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危境,心中的恐惧和自私的本性会像放大镜一样成倍放大,乌桓骑兵炸了锅一样,有的往东,有的向西,一个个六神无主,东跑西撞,军心溃散,阵型大乱,完全是一盘散沙。

    赵云高高举起亮银枪,枪头直指踏顿所在的位置,此时乌桓骑兵完全乱成了一团,任凭敌人有再多的人,光是这漫天的滔天烈焰,也足以让乌桓骑兵的阵型彻底变的混乱不堪,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围杀赵云,赵云一马当先,打定主意,擒贼擒王,无论如何先除掉踏顿再说。

    赵云奋力向前,一骑绝尘,身后的两百骑兵也毫不含糊,如影随形,紧紧跟随。

    乌桓骑兵骑兵四处乱撞,根本挡不住赵云,赵云催马疾驰,轻易杀开一条血路,直奔踏顿冲了过去,踏顿见势不妙,脸色惊变,忙扯着嗓子喊道“给我拦住他,都不要逃,挡住赵云!”

    这个时候,任何军令都无济于事,乌桓骑兵全都乱了套,哪里还顾得上踏顿,都忙着逃命,谁也不想死在这里。

    勉强有几百骑兵挡住了赵云,根本不顶用,被赵云带人轻易冲的七零八落,赵云冲势不减,两眼死死的锁定踏顿,眼中杀意滔天,仿佛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踏顿见阻拦不住赵云,吓的忙催马逃命,到处都是人,不少人碍事的挡在了踏顿的马前,踏顿气的破口大骂“都给我闪开,一群混蛋,赶快把路让开!”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他喊什么,都没什么用,最后没有办法,踏顿只好带人往外冲杀,哪怕是自己人,只要碍事挡路,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乌桓骑兵自相冲撞,互相踩踏,越发混乱,赵云催马如风,没用多久就追上了踏顿,奔着他的后心就是一枪,枪如疾风,出手毫不留情,踏顿吃了一惊,急忙往旁一闪,赵云一枪走空,趁此机会,踏顿也把身子转了过来,不由分说,举刀就劈。

    呛啷啷。

    刀枪相撞,爆射出一阵绚丽的火星,赵云纹丝不动,冷冷的盯着踏顿,踏顿也不落下风,可是,他现在根本无心恋战,从中计的那一刻开始,踏顿就误以为赵云在这里埋伏了很多伏兵,所以,他想也不想,就急于逃命。

    其实,他完全被骗了,不仅踏顿被骗了,所有的乌桓骑兵都被骗了。

    方悦的身边,只有五千人,就算围住踏顿,也没多大的优势,但是,赵云却故布疑阵,广布疑兵,他让方悦把兵马散开,先从外围纵火,然后让人摇旗呐喊,制造声势,又分出不少骑兵策马来回奔驰,以此来迷惑乌桓骑兵,乍一看,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人喊马叫,本来火势一起,乌桓骑兵就乱了阵脚,如今又无法分辨清楚究竟来了多少伏兵,心中必然更加恐慌,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撤退逃跑。

    几万乌桓骑兵聚集在一起,任凭赵云如何勇武,都难以应对,可是乌桓骑兵一旦乱了阵脚,赵云就有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先制造混乱,再杀了踏顿,接下来,形势必然能够扭转。

    当啷啷!

    赵云战意高昂,踏顿无心恋战,胜负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你来我往,没几个回合,赵云虚晃一枪,让过踏顿劈来的大刀,紧跟着反手一扫,用枪杆狠狠的抽在了踏顿的脖子上,踏顿哀嚎一声翻身跌落马下,赵云催马向前,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没等踏顿站起身来,便一枪扎进了他的后心。

    踏顿惨叫连连,发出绝望的吼叫,赵云面沉似水,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振臂用力,高高将踏顿挑了起来“踏顿已死,踏顿已死!”

    见踏顿死了,本就慌乱不迭的乌桓骑兵,更加混乱不堪,都玩了命的往外逃窜,谁也不再抵抗,甚至为了逃的更快一些,不少人连兵刃都丢掉了。

    火势无情,不仅让乌桓骑兵的战马受到了惊吓,凶猛的火势无情席卷而来,也夺走了不少乌桓人的性命。

    方悦带人守在外面,对那些逃出来的乌桓骑兵,也毫不留情,见一个杀一个,见一波杀一波。

    太史慈自然也不例外,他从来没杀的这么痛快过,越战越勇,太史慈杀的兴起,杀的眼睛都冒了红光看,众人合力,奋勇杀敌,如砍瓜切菜一般,毙命无数,杀的乌桓骑兵哭爹喊娘,狼奔鼠窜。

    坤泰刚带人冲出火海,见太史慈这边人少,本以为有机会逃出去,却不料正撞在枪口上,太史慈孤身虎胆,骑马冲了上来,铁枪狂舞,或挑、或砸、或扫,狂风扫落叶一样,将保护坤泰的部下杀的一个不剩,吓的坤泰浑身直哆嗦,都尿裤子。

    “受死吧!”没等坤泰磕头求饶,太史慈便一枪要了他的命。

    这一战,从天黑一直杀到了天明,杀敌不下一万五千人,烧死的也有数千人,侥幸逃走的乌桓骑兵如丧家之犬一样,纷纷向柳城逃窜。

    赵云带人紧随不舍,自出征以来,除了缴获了不少上等的乌桓战马,赵云没有收一个降兵,以雷霆席卷之势,让乌桓骑兵如坠地狱,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死伤多达四万余人。

    可是,赵云并没有乘势杀往柳城,而是在距离柳城三十里的黑虎山原地扎下了营寨。

    “子龙将军,这是为何?为何不乘势进兵柳城?”太史慈大惑不解,不仅他不理解,一旁的方悦和田畴也感到难以理解。

    赵云摇了摇头“若是继续进兵,无疑是等于向乌桓人发布一个信号,那就是我们要对他们斩尽杀绝,固然乌桓人剩下的能战之兵不多,为了活命,也会跟我们殊死一搏,那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赵云虽然一直在打胜仗,自身伤亡也不小,现在兵力已经折损了一半,还剩下一万人,带着这点人去打柳城,坦白说,并没有多大的胜算,何况赵云也不想赶尽杀绝。

    赵云连战连捷,几战下来,不仅极大的震慑了乌桓人,也让一直关注这场战斗的幽州刺史刘虞,感到深深的震惊。

    太难以置信了,以往让刘虞和公孙瓒感到头疼的乌桓人,居然被赵云轻而易举的就杀了惨败,败的一败涂地,败的毫无还手之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