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一下,冲过来十几个乌桓勇士,赵云不动声色,任由他们将自己抓住,这些人将赵云码肩头,拢耳背,捆绑了起来,然后押着就要往油锅走去,赵云朗声大笑,毫无惧色。

    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气定神闲,举止纵容,楼班只是一时恼火,原本就没想真的杀了赵云,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一旦杀了赵云,柳城也就完了,赵云的人马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踏平柳城。

    “慢着!”楼班又摆手给拦住了。

    赵云转身看向楼班,昂首说道“单于大人,你可要想清楚,杀了我,非但于事无补,反而会让柳城十几万乌桓人面临刀斧之险,我此番前来,个人生死早已抛诸脑后。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对我非常痛恨,可是,我还希望你能顾全大局,我打了胜仗不假,可我并不想对你们赶尽杀绝,让你们弃城投降,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一旦再次兵戎相见,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就算我不想杀你们,若你们若继续冥顽不灵,我赵云也不得不带兵攻城。”

    楼班很不甘心,拱手投降,他很难接受,可是,真要跟赵云拼命,结果也不是他想要的。

    目不转睛的盯着赵云,楼班问道“你说可以保证我城中十几万人的性命,让我如何信你?”

    “我以性命担保!”赵云不假思索的回道,他语气真诚而坚定,绝没有半点敷衍。

    楼班想了想,突然开口说“除非你能我义结金兰,否则,我很难相信你的诚意,不是我不信你,而是,你的背后,毕竟还有一个公孙瓒。”

    楼班心里也痛恨赵云,但是,赵云胸襟磊落,真心实意来劝降他,作为对手,楼班很佩服赵云,如赵云真的有意要对乌桓人痛下杀手,绝不会以身犯险独自来柳城的。

    他跟公孙瓒截然不同,但赵云毕竟眼下只是公孙瓒帐下的一个校尉,楼班不得不做提防,此其一;其二,这关系到十几万乌桓人的性命,仅凭一句口头承诺,楼班很难放下心来,跟赵云结拜,一来试探赵云的气量,二来,也是给十几万乌桓人一个交代,有了这层关系,就算公孙瓒日后真的要除掉他们,赵云也不能坐视不理。

    “好!我答应!”

    赵云毫不犹豫,很痛快的点头应下了,楼班点了点头,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赵云果然非同一般!”

    半个月后,楼班率领15万乌桓人宣布归降,并按照赵云的要求,将多半的青壮迁入了北平。

    得知这个消息,刘虞连连点头“赵云,你果然没有让老夫失望。”

    除了将青壮迁入北平,之前被劫掠到柳城的几万汉人,也都被放了回来,除此之外,赵云还得了近两万匹乌桓战马,金银财宝也得了不少。

    赵云跟公孙瓒请示,希望单独划出一个地方安置乌桓人,公孙瓒答应的很痛快,原因无他,大批的乌桓人一下子涌入北平,也让当地的贵族豪绅非常不满,他们私下里没少给公孙瓒写信抱怨。

    公孙瓒能有今天,这些达官显贵从中出了不少力,对他们的要求,公孙瓒自然不会拒绝,玉石便让赵云将乌桓人安置在了阳乐。

    赵云自然也带兵屯扎阳乐,从第一天开始,赵云就让田畴贴出布告,安顿全城百姓,除了不让汉人仇视乌桓人,赵云还大力提倡双方通婚往来,不管是乌桓人娶汉家姑娘,还是汉人娶乌桓女人,都能得到一大笔奖励。

    赵云以身作则,对乌桓人没有丝毫的轻视,不仅跟楼班结拜了兄弟,他还从乌桓人里面选拔了五千名骑兵充入自己的队伍中,就连赵云的贴身护卫,也有乌桓人的影子。

    乌桓人背井离乡,刚刚迁到阳乐不久,从上到下,情绪都不稳定,对汉人,不仅有芥蒂,也极为排斥,这些赵云心里都清楚,一有闲暇,赵云就深入到乌桓人之中,走访、慰问,他绝不只是做做样子。

    临近年底,发生了一件事,一天夜间,突然有人行刺赵云,赵云尽管避开了要害,但还是受了伤,行刺的就是乌桓人。

    这件事,让方悦等人极为震怒,方悦不由分说,就把那几个刺客抓了起来,可是,赵云非但没有处置他们,反而将几名刺客收到身边当了贴身护卫。

    不仅那几个刺客深受感动,这件事在乌桓人中间,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事后,楼班找到赵云,询问缘故“兄长,你为何如此做?他们敢行刺你,这可不是寻常的小事,把他们留在身边,这可不妥当啊。”

    赵云摇了摇头“冤仇宜解不宜结,之前双方各为其主,我手上染满了乌桓人的鲜血,他们找我寻仇,情有可原,我若处死了他们,这仇怨只会越积越深,冤冤相报,何时才是个尽头?”

    楼班叹了口气:“可有些事情,怕是很难啊。”

    楼班说的模棱两可,话有所指,他的意思是指,想化解双方的仇怨,简直是难比登天。

    不仅是双方的百姓,就连楼班自己,每次面对赵云,也会控制不住的想起踏顿。

    赵云理解他的意思“战争就是这么残酷,没有战争,我们双方怕是永远也无法和平相处,为此,在你们乌桓人眼里,我成了染满你们鲜血的杀人魔王,但再多的仇怨,我希望都冲着我来,从我这里,仇怨就此打住,以后只要双方百姓亲如一家,就算我死了,也没什么。”

    楼班深受感动,眼眶渐渐湿润了“兄长,你……何必做到如此地步呢,这本就不怨你,双方各为其主,就算你不杀我我们的人,就会被我们的人给杀死,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是这么残酷,你何苦把责任,都担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呢。”

    赵云笑了笑“这没什么,你不必往心里去!”

    从招降乌桓人的那一刻开始,赵云就已经有了觉悟,就算被乌桓人一直痛恨下去,他也会这么做,否则,仇恨代代相传,战争也只会永不停歇的延续下去。

    有人说,斩草除根,以防后患。

    可真能那么做吗?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就算野草,都无法烧尽,何况人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