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也不在意,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身离去,缥缈的声音远远传来,“进去陪陪老爷子吧,他很快就醒了。”

    陆寒向着医院外走去,毕竟他留在这里也无事,还不如离去,出了医院,望着天空中泛起的破晓,但是很快绝美的场景,却是因为一些事情而破坏。

    只见陆寒低下头在神识感应中,发现有麻烦找上门了,缓步走向一处胡同口,而就在陆寒刚走到胡同口时,变故突起。

    “咻咻咻!!”

    一根纤细的袖箭以刁钻的角度朝陆寒射了过来,尖端的部位被打磨的十分锐利,估计不比针差多少,这要是被射中,那保准是身体被洞穿的下场。

    陆寒皱了下眉,略微偏过头避开这支袖箭,袖箭直接刺进了陆寒身后的一堵木板上,与此同时,两辆面包车突然加速加刹车,停在路边,恰好堵住了陆寒的后路。

    车门打开,十几人车上跳了下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钢管,气势汹汹的朝陆寒冲过来,转眼就把他给围了起来。

    陆寒歪着头神色漠然的道:“有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事情?小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特么的在装糊涂?”领头的金发男子扭了扭脖子,有些不耐烦的道。

    “小子,钢爷是不是在你手中,好了废话不多说,给我带走。”

    陆寒神色不耐烦的一脚踹飞金发男子,紧接转身踹翻,拿着钢管站在他身后想要偷袭的家伙,随后就是一个人的表演了,陆寒三拳两脚的又踢飞了两个人。

    金发男子这会儿,还有些晕乎乎的,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寒却一瞬间掠到了他的面前,不停地出拳踢脚,对着他就是一阵狂揍,虽然陆寒已经放轻了力气,但是可怜的金发男子,现在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打的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跑,但是根本动不了,身体各处都在挨揍,前面一拳把他打的往后倒去,接着就有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让他重新站直,而后接着右侧就来了一拳,然后左侧就又来了一脚,他就这样像是狂风大浪中的小船一样,不断地左右前后飘荡。

    而这时,大街上已经围观了几十个人,毕竟这十几个人都拿着钢管围着一个人,这种事情自然是引来了很多人的注意,本来他们是以为陆寒会很惨的,毕竟十几个人打一个人,还都拿着钢管,不用想结局都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局势居然是一面倒,然后看到了陆寒踹翻最后两个人,对金发男子一顿狂殴时,他们都有些迷糊,因为他们看不清楚陆寒的动作,从惨呼声和呻吟声判断,这家伙被揍得很惨。

    这时,已经有些人开始掏手机拍照发朋友圈、微博、贴吧,还有人打电话报警,毕竟这十几个人围殴…额,看上去是混黑社会的,报警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在干什么?!”

    而就在这时,如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她的声音似乎蕴含魔力,吸引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正在发泄的陆寒微微一怔,这个声音,为什么听起来熟悉。

    回头一看,小巷口走来穿着红白相间服饰的女孩,女孩的打扮非常具有特色,乌黑的长发被绑成了一条及臀的蝎尾辫,粉嫩的樱唇像果冻般可爱诱人,灵动的双眸眨动间充满元气。

    “你们几个以多欺少,还算男人吗?”女孩踩着高跟短靴,快步来到了陆寒的旁边,一脸正气凛然的说道。

    然而,说出的话,却是让所有人都傻眼,这特么的,睁眼睛说瞎话呢?这也是以多欺少?好吧,的确是人比较多,十几个嘛,陆寒只有一个,可他这一个人把十几个人都撂倒了,这到哪说去?

    尤其是被陆寒撂倒的人,听女孩这么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美女,你看没看清楚,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怎么?都话说啊?十几个人围殴人家有一个,你们还真好意思!要不要脸啊!”女孩挡在了陆寒的前面,话不停地教训着他们,然而当事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奇怪,越看越觉得眼熟,原身是在哪里见过她,声音听着也很熟悉,好像也是在哪听过,可是想不起来啊,啧!”陆寒摸着下巴心想。

    “你他么是不是眼瞎啊?难道看不到,到底是谁打谁吗?”沙哑的声音回荡。

    “啊?”女孩明显一怔,然后慌张张望,最后手指挠着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我的眼睛不好,看东西都很模糊的,难道你们不是在围殴这位同学吗?”

