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陆寒淡淡笑道,“你们皮肉痒了,要我打一顿才舒服。”

    顿时,几个混混大声叫骂,不知死活的家伙,不过还是对着身边的同伴开口道:“你们几个小心一点,教训一下就行了,除非必要,做事不要做得太狠了。”

    “知道了,李哥。”瞬间几人的身影随即朝陆寒扑去,在他们手中抡起棒球棍,不过李哥的话语他们没有理会,直接朝陆寒脑袋狠狠砸去,看到这一幕的李哥也是有些不忍心,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他也管不了。

    眼前这些气势如虎,毫不留情,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揍的小混混,陆寒黑着脸。

    “咻!!”

    随着响起的破空声,眼角的余光发现袭来的木棍,面带着讥讽,随着陆寒十指曲张微微用力,木棍瞬间爆成无数的碎片!

    “砰砰砰!!”

    木刺纷飞,周围的七八人震惊的停下脚步,手中的棍棒掉落在地上,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这样粗的木棍直接被抓的粉碎了。

    砰!

    紧接着,陆寒神色冷漠的一拳打在这些家伙的脸上,伴随着剧痛,小混混的五官几乎缩在一起,脸部中央明显塌陷下去,鼻梁折断!点点猩红色的血液逐渐溢出,小巷回荡着血腥味。

    陆寒抬腿向着眼前的七八人踢出,随着身体的接触,几人瞬间倒飞出去。

    砰砰砰!

    陆寒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注视着在他面前身影倒退,整个身躯紧贴在墙壁上的人影,由于他没有动手在加上刚才话语的原因。

    陆寒无视他向前走去,不过在走到小巷口的时候,陆寒停下了脚步:“知道雇佣你们来的人,是什么家伙吗?”

    “因为我也不过是小喽喽的原因地位不太高,所以也是不太清楚。”

    “哦是吗?”得到的这个答案,陆寒也没有感到什么意外,他的敌人应该没有多少才是,刚刚得罪的那个富二代秦浩一,动作应该没有这么快,突然在陆寒的记忆中想到了一个人选,那个家伙吗?到是有可能。

    不过陆寒的眼中闪烁着一道精光,庞大的神识涌入光头男子脑海中,眼前之人的生平被翻看,不过随着记忆的翻动,陆寒到是呈现着欣赏的目光,这个叫李克的小混混,还真的是有点对他的胃口。

    这摄魂要不是他神识控制精细,再加上两人灵魂力量差距,简直是碾压的局面,不然的话,这个家伙的后果只能是变成白痴,不过现在既然欣赏这个小混混,倒是可以让他全身而退,饶他一条命好了。

    “踏踏踏!!”

    随着再次响起的脚步声,陆寒神色漠然,向着小巷外而去。

    靠在墙角的光头男子,很快苏醒过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瞬间拨通自己的手机:“老大我们失败了,那个家伙是古武者,我们这边不少人受了重伤…”

    “一群蠢货,我知道了。”

    就在他挂断电话后,拿起手中的木棍,眼中闪烁着阴翳的目光,最后狠心的砸在自己的手臂上,响起清脆的声音。

    “啊!!”

    而在电话那头,挂断电话后的人影,再次接通:“候老大,事情搞定了没有了。”

    “溥少,你这有点不厚道了,居然没有告诉我,这个家伙是古武者,现在我可是有好几个兄弟躺在床上呢!”

    位于精致别墅中的溥健柏听了后,心中的恨意也是更加强烈:“我会给你补偿的,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看见这个小子断胳膊断腿。”

    “哈哈,就等溥少你这句话了,放心我们会办妥当的。”

    挂断电话的人影,手指不断在桌面上敲动,这个小子心真的是够狠的,不过呢?看来要出动他们了,本来以为不过是平常的家伙罢了,所以才派了些小混混过去,本来以为足够了,没有想到会有意外插曲,不过能大赚一笔也是好事呢?这些富家子弟的钱可是最好挣了,争风吃醋...

    而在小巷外焦急等待的陆小环,内心之中涌现着无措的举动,很是担心陆寒到底有没有事,但是里面的这几个大汉,刚刚怎么就呆愣的让他一个人进入了呢?

    虽然已经是报了警了,但是依然不放心,想到这里陆小环抓着手中的手机,抬腿向着小巷而去,不过在她刚进入小巷后,陆寒的身影逐渐从昏暗的小巷显露出来。

    “呜呜……哥,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陆小环立刻扑在陆寒的怀中,接住这道娇躯,擦去她眼眶中的水花,陆寒盯着陆小环悲伤的神情,这个是在担心我吗?在修真界一直独来独往的陆寒,忽然有人关心自己,莫名的心中生出一股暖流。

    “好了,不要哭了,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不会有事是,你要相信我啊!!”

