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父亲接回兖州,曹操绝不仅仅只是为了尽孝,因为他早已将目光投向了徐州。

    陶谦暗弱,又上了年纪,两个儿子也不堪重用,此其一。

    其二,徐州跟兖州接壤相邻,又是难得的风水宝地,一旦取过来,曹操的实力便会立马越上一个新的台阶。

    小小的兖州,对志在天下的曹操,显然,无法满足他的雄心壮志。

    其三,陶谦屡次挑衅曹操,之前曹操隐忍不发,是因为无法抽身,无暇他顾,现在他已经把手腾了出来。

    算起来,泰山郡属于兖州管辖,在曹操的地盘之内,但是,曹操虽然平定了黄巾,并没有彻底将兖州稳固,泰山离徐州更近,尚在陶谦的管辖之下,这是让曹操感到很不安的事情,一旦跟陶谦开战,必然会连累到在泰山郡避祸的父亲,所以,他要先把老父亲接回来,再徐图徐州。

    陶谦派张闿率领200骑兵沿途护送,自从袁术逃往寿春后,陶谦头脑也清醒了一些,不敢招惹曹操,想做个顺水人情,哪知道,张闿护送曹嵩返乡的途中,突然天降暴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破庙,因为破庙地方狭小,根本容不下太多人避雨,张闿这些人全都淋了大雨,浑身湿透,每个人心里都很窝火。

    有人给张闿商量“将军,干脆抢了他们得了,太他娘的欺负人了,他们在庙里避雨,我们却淋雨喝西北风,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张闿本就是山贼出身,何曾受过这窝囊气,何况曹嵩带了足足一百多辆的财物,张闿早就动了心,跟兄弟们一合计,张闿下定了决心“去他娘的,干脆把这些人全部斩尽杀绝,把财宝占为己有,之后带领兄弟们照旧做他的山大王。”

    曹嵩正在家人围在一起烤火取暖,忽然,庙门咔嚓一声巨响,被人一脚踢开,一道闪电正好当空劈落,白光一闪,庙门前映出一片雪亮的寒光,曹嵩大吃一惊,张闿不由分说,便带人冲了进来。

    “杀,一个活口都不能留。”张闿大吼一声,劈手一刀将一个家丁劈翻在地,曹嵩见势不妙,忙带着妻儿逃命,门口被堵得死死的,他们只好爬窗户,曹德刚跑出几步,就被张闿追上,一刀戳穿了心窝。

    曹德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临死之前,仍然不忘冲父亲大喊“父亲,快跑。”

    来到窗户前,曹嵩让自己喜欢的小妾想爬窗户,他和丁氏奋力的在后面费力的往外托,结果,小妾一身肉膘,长的太过肥胖,硬是卡在了窗户上,进退不得,白白浪费了曹嵩的一番苦心,曹嵩拉着丁氏藏了起来,被张闿的兵丁抓住,不由分说,将曹嵩乱刀剁成了肉酱,至于曹操的母亲丁氏,张闿也没有客气,当场扒光了衣服,狠狠的凌辱了一番,这才心满意足的将丁氏杀死。

    “将军,这个呢……”有个副将指了指卡在窗户上的小妾,口水都流了下来,刚才张闿把丁氏给上了,大伙又是羡慕,又是眼馋,虽然曹嵩的小妾胖了点,但是依旧姿色不俗,让人心里发痒。

    张闿迈步走了过来,伸手一把,撕开了曹嵩小妾的裙子,一对雪白浑圆的屁股顿时露了出来,张闿伸手拍了两巴掌“不错,赏给你们了,抓紧时间,此地不宜久留,完事后,速速离开。”

    “好勒,大哥,你就瞧好吧。”

    曹嵩的小妾卡在窗户上,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凭这些野性发狂的男人,狠狠发泄!

    事情结束后,张闿带人卷走了所有值钱东西,他们扬长而去,满载而归,却把陶谦给害苦了。

    噩耗传来,曹操大为震怒,哭的昏天黑地,几次昏死过去,醒来后,曹操恨的牙咬的咯咯直响“陶谦匹夫,此仇不报,曹孟德枉为人子,来啊,传我命令,兵发徐州,誓雪此仇。”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曹操气冲斗牛,愤怒的近乎失去了理智,他要尽起兖州之兵,多亏荀彧苦劝,曹操这才留下了一部分人看守兖州,否则,如果迟迟拿不下徐州,再把老家给丢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此刻的陶谦,独坐在书房中,正在忧急的沉思,曹嵩被杀,陶谦也得到了消息,他也吓了一跳,心里着实紧张不安,坦白来说,陶谦心里很清楚,责任并不在自己,是张闿私心作祟,动了贪念,并不是授了自己的指派,曹操要寻仇,也不应该找他,可是曹操大军压境,势如破竹,矛头直指徐州,陶谦明白,曹操很显然是想找自己算账。

    紧张归紧张,但陶谦并不惧怕(演义中吓的着实不轻)

    陶谦个性刚强冷傲,连司空张温他都敢当众羞辱,而且,被张温求情饶恕后,满朝文武都劝陶谦服软,可他也没有低头,这样的人,字典里,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哼,想攻打徐州,曹孟德,你痴心妄想,很快你就会明白,这徐州是一块,你绝对啃不下的硬骨头!”

    陶谦不仅性情强硬,也有叫板曹操的底气。

    演义中,他吓的要死,派人向公孙瓒和刘备求兵,其实,战斗刚一开始,陶谦信心满满,并没有求援。

    陶谦在彭城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严阵以待,想依仗坚固的城墙和充足的粮草兵马对抗曹操,可是,曹操根本就没有攻打彭城,而是突袭彭城周边的城池,不到十几日,曹兵气势如虹,势如破竹,连下十几座城池,彭城虽然依旧固若金汤,安然无恙,却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座孤城。

    这个时候,陶谦终于慌了手脚,跟曹操相比,论军事才能,他差的实在太远了。

    更可怕的是,曹操不仅攻取城池,还下了屠城的命令,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到处都是尸山血海,人畜无存。

    搞定彭城周边的城池,曹操这才集结大军,跟陶谦在彭城一决雌雄,哪知道,陶谦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也许是昏了头,竟然主动放弃城墙,出城跟曹军决战,这正中曹操的下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