笔书信,张绣在信里说,希望曹操能够前往宛城受降,曹操欣然应允。

    当时曹操完全没有怀疑张绣投降的真伪,为了彰显自己的威严和气度,他带去宛城的部队并不多,跟随左右的只有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以及大将典韦,除此之外只有寥寥几千人马。

    曹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坦荡胸襟最终却让他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

    曹操带着儿子、侄子和爱将抵达宛城之后,受到了张绣的盛情款待。

    酒宴之上,推杯换盏,好不热闹,曹操和张绣把酒言欢,推心置腹,俨然多年不见的故交好友一样。

    等酒宴散了之后,曹操带着侄子曹安民和儿子曹昂在街头闲逛散心,正在兴头上,说巧不巧,从街对面来了一辆马车,车粼粼作响,不一会便到了近前,车夫认出了曹操,出于一番好意将马车让到了一旁,曹操也没在意,刚要擦身而过,马车的车帘挑开了,露出一个绝美的面容。

    曹操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顿时愣了一下,视线再也无法移开,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电了一下。

    这少妇乌黑发亮的长发挽了个简单的绾髻,发髻上随意的插了一支青玉钗,显得清秀脱俗,小脸略施粉黛,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若星,小巧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嘴角稍稍的往上弯起,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虽然只看到一张脸,曹操依然心里一阵火热,他平生阅女无数,却从未见过如此有风情的女人,面如满月,眼含秋水,娇如春花,丽若朝霞,尤其是那双勾人的眼睛,让曹操很是痴迷。

    那少妇对曹操盈盈一笑,不一会,便放下了车帘,随着马车走远了。

    曹操好像丢了魂儿一样,曹安民看了他一眼,嘿嘿一阵坏笑“叔父,莫非你喜欢此女?”

    “她是谁?”曹操下意识的问道。

    “嘿嘿,叔父怕是想不到,她就是张绣的婶娘,是张济的遗孀,守寡多年,姿色不俗,若是叔父中意,侄儿这就派人把他接来,送到叔父的营帐。”

    虽然说收降了张绣,但曹操并没有住在太守府,而是跟将士们待在一起,这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张绣也没有勉强,非要让他住进衙署。

    曹操想了想,便答应了,归根结底,他并没有把张绣放在眼里,一兵一卒都没费,就招降了张绣,从内心深处,曹操有些瞧不起张绣。

    所以就算把邹氏收到自己的身边,曹操也不认为张绣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当天夜里,曹安民就把邹氏带到了曹操的大帐中,曹操见了邹氏,上下打量了几眼,越看心里越满意。

    在路上只看到一张脸,此时此刻,得以看到全貌,不得不说,真是一个让人动心的美人儿。

    一袭得体的朱云绣曲裾长裙,领口不高,露出里面粉红色的亵衣,映得胸口一片凝脂玉白,一条浅蓝色丝带斜斜的挽在腰间,更显得腰身盈盈不堪一握,亭亭袅袅,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搀扶。

    曹操让人摆上酒菜,让邹氏陪着自己饮酒,这邹氏本来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才喝了几杯酒,便被曹操揽入了怀中。

    灯下看美人,越发艳丽,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邹氏身材玲珑小巧,胸口浑圆,微醉的双眸,情意绵绵,浑身洋溢着一股野性。

    曹操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不由得抱紧邹氏,手掌不安分的探进了邹氏的衣襟,不一会,邹氏一阵婉转的低吟,环抱住了曹操的腰身。

    两人的身体开始涨热,贴的越来越紧,彼此的呼吸变得粗重,就如触到了云端,心快也明显加快了,曹操的手在移动,顺着邹氏的香背向下滑,滑过了柔软的腰肢,滑向了她隆起的丰臀,大手盖住了丰臀,他的手在用力,压迫她的下身跟自己贴得更紧,紧密得不留一丝空隙。

    接下来,一切水到渠成,一个情场老手,一个久旱逢甘霖,两人为对方脱下身上的束缚,水乳相融,尽情宣泄。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张绣耳朵里,张绣气的咬牙切齿,恨不能马上就把曹操给宰了。

    张绣把单福也给埋怨上了,把他找来,怒声质问,因为担心被外人知道,张绣声音压的很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