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必须将身上的三个部分交给我们,比喻手和脚……”高胜冷声道。

    “手和脚,不能给你们,不过其他的东西却可以。”周扬笑道。

    “什么?”

    高胜皱了皱眉道。

    “剑!”

    话音落下,周扬手中已经握住了大剑。

    “敢反抗,给我废了他。”一声冷喝,高胜身边两人同时扑向了周扬。

    “太极剑,杀!”

    两柄剑都带着一道奇异的光芒,随后形成了一副太极图。

    太极图急速旋转,强大的威视让周扬感到了一丝威胁。

    这招式和当初那宋珊一模一样。

    心中疑惑的同时周扬纵身而起。

    “千钧破!”

    恐怖的大剑,带着五万多斤的力量轰然而下,霎时便将一人的太极图碎了,但另一人的太极图还在。

    “竟然只破了一个……”

    周扬从疑惑变成了惊讶,他这一击的力量,可以说是除了大象拳之外最大的,但却只破了一个人的太极图。

    “嗖……”

    太极图又一次转动,这一次周扬只感觉一股比当初宋珊用出太极图时更大的撕扯力出现在了体内。

    “大象拳!”

    强压着体内那可怕的力量周扬轰出了一拳。

    轰……

    一拳,便摧古拉朽的将太极图直接粉碎,两人也在这巨大的力量下被轰到了石壁之上。

    下一刻,两柄飞刀破空而出,两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直接钉在了石壁上死了。

    这一切只发生了短短不过十息之内,高胜的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

    “二转太极剑竟然被无视了,这小子的身体这么强……”

    高胜吞了口唾沫,看了看周扬与潘茂之后便闪身逃了出去。

    想逃……

    周扬淡漠一笑,紧跟而去,手中飞刀蓄势待发。

    “洞主,别追了。”

    刚刚到洞口潘茂忽然拉住了他。

    “为何?”周扬皱了皱眉。

    “洞主您看。”

    潘茂指着剑冢方向道。

    周扬抬头一看,只见昏暗的剑冢上空,出现了一片灰色的云彩,如此同时大风起,这风比之夜间的风更加的凌厉,即便是站在洞口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如同在被锋利的刀切过一般。

    “剑冢罡风!”

    周扬震惊道。

    “没错,这高胜死定了。”潘茂嘴角露出一丝痛快的笑容。

    “罡风,是罡风来了,不……”

    果不其然才刚刚逃出去不到五百米的高胜又往回逃来。

    “潘茂让我进去,我保证不在为难你们了。”高胜一回来便急切道。

    “你可以选择是死在罡风中,还是死在我的飞刀下。”周扬边说边退了几步,虽然他身体强悍,但这种被刀割的感觉很难受。

    “小子,你逼我。”

    高胜一咬牙冲向了周扬。

    嗖!

    霎时飞刀以超越风的速度刺中了高胜的肩膀,将高胜逼到了百米之外。

    “再敢来,我的下柄飞刀就是喉咙。”周扬面色冰冷,并非他杀不了高胜,只是他想看看这罡风有多猛。

    “呼啦……”

    就在这高胜拔出飞刀之际,风已经到了。

    “不……”

    高胜转身便欲逃去,可起速度远远比不上罡风的速度,瞬间,恐怖的罡风刮过了其身体。

    周扬看的有种汗毛竖起的感觉,这可以说是他的平身见过最惨的死法。

    高胜的身体在罡风中好似被千刀万剐了一般被风切成了无数片,最后变成一滩血。

    “好可怕的罡风。”周扬皱了皱眉道。

    “没有十虎之体,在罡风中就必死无疑。”潘茂叹道。

    “十虎之体……”

    周扬点了点头,十虎之体就是拥有十虎之力的身体,不过前者的称呼更加的准确。

    十虎之体除了用十虎之力还能承受十虎之力的打击,同时面对利器的攻击防御也更强。

    而他现在只是九虎之体!

    “洞主,您赶紧休息吧,罡风吹过可是有好东西的。”潘茂说道。

    周扬点点头,他知道潘茂说的好东西是什么,那便是剑冢残剑剑片。

    剑冢之内拥有大量年代悠久的残破古剑,这些剑大多都被天罡剑宗的前辈用过在加上剑冢的特殊所以其内蕴含着或多或少的剑意。

    这些剑意可以用来感悟剑道,是龙尾山弟子除了极品星玉之外另一资源。

    当即,周扬便盘膝坐在离洞口不远地方打坐起来,等到外面的罡风结束已经是深夜了。

    “洞主,可以出去了。”

    潘茂说完便已经冲了出去。

    周扬也紧跟其后不过他却是先找到了高胜死的地方将其储物戒指收了起来随后在开始寻找剑片。

    被罡风吹过的地面好似刀削的一般,到处都是剑痕,除此之外便空无一物。

    这种情况下若是出现了一柄剑片可以说十分的现眼。

    可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他也没有找到一柄,如此同时空地上已经出现了很多人。

    “小子,你已经过境了,滚!”

    一行人挡在了周扬身前怒目道。

    周扬想了想便转过了身,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脚一下一痛,好似被什么利器顶到了一般。

    要知道他穿的靴子虽然不是法靴,但却也十分的牢固,普通的利器怎么可能戳破,当即他停下了脚步。

    “小子,让你滚你听见了吗?”几人见周扬不走,便围了上来。

    “该滚的,是你们!”

    面色一凝,一股杀气从周扬周身散开。

    几人都是一怔,眼中露出了忌惮之色。

    来到龙尾山的可都不是愚蠢之辈,没有实力谁敢这么嚣张?

    “轰!”

    就在几人踌躇不定之时周扬释放出了星魂,巨大的岩浆巨神星魂一出现几人都同时退了几步。

    “小子,算你狠,我们不和你计较。”

    说完,几人便当即转身而去。

    周扬扫了眼几人心中不由暗叹,这里果然是个人吃人的世界,不狠不足以立足。

    只在几人消失在视线当中之后周扬才抬起了脚,脚下的的青石地面上有一个凸起的黑铁片,仔细看去,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不是没有剑片吹过来,而是剑片在落地之后都插入了地下,若不仔细找是找不到的。

    想了想,周扬拿出了玄武金线飞刀,开始破石。

    让他意外的是这石头竟然十分坚硬整整半个时辰他才将这炳三寸长的剑片挖了出来。

    “这就是剑片吗?”

    看着平白无奇的残剑剑片,周扬不由的皱了皱眉,他竟然没有在剑冢感到任何力量。

    “好大的剑片,这小子怎么这么运气。”

    “这小子一身杀气不好惹,快点告诉几位洞主。”

    “我在这风尾几年了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剑片……”

    不一刻周扬身边便出现了一群围观的人。

    周扬暗道自己大意了,原来自己一时运气挖出来的剑片竟然还是个宝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