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三早就是准备好了手下,在B市之中接机,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陆寒坐在后座上,对着在副驾驶位上是侯三开口道:“去潘家园!!”

    得到陆寒的命令之后,这辆奔驰才是向着古董街而去,十几分钟之后这辆奔驰就是在古董街的大门停下,陆寒打开门走走下车,注视着眼前木质装潢的街道,看起来到是带着古意,但是其中确实掺杂着现代元素,在陆寒这个古人眼中就是显的不伦不类,不过他又不是来关心这个的。

    陆寒带着侯三进入到古玩市场之后,走在黑压压的人群之中,顺着人流在沿街的小摊子上一个个看过,今天刚好是周末,正是潘家园人流量最多的时候。

    这个名叫潘家园的古董街,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在其中两边的店铺加起来之后百来家,加上街道边上琳琅满目的摊位,至少比在A市之中的古董街好上不少,不过在这条街道之上往来的人流也大多都是地摊处流连,很少有进入到店铺里面的。

    侯三跟在陆寒的身边,虽然不知道现在他的这位大爷想要干什么,但是他依旧是捧着他:“在古玩行里有句话,叫做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虽然说三年有点夸张了,但是一年里面只要做成一桩买卖,那就差不多够一年的开支了,做成两三桩生意,那不就是赚的,所以说你中的假货之多,还有正品的价值也是可以预料到的。”

    “而且摆地摊也讲究个层次的,拿张破布往地上一铺叫做摆摊,用这个扁柜放在地上也是摆摊,不过那档次就不一样了,这柜子里的东西卖出的价格,也要比放在地上贵一些的……”

    这一路走来陆寒都看过了五个摊子,其中很多都是赝品要嘛就是没有太大的价值的东西,买来都是没有什么好处,不过陆寒在第六个摊子面前停了下来,这个摊子卖的是一些青铜器,不过在这儿摊位的面前有着一个中年人,拿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青铜牛和摊主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旁边的陆寒在来的时候,听着他们的交谈就是暗笑,观棋不语真君子,低头关注着摊子上的东西,这个摊位之上没有多少的东西,但是其中却是有着微弱的灵气波动,在陆寒正面前面的是一个酒樽,上面铺了红绿交杂的锈色。

    但是从形态上面就是可以看出来这实在是太过粗制滥造,毕竟就算是经过岁月的腐蚀,但是这样人工造成的痕迹也是醉了,酒樽却是铺着一块红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贵重物品的呢?

    在这个鲜红之色的红布上面,有一柄长度大约一米的青铜剑,不过整个青铜剑都是被褐色的锈迹所覆盖,虽然青铜嘛,的确是会生锈,但是这个铜锈做得也是太夸张了点,真的是无语。

    陆寒的目光穿梭,不过感知着这个摊位之上呈现出来的微弱灵气波动,但是这股波动实在是太过弱小的,就算是陆寒这样强大的神识,也不过是把这个范围定在了这个摊位之上,因为这个摊位之上的东西很少,在寻找了一番,目光盯住了一块放在角落的铜镜。

    陆寒把这个不过是巴掌大小的铜镜从摊子上拿到手里,只见这铜镜的边缘犬牙交错,正面被红锈所覆盖,已经看不见人影,背面的图案也被锈迹模糊成一团,只能依稀看见雕刻神兽图案,其中隐隐传来灵气波动,陆寒在到手的时候就是可以确认。

    这股灵气波动的确是从这个铜镜之中发出的,不过这个铜镜的品级不高,不过是法器而已,而且经过岁月的洗刷,这枚铜镜现在所能够发出的伤害也是少之又少,不过拿回去修一修应该还是可以用的,到时候赐予手下就是很不错的选择,打定主意之后,正准备结账离开的陆寒。

    目光突然就是凝固起来,这个是,没有错的,这个纹路和他即将要参与拍卖会上的纹路一模一样,陆寒的神识笼罩在这个印章之上,感受到弥漫在其中的灵气,这个是宝器不过错的。

    只见在陆寒的神识笼罩之下,这个印章被灵气所化的白气如云似雾,云雾之中不时有闪电雷霆掠过,一眼看去陆寒皮肤一阵灼热,几乎能够听见沉闷的雷霆响动!这件宝器不一般,或许在他没有经过岁月洗礼的时候,他的品级不止这样吧,不过这些要等他认主细细探查之后才能够确定。

    就在陆寒沉思之后,只见已经是完成一笔交易的摊主,脸上挂满着笑容,注视着眼前的这道身影,满含笑意的声音从他口中传来:“小哥挑中了什么?”

