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乐荣!”胡洪面色一沉眼中带着一丝忌惮之色。

    “胡师弟,看来你们狂剑洞府的名声是越来越差了,连新人都不理你们了。”

    乐荣带着嗤笑之意,说完便看向了周扬道:“新人,我乃四秀阁座下灵鱼洞弟子,我们和虎啸洞不一样,他们贪得无厌,而我们只需要五枚极品星玉,便可以保护你不受外人的侵犯。”

    “外人的侵犯?”周扬冷冷一笑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交了保护费,虎啸洞就不会找我们麻烦了?”

    “那是自然,龙尾山有龙尾山的规矩,新人只要需要向四秀阁与狂剑洞其中一大势力上交保护费就绝不会被另一方刁难。”乐荣自信道。

    “哼,乐荣,要想我们遵守规矩,你自己也得遵守规矩,我们收十枚你收五枚,这似乎和我们的约定不符吧?”胡洪冷声道。

    “规矩本就是五枚,是你自己擅自加价。”

    “好,那我也收五枚。”胡洪一咬牙看向了周扬道;“小子,你可想好了,你所在的洞府,离我们呼啸洞最近,只有我们才能保你周全。”

    “笑话,这方圆十里,是虎啸洞与灵鱼洞共同掌管的地盘,你们能保护他,我们难道不能?”

    两人争锋相对谁也不让谁,而周扬则是一直笑着看着两人,等待他们争吵结束。

    过了好一会,两人似乎吵累了这才停下来。

    “小子,你自己决定吧,不过在这之前,我想你得问一问你身边的潘茂,他会告诉你在这龙尾山谁的名声更好听一点。”乐荣道。

    “我也得提醒你小子,你最好问一问潘茂,在这龙尾山谁更强。”胡洪傲然道。

    周扬笑了笑看向了潘茂,只听潘茂低声道:“他们说的都没错,龙尾山四秀阁的名声很好,只要交了保护费一般都不会在被找麻烦,有事情也一定会出头,而狂剑洞则比四秀阁要强上一些,不过时长出尔反尔十分霸道。”

    “我知道了。”

    周扬点点头走向了胡洪。

    胡洪当即大笑起来,“看见了吗乐荣,这便是实力为尊,我狂剑洞才是龙尾山的霸主。”

    看着周扬走向胡洪,乐荣面色明显沉了下去,不由的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小子,算你识相。”胡洪得意的伸出了手。

    “你误会了,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在我的身上你是收不到一分钱保护费的。”

    “小子你……”

    胡洪一怔,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如此嚣张的新人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而这时周扬已经走向了乐荣。

    乐荣露出了笑意,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周扬道:“新人,你很明智,要知道我们四秀阁那是……”

    “你也误会了,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淡淡的声音让乐荣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也被打脸了。

    两人的面色都是青一阵白一阵,过了好半晌只听胡洪一声冷喝,“小子,我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最嚣张的新人,若不是有规矩在前,此刻你已经是死人了,不过很快,你就会明白你是有多么的愚蠢。”胡洪话闭当即转身而去。

    “我乐荣从来不对新人出手,所以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不过你没有机会在向我们交保护费了,新人,自求多福吧。”

    乐荣说完也摇摇头离去。

    “洞主,你怎么都拒绝了,这下完了。”潘茂急道。

    “为何会完了?”周扬笑道。

    潘茂叹了口气,道:“洞主,在龙尾山,没有人可以在不交保护费的情况下活过七天,现在您唯一的机会就是离开,晚了恐怕走都走不了了。”

    “是吗,可他们也没有动手啊。”周扬疑惑道。

    “那是规矩,两大势力有过约定,无论新人老人都有不交保护费的权利,收保护费的人绝对不能因为对方拒绝便出手,不过这都是表面的,私下里他们可不会放过任何不交保护费的人。”

    “我知道了,你带我到去转一转吧。”

    周扬也没有在意,说完便当前一步走去。

    一天的时间,两人将整个龙尾山都转了一个便,途中潘茂也不停的介绍着。

    “剑冢、垃圾山……这倒是挺有趣……”

    通过一天的观察周扬除了认识了各大洞府之外,还知道了龙尾山的两大奇异之地。

    一个是剑冢,另一个便是垃圾山。

    所谓垃圾山其实就是天罡剑宗的正式弟子们丢垃圾的地方,每过十天,山上便会有专门弟子将宗门内的垃圾运到垃圾山。

    但这些垃圾只是相对与正式弟子们而言的,对于山下的人来说很多都是宝物,所以垃圾山淘宝可以说是龙尾山弟子的日常。

    不过对于一些强大的弟子来说,他们只会在山上弟子倒垃圾时才会去,平常他们更多的是在修炼。

    比喻那虎啸洞的洞主就很少出洞去垃圾山,因为他属于龙尾山上层人物,是狂剑大洞坐下的六大中洞洞主之一。

    “早上的胡洪与乐荣他们的地位如何?”

    快要回到洞府之时周扬忽然问道。

    “胡洪和乐荣都是身价四百二十万的高手,都是中洞洞主坐下的心腹手下,同时也是一个小洞的洞主,不过您别看他们只是小洞洞主,他们的洞府都在中心地带,那里灵气更加浓郁,离剑冢与垃圾山也更近……”

    “身价四百二十万!”

    周扬笑了笑,这样的身价也就相当于许鹏飞的实力,不过这也变相证明天罡剑宗的强大。

    只是龙尾山一个小洞的洞主就能和郡城曾经的第一天才相提并论。

    不一刻,两人便回到了洞府,但还未进洞,周扬便听见了里面传来了笑声走进一看,只见三个青年正在洞中喝酒。

    “高胜,你是不是找死,这里可是我潘茂的洞府。”潘茂一见那主坐上的人便怒吼道。

    “潘茂,是你找死才对,我可是奉了胡师兄的命令来的,现在这个洞府归我了。”

    话闭只见那高胜拿出了一块刻着金剑的令牌。

    “你……你成为狂剑洞府的人了?”潘茂瞳孔一缩本能的退了一步。

    “没错,我已经认了胡师兄为干爹,从现在起你潘茂在我眼里便是蝼蚁。”高声说着便拿出了手中的酒瓶砸向了周扬与潘茂。

    周扬面色一冷大手一挥那酒瓶便碎了一地。

    “认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位干爹,你的自尊心是被狗吃了吗?”

    冷冷的声音让高胜本能的抖了下,紧接着便勃然大怒。

    “小子,你就是今天拒绝交保护费的新人吧,果然很嚣张,不过通常嚣张的人在龙尾山都活不过三天。”

    高胜边说边与另外两人嬉笑的走向了周扬,等到了周扬身前时三人不约而同拿出了武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