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走到摊位的面前,修长的手指拾起这枚木梳,对着眼前的这个摊贩道:“这木梳多少钱!!”

    贼眉鼠脸的摊贩,扫视着明显大学生打扮的陆寒,大学生最好骗,看来今晚有希望拿下这份生意:“这位朋友真的是好眼力,这件木梳可是....”

    陆寒在他开口的时候就是知道摊贩的打算,眼中闪烁着厌恶:“不用吹了,这件东西不是古董,二十块卖不卖!!”

    而因为陆寒开口打断眼前的男子的话语,眼见这个家伙揭穿了自己的把戏,眼中带着懊恼的神色道:“成交!!”

    陆寒从钱包中抽出一张二十的纸币,就是拿起这枚木梳进入人流中,摊贩喜悦的收起钱,就算是二十块他也赚了,毕竟这个东西的进价不过一块钱,翻了十几倍的利益,真的是冤大头,不过到底是谁冤大头这个就不好说了。

    进入人流中的陆寒扫视着两边的摊位,看了这么久也没有看见什么古董,很多都是做旧的假东西,不过当陆寒的目光扫到眼前这个长颈花瓶时,眼皮不禁一跳,这个是真的?

    反复确认花瓶表面残留的岁月痕迹,陆寒才确认下来这真是古董,就是不知道价值多少,够不够用。

    陆寒漫不经心打量着摊位上的物品,看看能不能发现其他有价值的古董,在他面前看似憨厚的女摊主,眼中闪烁着奸诈之意,目光扫视,看得出眼前的游客全身都是地摊货,不由暗骂,没钱的家伙来买什么古董,这不是浪费老娘的口水吗?

    确定没有其他古董后,陆寒拿起花瓶神色淡然的开口道:“这个花瓶多少钱?”

    陆寒拿起花瓶问价钱的时候,女摊主再次打量着眼前的男子,难道是看走眼了?不过这个家伙身上的气质,看起来还真不大像平常人,难道真的是肥羊?

    如果真的是,那么机会到是来了,正好手头紧做成这单,那么之后的日子就是好过多了,抬起头眼中充斥着贪婪之意。

    陆寒发现眼前这个大妈,身上散发出来的奸诈之意,看来想低价捡漏的机会是没有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这样了。

    只见陆寒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带着淡淡的银芒,双眼中闪烁着一股诡异的力量,就在女摊主张口报价的瞬间,突然笼罩在女摊主身上:“一....一...千块!!”

    陆寒抽出十张红票子,迅速拿起花瓶消失在人流之中,然而在在他身后的溥健柏,却是把所有看在眼中,眼眸流露出讥讽的色彩:“看来不过是平常人罢了,而且还是个想一夜暴富的冤大头,刚刚对他产生危机感真的是太蠢了。”

    随着陆寒离开,那股诡异力量快速的烟消云散,中年女摊主眼中闪烁着悔意,她刚刚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改口了呢?要知道她想要说的可是十万!看刚才小哥这样利索的给钱,说不定真的能够?现在改口还来得及吗?不过陆寒的身影已经是看不见,这个中年女人才失望的收起钱。

    不久,人流之中的陆寒在一个叫墨云轩的高大门面前停了下来,此时他脸色并不好,原本红润的脸色也是变得异常苍白,这是刚才他强行运行一种神通出现的后遗症。

    有点过于高估自己的实力,练气一层还远远不够,估计要一段时间的休养才能恢复元气,但此时陆寒也没法后悔,希望自己的付出能有所回报吧。

    陆寒调整了下呼吸,走了进去墨轩门的大门,而就是在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时,颜晓萱和溥健柏也是出现在这个门店的面前。

    指着墨云轩的大门,对着颜晓萱开口道:“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墨云轩是这条街之中最为有名的古董店,说不定有合适的呢?”

    颜晓萱望着面前带着些许古意的木楼,向着溥健柏点点头就走了进去,而此时进入了墨云轩之中的陆寒,对着迎面走来身穿职业西装的女子开口道:“我这件花瓶要卖,要走什么手续吗?”

    女子右手轻轻右指道:“那么请你过来我带你去鉴定室!”

    这时两人从门口走了进来,颜晓萱和陆寒就这样正面碰上,看来是要打个招呼了,虽然不想要在这个家伙的面前。

    颜晓萱先是无奈的看了溥健柏一眼,才是对着陆寒开口道:“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

    而把这个花瓶放在这个接待员手中的陆寒:“麻烦你先带过去鉴定。”

    “好的先生。”

    待这个接待员离开后,陆寒才转过身,对着颜晓萱耸了耸肩,说道:“是啊!!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见面,这位看不够的颜晓萱小姐!!”后面这句尾音特意加重了几分。

    听着陆寒说话的语气,颜晓萱知道眼前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此时她旁边的溥健柏,却是望着脸上呈现尴尬的颜晓萱,想不明白她怎么在这人面前还略带羞涩,溥健柏脸色有些难看,眼中浮现着压制不住的怒气说道:“萱萱这位你不介绍一下吗?”