    陆寒抬头一看,之前和摊主杀价的顾客已经带着东西走了,走的时候一脸笑容,十分满意自己的收获;而向他询问的摊主也一脸满足,同样十分满意自己的收获……至于是谁真正有所收获,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陆寒也不多话,对着身边的侯三开口道:“你来砍价。”

    看着已经是退后的陆寒,侯三眼中闪烁着无奈之意,不过想到他们即将要参加的拍卖会,现在节省资金也是可以理解的,在结果这两样东西之后,侯三注视着手中的印章,眼中闪烁着震惊之色,这个纹路和拍卖会的一模一样,看来真的是不能小看了,而且他刚刚也是知道了陆寒的话外之意,花最小的代价买下这两样东西。

    侯三把手中的铜镜先放在了面前对着摊主道:“这个多少。”

    铜镜拿来的价钱二十元,这一盒子印章总共也没有二十块钱,一个章子还不到两块钱,但这是要大赚一笔滴,看着眼前的这个铜镜,摊主眼中精光一闪,出了五个指头。

    侯三淡定说:“五十?”

    摊主对于侯三的压价也是不生气,依旧是笑眯眯开口说:“五千。”

    侯三的面不改色:“一百。”

    对于股东这个混黑道的他虽然不懂欣赏这些古董牡丹石也是理解一些,古玩这个东西讲究吹,谁能吹得天花乱坠谁就赢了,所以对于这个摊主接下来要讲些什么东西他也是能够知道的,不就是吹这个东西的来历吗?

    摊主有理有据说了起来:“小哥快别闹,你如果诚心要,我四千给你。你看见这上面的年号了没有?‘永安五年’知道是什么时候吗,是三国时期吴国的年号。三国时期青铜器的风格知道吧?那讲究一个器型圆满,线条飘逸;你看着神兽的线条,多精湛……”

    对于这个神兽纹铜镜知道一些我的侯三,瞬间脸上就是呈现着黑线,这到底是当他多不懂行,侯三直接打断了这个摊主的话语道:“这是神兽纹铜镜,真品就在我们国家博物馆呢,要不我给你百度个?”

    一阵尴尬的沉默,大概摊主也没想到这回事,一时半会间居然没接上话来。

    侯三神色平静的开口道:“一百。”

    随之把手中的印章也是丢给了摊主道:“这个做搭头。”

    正自沉默的摊主一个激灵,醒悟过来,好啊!!原来这根本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眼前的这个家伙故意拿了一个不值钱的伪造铜镜,又借着砍价的机会摸出真正值钱的那个做搭头,以此来捡漏啊!

    小样,还以为自己很机智我看不穿吗?哼,别以为天下间就没有其他英豪了!

    对于这个丢过来的印章,摊主焦急的拿起来相看,要是着是真的胡啊,怎可能一简单的价钱卖出去呢?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在经过观察之后,却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漏,而是一个明显做旧的印章,印章底下刻的也根本不是中文,而是歪歪扭扭鬼画符,根本不可能值钱。

    他先是一愕,跟着又大喜过望,古玩行业什么样人的钱最好赚?当然是这种半懂不懂家伙的钱最好赚了!

    拿定注意,摊主眼中闪烁着狡黠紫色,脸上的神色也是恢复道了原先的平静,开始笑呵呵的吹嘘起来:“小哥好眼力啊,这印章的玄虚呢……”

    又一轮杀价开始,最后侯三一共花了六百块,买了铜镜和印章,交易结束之后,两人对视一眼,都笑嘻嘻十分开心,这真是谁赚谁亏谁知道啊!

    等着侯三把两样东西交给了陆寒的时候,本来就是人满为患的道路,突然就是分开了一条小道,一个穿着大红唐装的老人走了进来。

    几乎在那个老人在出现的同时,陆寒就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盯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他顺着视线望过去,与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对上眼。

    老人手指着陆寒握在手中的印章开口道:“那印章你出吗?”

    这话一出,周围人都兴奋了,眼前这个老者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他是在B市之中也是鼎鼎有名的粉碎大师,他所看上的东西,当然是好东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