    胡小环从陆寒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脸上浮现着娇红之色:“你这样说有什么用,人家还是会担心,不过哥你真的是没有什么事吗?”

    随着陆小环的白嫩的双手在陆寒身上拂过,没有看出任何异样才是放松下来:“你是怎么惹上这些家伙的!!”

    这个话题,陆寒敷衍的开口道:“好了,不用担心了,现在已经是没有事了,对了,你快要上课了吧??”

    听到陆寒提到时间,陆小环看着手臂上的腕表,马上要迟到了,但是她眼中闪烁着慌乱神色:“哥,下次见面我不想要听到这样敷衍的答案。”

    陆寒对着妹妹摆摆手道:“知道了去吧。”

    等陆小环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璀璨人生?这个地方距离这里不远,等他们来寻仇,这样被动从来不是他的风格,那么现在去端了他们的老窝以绝后患。

    十几分钟后,招牌华丽的酒吧出现在陆寒的面前,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陆寒伸手推门,却是遇到了阻碍,只见在他的身躯中,窜出一缕真气,微微一震,门开了,陆寒抬腿走了进去。

    这个酒吧装潢还不错,里头也挺大,虽然还没有开启灯光,但是就这个装潢来说不愧是A市很受欢迎的酒吧之一,陆寒进入就是发现大厅站立着四个大汉,周身散发着蛮横的气势。

    跟他们比起来,刚刚那些派过来的小混混就像小朋友,还是看不起他吗?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是个大汉纷纷扭头看来,透着外面的阳光,发现逆着光走进来的陆寒,四人眉头紧皱道:“咦,门不是锁住了么?你小子怎么进来的?我们现在还没有到营业时间,你等会再来吧。”

    陆寒目光漠然的看向他们,对他们的话不以为意,神色冷漠的问道:“侯三在哪里?”

    四人中的光头大汉,扫视着陆寒,感受着他身上散发的气势,好像是久居高位的人员,应该是那个官二代吧,不过光头还是狰狞的笑道;“小子,你应该叫候爷!刚才那名儿,不是你有资格叫的,看你不懂事,这次算了,再说一遍的话,你的牙齿得掉几颗了。”

    陆寒就像是看死人的目光盯着他们,要不是重生没多久,实力太了,随意杀人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眼前的这四个家伙早就是魂归地府了。

    “再问一遍,侯三在哪里。”

    顿时几个大汉,脸上的怒气浮现出来,这个家伙一进来就是这个态度,要不是看他气质不凡,早就动手了,而现在居然更过分,看来是故意找茬,那么就不用留手了,四人拳头握紧。

    “这小子欠揍!”

    “在咱们面前,敢这么嚣张的人还真少见!”

    “连候爷都不放在眼里?要是不给他一些教训的话,当我们是吃干饭的!!”

    ……

    听着耳边的碎语,已经不耐烦的陆寒,神识笼罩着这个酒店,很快在角落找到了正在潇洒中的侯三,抬腿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这个家伙真的是找死,给我站住!”

    “他是向着侯爷走去的,快拦住他。”

    几个大汉脸已经不在是愤怒,在他们额头上的青筋凸起,更是显得面目狰狞,四人冲过来,却没及时拦下他,只见陆寒抬腿一脚,就把眼前的这个包厢门踹开。

    “砰!!”

    木门的掀起,陆寒大步走进去,里头是个华丽的包厢,宽大的席梦思上,只有两道赤的人影。

    身影魁梧全身纹满纹身的男人,看起来不过四十上下,在他怀中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身上衣裙快要脱落,露出白皙的肌肤,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材隐现,引人浮想联翩。

    女子神态妩媚的坐在男子怀中,手中拿着装满猩红色高酒杯,向着男人口中喂去,而他上方的男人,眼中带着淫秽的目光,大手摸着怀中的女人。

    “啊啊啊!!”

    就在陆寒开门的瞬间,高分贝的尖叫声响起,侯三依旧是神色惬意的靠在床头,望着大门处闯进来的人影,神色平静的开口道:“小子你是谁啊!!居然敢闯进我侯爷的地盘。”

    陆寒靠在门前,目光冰冷的道:“你不是在找我吗?我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了,高兴吗?”

    顷刻间!整个包厢陷入冰点。

    “哈哈哈!”

    顿时侯三忽然大笑,翘起二郎腿坐在床边:“哦,原来你就是陆寒啊!!你还是有点本事,居然能够闯到这里来,是该说你有胆量呢?还是说你蠢呢?”

    陆露出讥讽的笑意,注意到这抹刺眼笑容的侯三,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你笑什么。”

    陆寒站起身来道:“没什么,不过是笑你死到临头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