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丹师的高低在于谁能炼制出更高难得的丹药,垃圾丹药炼制再多都无用,要比我们就比谁能炼制出更高难度的丹药。”尉迟怀才傲然道。

    “同意。”周扬点头道。

    “好,那这场比试就由我和端木长老作为公证人。”

    话闭只见山阳拿出了一个类似于丹炉的黑鼎,不过这黑鼎没有盖子其上只有一个小孔。

    “此物为丹鼎,其是丹盟用来衡量丹药炼制难度的器物,只需要将丹药放入鼎中便能看出丹药的炼制难度,现在就请端木长老来试一试以示公正。”山阳长老看着端木道。

    端木点点头,当即拿出了两颗丹药道:“这两颗丹药一颗是一纹真元丹炼制难度三星,一颗是一纹星丹,炼制难度四星。”

    说完端木长老先将真元丹放入了丹鼎中,下一刻只见丹鼎之上出现了一道道光华,最后在空中形成了三道光环。

    “三道光环表示三星难度。”山阳道。

    之后端木长老又将一纹二品星丹放入,显示为四道光环。

    “丹鼎无误,你们两个可以各自选择丹药开始炼制,再次之前我必须提醒双方,必须遵守先前的赌约,否则我便会强制执行,另外还会将不遵守者直接赶出天罡剑宗。”端木长老目光扫过周扬与墨千奇道。

    “长老放心,钱就在这里赢了他便拿走。”墨千奇自信十足,对于尉迟怀才他有信心。

    周扬笑了笑,随即便回到了丹炉边,如此同时尉迟怀才也拿出了自己的丹炉。

    剑池再次恢复安静,众人都将目光落在了两人身上,各自轻声的低语着。

    “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可惜他不在,若是他在的话,会更有趣。”金不败笑道。

    “表哥,我很疑惑,你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夏冰心疑惑道。

    金不败一怔眼中出现了回忆之色,“他……一个你永远都猜不透的人,凡是他在的地方总会出现各种奇迹,父亲曾经说他已经脱离了天才的范畴。”

    “脱离天才的范畴,那是什么,妖孽?”夏冰心面色震惊,金不败的父亲是谁,那可是金刀王的直系长玄孙,本身还是金星境的强者,那样的人拥有的眼界不是所谓的天才弟子们可以比的。

    “是什么不重要了,他,已经不再了,或许是连上天都嫉妒他的天赋吧。”金不败叹了口气,本来来兴致勃勃的他此刻又变的了无生趣了。

    夏冰心也没有再问,他总觉的自己的表哥太夸大其词了,暗想等表哥见到了五大峰的真正天才之后或许便不会如此了。

    “快看,流星要融丹了不知道他炼制的是什么丹药。”木心雅急道。

    “我看那尉迟怀才炼制的应该是星丹,星丹最低的难度是四星,只有二品炼丹师中的佼佼者才能炼制成功,流星这次可能赢不了了。”木青葵叹了口气,周扬先前给她的震撼太大了,不过论真正的炼丹实力他还是觉得尉迟怀才更强一点。

    但好在即便这次周扬输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她也不是很担心。

    “流星,你有一点让我很欣赏,那便是自信,但可惜的是你的自信来源于你的无知。”

    场中,尉迟怀才一边炼制一边笑道。

    周扬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自顾自的慢慢炼制享受着过程。

    “当然我知道你现在心中很轻松,因为就算你输了,你也毫无损失,这其实才是你此刻如此淡然自若的原因所在,但可惜的是我们之间的战斗,不会因为今天你的失败而告终,你所从我们这里拿去的东西都会十倍奉还。”

    说到这尉迟怀才终于将最后一道丹印打入,随后进入了蕴丹期。

    “在没有出结果之前便说输赢,那等结果出来之后,你会更加的绝望。”周扬看了眼尉迟怀才,随后便闭上了眼睛轻轻抚摸着丹炉。

    “故作神秘。”

    尉迟怀才不屑的看了眼周扬,在他看来无论是周扬的话,还是此刻周扬的动作都是装的。

    十分钟之后,周扬睁开眼,而尉迟怀才也完成了蕴丹。

    “流星,你若是真的自信,那何不在加大赌注?”尉迟怀才站起身笑道。

    “怎么个加法?”周扬问道。

    尉迟怀才若有所思之后便道:“待会,若是你输了,不仅要归还你先前拿走的三千极品星玉同时也要和宋良一样自废双臂,你可敢?”

    此言一出人群中一片惊呼。

    “流星别同意。”木心雅直接喊出声。

    周扬看了眼木心雅,过了一会才道:“如果你们输了呢?”

    “你不是想要钱吗,如果我们输了,那我们便给你更大的财富。”

    “说点实际的。”周扬摇头道。

    “好,我就给你点实际的,你要是赢了,我们便将灵田的管理权给你。”尉迟怀才自信十足的说道。

    灵田,龙门岗宝地,其内有大量的灵材,每年产出两次,每次光是材料的价值便高大十万极品星玉,不过其中八成要上交五大峰,剩下的两成一成归炼丹长老也就是山阳,另外一成则是分给炼丹一脉的弟子。

    这是炼丹一脉弟子的特权。

    不过管理权只有炼丹长老才说的算,尉迟怀才坐不了主。

    周扬不由看向了山阳,“他说的可能算数?”

    山阳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尉迟怀才,“你有信心?”

    “放心吧长老,我只能说……丹已成。”尉迟怀才傲然道。

    “好。”

    山阳一喜,看向周扬道:“流星,尉迟怀才所说我应允了,若是你赢了,从现在开始到明年的今天灵田都归你管理。”

    “既然如此,我便同意追加赌注,不过灵田归我之后,我只会上缴五大峰的那部分,剩下的两成全部归我所有。”周扬回道。

    “哼,你想怎么样都随便你,就怕你赢不了。”山阳瞥了眼周扬后看向尉迟怀才,“徒儿,开炉吧。”

    “是,师尊!”

    尉迟怀才一笑,目光带着自信随即大手一挥,炉盖轰然打开,只见其内射出了一道霞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