    “这位....这位....”

    注视着颜晓萱脸上浮现出来的尴尬之色,陆寒神色平静的开口道:“我叫陆寒!”

    而在怒气冲天之中的溥健柏眼中,却是没有注意到他身边佳人的反常,而是把炮仗对着陆寒开口道:“陆寒先生是吧?不知道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呢?”

    望着神色愤怒的溥健柏,颜晓萱也是有些无奈,不禁翻了翻白眼暗道,又来了,自己又不是战利品,要不要这样强的占有欲啊!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手,真的是受够了。

    对于神态逼人的溥健柏,陆寒视他于无物:“不过是来卖点东西而已。”

    一直在等着这句话语的溥健柏,嘴角不由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卖东西啊!!就是刚刚在小贩,那里花了一千块钱买的花瓶吗!!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不是你那些破烂货可以来的,不要来这里浪费时间了!!”

    “哦!!破烂,看来这位先生的眼睛真的是有些问题,朱玉在你眼中都是木渎吗?”陆寒本来不太想要理会这样的人物,和这样喜欢争风吃醋的人说话,真的是有损他道君的名号,虽然现在这个名号不提也罢。

    “你...”

    还没有等着溥健说完,旁边的颜晓萱瞬间打断了他的话语道:“溥健柏!你够了!”

    而被颜晓萱打断的溥健柏,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没有想到她居然会为了这个野男人说话,要知道他们从小到大,青梅竹马,这么多年的感情在这,不看僧面看佛面,难道他还比不上这个穷光蛋吗?

    “萱萱你为了他对我生气?”

    被这样过目光注视着的颜晓萱无奈的开口道:“溥健柏,你说的实在是太过分了,还是先回去冷静冷静吧!!”

    “踏踏踏!!”

    伴随着高跟鞋踩出来的脚步声,刚刚离去的女子面带着压制不住的笑意走了过来,其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白色中山服中年儒生,两人走到陆寒面前,中年儒生面带微笑的道:“这位小友,你这件瓷器的鉴定据结果已经出来了,是明代龙泉官窑.....”

    陆寒目光随意的扫过已经是变成猪肝色的溥健柏,不由有些好笑,对着眼前的这个中年儒生开口道:“谢谢,请问价值多少?”

    只见面前的中年儒生接着道:“如果是在拍卖会上,这件瓷器应该能拍到30万以上,但是拍卖会手续费也比较高,会扣掉一些,并且拍卖会也不是经常有的,如果小友急着出手,本店可以以十五万的价格买下来,小友你看怎么样?”

    随着中年儒生说完,溥健柏再也没有脸面待在这里,虽然不是非常珍贵的古董,但价值几十万的明代龙泉瓷器怎么可能是破烂?这个丑还是在心爱之人面前出的,溥健柏立刻转身离去,但是在他眼中却是闪烁着阴翳的目光,这个仇迟早要报。

    颜晓萱神色诧异的注视着眼前的男子,这个家伙的确不是平常人。

    “请问小友你是想在拍卖会出手,还是现在就卖给本店?”中年儒生微笑着问道。

    “卖给你。”

    很快,陆寒便和中年儒生达成了交易。

    陆寒扫了一眼手机之中响起十五万的到账通知,才抬起头来打量眼前这个带给他一丝新奇之感的少女,看到她眼中浮现出的怪异表情,不禁笑道:“怎么了?又没看够吗?”

    听到陆寒问话的颜晓萱摇摇头道:“没什么!!”

    陆寒潇洒的转身向着外面走去,现在的他精神状况并不是很好,需要早点回去调息一下才行,况且明天还有家教工作。

    颜晓萱注视着那个家伙挺拔的背影,抚摸着脸颊,出生二十年第一次对于自己的样貌感到了怀疑,难道她不漂亮吗?为什么这个家伙就没有对她另眼相看呢?或者这个家伙就是这个性格也说不定。

    就在这个时候,陆寒就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道身影,虽然她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这道身影却在她心中慢慢生根发芽。

    而离开的陆寒找回自己的自行车后,直接向着不远处的酒店而去,他现在去的酒店就是周边最大的一所五星级酒店——辉煌酒店。

    此时陆寒踩在柔软的毛毯上,手中端着高脚杯,晃动着其中猩红之色的红酒,才是透过眼前的落地玻璃注视着外面的景色。

    在门外的一个服务员,则是目光充斥着惊讶的神色,这个家伙是陆寒吧!!就是他吧,这一身衣服都没有换,早上还见到的呢,这家伙怎么有钱来辉煌酒店开房?他没干家教了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