    这个少女,这家伙是不是装的呢?就在陆寒愣神的功夫,躺在地上的人影都是相继逃离,随着面包车的快速离开,陆寒摇摇头,向着他目的地而去。

    少女凝视陆寒的背影,也是带着一丝不一样的思绪,半个小时后,陆寒来到古玩街,这个古玩街堪称是大型市场,此刻有不少人在里面逛,除了那些店铺外,更多的是摆地摊的贩子。

    这些摊位都是古玩市场承认设立的,所以并不算是违法,就算城管来了,也不会说什么,市场里各种各样的东西繁多,玉器、铜器、瓷器、木器、字画、书帖、钱币等等,虽然市场不算大,几乎是包含所有类型的藏品,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一次他来看看有没有用得上的东西,毕竟老东西或许带着灵气,而且弄两件古董换钱也不错,虽然他这里是有一百万,但是估计在买些药材就没有了,钱财还是需要的。

    因为没有固定目标,陆寒跟着人流走动,看了不短的时间,都没有什么发现的陆寒感到有些无聊了,正打算在晃荡一圈就回去,忽然心头一跳,若有所思的望向,一处不怎么起眼的摊位。

    陆寒缓步走上前去,摊主是一个四五十岁上下,留着山羊须,十分精瘦的男子,此时他正坐在地上,面前用一个麻袋铺着,摆放着几件物件,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一尊半米高的佛像。

    哦,不对,这只是用佛像的款式打造的,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情,只是令陆寒有些在意的是,这座铜像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是活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尊铜像上隐约间还存在一丝异样的波动,像是一种能量,却和地灵气没有任何相通的地方,这似乎是一种……跟神识很相似的能量。

    除此之外,摊位上还摆着许多看上去像是老物件的东西,陆寒不动声色的将摊位扫了一遍,除了那座铜像有些异常之外,还有一块鱼形玉佩、一个黑炭似的东西。

    那节黑炭一样的东西,应该是一截雷击木,内部蕴有一股庞大的生机,若是将其用以炼丹的话,炼出来的丹药,至少可以让服用者增寿百年!

    这对于任何人而言,都相当于是第二次的生命了,哪怕是修士,毕竟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最高不过是金丹修士,但是更多的应该是筑基修士,就算筑基成功,也不过是两百年的寿命,这一颗雷击木炼制而成的丹药,就相当于增加了一百年的寿元。

    当然,这雷击木除却可以用作炼丹外,还有许多的用处,比如炼器,这个到是合适,毕竟他身上除却仙镜外,再无他物。

    而玉佩,应该是古代人物的陪葬品,而且那家伙的长眠之地,应该位于一处灵泉的附近,在天地灵气长年累月的淬炼下,使得这块鱼形玉佩发生了异变,将从灵泉中溢出的天地灵气吸收、储存。

    虽说精纯度没法跟极品灵石相比,但是陆寒估计,若是吸收掉这块鱼形玉佩中蕴含的天地灵气,也能增加不少的修为,或许能够突破炼气二层也是说不定。

    “你已经看了很久,有什么事情吗?”留着山羊须的摊主抬起头沉声道。

    “哦,我看你这里的东西好像都挺旧的,就看看。”陆寒若无其事的蹲下身,随手拿起一块白玉菩萨故作认真的看了片刻,放下白玉菩萨后,又拿起了那节黑炭一样的雷击木细细端详!

    “这应该是一块黑炭吧,怎么也摆出来?”陆寒故作疑惑的看向摊主。

    “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不是一块黑炭那么简单。”山羊须男子很干脆,也很老实的说道。

    “这也太笼统了,我看路边的石子也不简单,不然怎么会在路边?”陆寒本以为他是感觉出雷击木的不凡,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理由,真是出人意料。

    “额,这个嘛,我有我的判断,具体的不能透露……或者你有什么其他想法,我可能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山羊须男子干咳了两声,说到后面时,特意压低了声音,大有深意的看着陆寒道。

    陆寒眼角一跳,虽说他并没有什么买古玩的经验,不过在修真界,也没少到各种修士开设的坊市中购买东西,这种情报的透露条件也是清楚。

    陆寒装模作样的翻来覆去,看了看手上的黑炭状雷击木才开口道:“这个东西看上去虽然卖相不怎么样,也看不出什么材质,但是硬度好像还挺强的,嗯,怎么卖?”

    山羊须男子看着那块黑炭模样的雷击木,目光微闪,旋即伸出两根手指道:“不二价,两万。”

    陆寒直接转移话题问道:“这个玉佩和这个像是佛像的东西多少。”

    “小兄弟,你这眼力真是毒辣啊,挑的可都是我这里最值钱的东西,这些嘛,我看看啊…”山羊须男子挑眉,故作吃惊的说道,脸上还跟着流露出肉痛的表情,其实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这些东西,老实说他的确有的看不懂价钱,不过那尊铜像肯定是不值什么钱的,这点他专门找人验证过了,也就那块玉佩还有些值钱可能,至于其他的,都是些假货。

    想了想,在心里估算出个,不会无法接受的价钱,这才开口道:“你看那块玉佩可是一块好玉,单这个市面上就起码价值四五万的,这个佛像也是有来头的东西,价值五万,你要是全买的话我可以给你十万的价钱。”

    “大叔,你账号多少,我给你把钱转过去。”陆寒晃了晃手机道。

    扫着支付宝的二维码,从账户里转了十万过去,陆寒收起手机道:“给你转过去了,看看有没问题。”

    “行,没问题,面对面的,我还是放心的。”山羊须男子这么说着,还是掏出手机瞄了眼,看到到账短信,脸上的笑容更盛,指了指那些东西,道:“这些,要我帮你给送到家还是怎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