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袭——敌袭——!”

    一见到赵云,匈奴人顿时一阵惊慌大乱。

    待确定赵云只带了一千名骑兵,人数不多,匈奴人多少宽心了不少,左贤王催马向前,举起手中的马鞭,指了指赵云,怒声喝道“赵云,你想怎么样?”

    赵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尔等速速放下兵刃,跪地投降,我可以给你们一条活路,如若不然,尔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哼,真是岂有此理,让我投降,你做梦!”

    左贤王接连损兵折将,被折腾的很惨,本来心里就非常的窝火,见赵云只带了这么点人,就敢让他投降,简直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左贤王心中猛然一亮,举起马鞭,断然下令“给我抓住常山赵子龙。”

    左贤王心想,现在自己被困在了山中,如果能把赵云给生擒活拿,有他做人质,赵云的部下一定会把路乖乖让开。

    “杀啊!”

    匈奴人呼喊啸叫着,一窝蜂的冲了过来,尽管士气低落,队形散乱不整,但毕竟赵云身边只有寥寥一千铁骑,匈奴人胆气一壮,认为赵云此刻一定插翅难逃。

    赵云笑了笑,当即下令“后队变前队,速速撤离。”

    赵云故意示弱,掉头撤离,匈奴心头狂喜,全都发了疯的追了上来,赵云等人不疾不徐,将匈奴人引到了黑风峡谷,赵云刚带人冲过峡谷,两侧山坡上突然人影闪动,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左贤王大吃一惊“不好,中计了!”

    可是没等他下令,伴着隆隆的战鼓声,数不清的滚木礌石从山坡上滚滚而来,一时间,天崩地裂一般,滚木无情,巨石暴雨般轰然砸落,匈奴人顿时乱成一团,只一个照面,便死伤了数百人,队伍还被分割成了好几块,首尾无法兼顾,为了活命,全都各自为战,四处奔跑,自相踩踏,互相争抢。

    前面队伍往前跑,后面的往后跑,乱糟糟的,杂乱无章,毫无秩序可言。

    赵云在峡谷正前方,故意让队伍拉开了一段距离,匈奴人好不容易冲出峡谷,赵云银枪高高举起,一声令下“杀!”

    一马当先,催马冲了过去,身后一千骑士如影随形,各自挥舞着刀枪,奋力向前。

    马蹄如雨,一千铁骑势如惊雷滚滚,山洪咆哮,声威震天,不啻于万马奔腾。

    黑风峡谷,地形比较特殊,这里迹象葫芦的腰腹地带,峡谷虽然险峻窄小,但两侧却一览无余,极为开阔,非常利于战马冲杀。

    赵云率领一千铁骑势如狂风卷地一般,旋风似的飞速向前,马蹄轰鸣,刀枪闪亮,像一片黑云,无情的向匈奴人压了过来。

    慌乱不跌的匈奴人,被吓的惊魂丧胆,全都傻了一样,就算想要掉头,不仅没有后路,时间上来根本来不及。

    就算逃进黑风峡谷,也难逃继续遭受滚木礌石的洗礼。

    逃无可逃,退无可退,处境可想而知,电光火石之间,燕云铁骑便杀到了近前,惨叫声应声而起,不下几十个匈奴人连人带马无可避免的被撞飞了出去,夺命的刀枪无情闪过,半空中顿时血肉飞溅,死尸抛飞。

    燕云铁骑看似是整体作战,可又跟别的骑兵方阵不同,他们既是一个整体,也分成了很多个小型的锥型方阵,三人一组,彼此协同配合,随时策应,任何时候,都不会出现单兵作战的情况。

    骑兵冲势凶猛,势不可挡,随着不断向前碾压,冲势渐渐慢了下来,这个时候,小的锥型队列便发挥出了惊人的威力,匈奴人吃惊的发现,尽管他们人数依旧不少,可不论攻击那一个汉军,都会面临以少对面的局面。

    攻击其中一个人,立马就会有人策应,不仅如此,匈奴人也会别燕云铁骑的小方阵给切割成很多杂乱无章的小块,他们越是混乱,燕云铁骑越是毫无压力,发挥出了淋漓尽致的杀伤力。

    一个冲锋结束,赵云勒马掉头,燕云铁骑只付出不到二十人的伤亡,匈奴人却一下子死伤将近一千人。

    兜转马头,没给匈奴人任何喘息的机会,雷鸣般的马蹄声再次响起,尘土大起,燕云铁骑再次展开新一轮的冲锋。

    左贤王被挡在山谷另一侧,对岸的情况根本无从得知,赵云带人摧枯拉朽般的迅速蚕食冲过山谷的匈奴人,荆南和山甲各率五百人继续伏击来不及逃离山谷的敌兵。

    滚木,礌石,箭雨,劈头盖脸,伴着尖利的啸叫,一波又一波的急雨般往谷中倾泻,山谷中匈奴人的马队拥挤不堪,自相践踏,人仰马翻,死伤不计其数,在这种狭窄的山谷中,匈奴人的骑兵无法奔驰,无法腾挪,别说逃命,想要转个身都非常困难,只能人肉活靶一样,等待死神的降临。

    左贤王下令,让人登上高山对付伏击的汉军,荆南和山甲见好就收,一声呼哨,迅速撤离。

    赵云这边,不到一个时辰,杀敌四五千人,凡是冲过峡谷的匈奴人,无一例外,都成了他们的刀下之鬼。

    左贤王灰头土脸,带人撤离黑风峡谷,清点了一下,人数从原先的三万人,骤降到两万,剩下的这些人也都疲惫不堪惊恐不安,一个个垂头叹气,丢了魂儿一样。

    战斗结束后,赵云让队伍进入密林修整,而他又重新率领另一波千人骑兵继续追杀左贤王。

    燕云铁骑总数有五千人,被赵云分成了五队,每队一千人,轮流休息,确保每一队都始终精力充沛,斗志饱满。

    当赵云再一次出现在左贤王的面前,左贤王就像见了鬼一样,吓的掉头就跑,不少匈奴人干脆丢掉兵刃,立马跪倒在路边,纷纷举手投降。

    赵云收拢了三千多降兵,然后继续追杀左贤王,就这样,被折腾了三天,左贤王的身边,只剩下了可怜兮兮的两千人,吓的左贤王不敢待在山道上,全都逃进了丛林中。

    对赵云来说,在深山丛林中,燕云铁骑依旧占有让人绝望的优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