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不虚,大家此行都是为了宝物,现在还没见到真正的宝物,何必大打出手便宜了某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江万城也点点头。

    “那这阵法该如何破?”牛金皱眉道。

    “五行方位最简单的破除之法便是五行齐备,给我一分钟便可破除。”吴飞自信满满,看了眼身边的一名属下道:“你的体内拥有火焰之力,就去火方位吧。”

    “是!”

    那人点点头,当即飞身到了刻着“火”字的方位上。

    “运转火焰之力。”吴飞笑道。

    很快,那人便运转真元注入了方位之中。

    但异变突生,只见火方位之中忽然升腾起一股股寒气,瞬间便将那人冰封,紧接着只听砰的一声,那人彻底变成了一堆碎冰。

    “这……”

    众人都退了几步面色惊恐。

    而吴飞则是满脸涨红,身边的剑狱城更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到你们皇城天才有多厉害,原来也是不过如此啊。”江万城笑了笑。

    “别光说我们,有本事你们来破。”吴飞怒斥道。

    “五姑娘,您精通阵法,不如就由你来吧。”江万城看着五姑娘道。

    五姑娘点点头,嘴角带着自信之色。

    “五行相生相克,一般来说相生为守护型阵法,而相克则是杀阵,刚刚的一切证明了,这是个相克型的杀阵,所以我们也必须用相克的方法来破解此阵。”

    “是吗,那就请五姑娘破阵吧。”吴飞不屑道。

    五姑娘目光凝聚在江万城身上道:“江兄,你身具寒冰之力,克火,就由你去五行阵台的其中水方位。”

    “我……”

    江万城面带畏惧之色,看了眼身边一名小弟道:“寒七,你体内也拥有寒冰之力,你替老夫去。”

    “这……这……”

    “放心吧我保你不死。”五姑娘自信道。

    “速速上去,不然我一掌拍死你。”江万城怒吼道。

    “是!”

    那叫寒七之人身形颤抖的走上了火字阵台,随后运转了体内的寒冰之力。

    然而异变突生,只见阵台在吸收了寒七的寒冰之力之后,竟然升其一阵阵土黄色的气旋,紧接着寒七的脚竟然变成了泥土。

    石化!

    更恐怖的是这种情况还在向上蔓延,周扬估摸着不出一分钟这寒七就会成为一具石人紧接着土崩瓦解。

    “哈哈……我当你有什么能耐,原来也不过如此。”吴飞大笑道。

    “别急,这只是开始,别忘记了这五行阵台,破阵需要五步。”五姑娘面色没有任何慌张,只是淡淡道:“水克火,而土克水,这样的情况说明这五行阵台的相克有两层,想要解开,也很简单。”

    说到这,五姑娘又看向了牛金道:“木克土,我们现在需要的……”

    “需要的是拥有木属性的武者是吗?可惜我这里没有。”牛金冷笑道。

    “错了,如果是木属性,那上台之后所激发的力量必然是金,对破阵毫无用处,我需要的是土属性,而牛掌门正是土属性,现在你跳上木阵台。”

    “我才不会当着替死鬼,老八你去。”牛金瞥了眼身边一名弟子道。

    “是!”

    那人十分干脆,当即飞身而起到了木阵台之上。

    轰!

    只在那人跳上木阵台的瞬间,只见两道火焰冲天而起,瞬间将阵台上的两人烧成了碳。

    “这……”

    一时间众人都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上方的两具碳人。

    五姑娘也面色煞白,原本的自信之色荡然无存。

    “五姑娘你果然比我强,我只害死了你一个人,而你害死了两个。”吴飞说完便大笑起来。

    “哼,先前寒七石化的过程十分缓慢,说明我的第一步是对的,只是第二步……”

    “还好你第二步错了,不然恐怕死的就不是两个了。”江万城不喜道。

    “大家都别争了,还是先继续想破阵之法吧。”丁宿瞥了眼两人。

    很快众人又陷入了沉思之中,唯有周扬面色淡定。

    “不如……”

    半晌,周扬终于开口,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人抢在了前面,这个人正是文惜玉。

    “不如让我来试试吧。”

    “你……”赵音情不屑的看了眼文惜玉。

    “我从小熟读各大阵法大师的藏书,对五行相生相克也有一定的了解,我想我有破解的办法了。”文惜玉目光扫过众人在周扬的身上停了一下面色有些得意。

    “既然如此,那文小姐就说一说你的想法,我们在试如何?”铁刑笑道。

    文惜玉点点头,走到了阵台边缘道:“五行相克却也相克,刚刚那位五姑娘的破阵之法第一步确实是正确的,但这只能说明第一步是五行相克……”

    众人都点点头,等待着文惜玉说下去。

    “至于第二部,当土属性的武者上了木方位阵台,所激发的却是火焰之力,其原因便在于五行相生,因为木生火,所以我猜想第二步应该用五行相生的办法……”

    “文小姐,你的意思是第二步我们应该五行相生的办法衍生木之力?”

    “没错!”

    文惜玉傲然抬头挑衅的看了眼周扬,随后才道:“第一步五行相克出现了土之力,那第二步我们就用五行相生衍生出木之力,而水生木,我们在找一名拥有水属性之力的人上台便可!”

    “那第三步呢?”周扬笑问。

    “哼,第三步当然是相克,相生相克完成一个循环此阵便能解,怎么,你觉得我说的错了?”文惜玉瞪着周扬道。

    “错不错只有试过才知道,只是试可是要死人的,我倒是有个办法……”

    “闭嘴吧,周扬,你有办法,论阅历你不及那些邪派掌门,论见识你不过是从偏隅之地出来与我皇城天才想必差之甚远,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有些奇遇拥有点实力就放肆。”铁刑一脸鄙夷的说道。

    “没错……更何况,你可是个将死之人,说不定是想用这种办法害死我们几个人拉去垫背。”吴飞也冷嘲热讽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请便吧。”周扬瑶瑶头道。

    “哼,周扬,很快你就知道我的办法是绝对正确的……”

    说完文惜玉便与吴飞等人商量起来,过了一会,龙将府一方派出了五名弟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