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在A市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景区,每天都会聚集不少爬山爱好者,或者来体验大城市所不同的自然景观,在常人所难以涉及之处。

    阳光穿透层层树荫,漏出斑驳的光影,光影下,人形身影裹着泥巴和树叶摊在此处,突然躺在此处人影的手指微微撬动,沉重的眼皮随之掀起,入目却是阴暗的深林,翠绿色的景观,映入眼帘,这些倒影在他脑海中的景色。

    让这道苏醒过来的身影,眼中闪烁着差异的目光,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死了吗?在玄天仙墓中,被那些家伙围攻,而自爆了元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随着内视注意到悬浮在他识海中的古朴的宝镜,目光所到之处,古朴,好似荒古般的气息,宝镜的周身,缠绕着玄奥纹路,浮现出高深莫测的感觉。

    要知道自身的修为,已经站立于世间顶点,而眼前的纹路,居然能够给他种感觉,不得不说宝镜的来头,说不定真的和仙有关,难怪那些家伙就算联合起来,也要得到,不过想要从他的手中抢东西,根本就是做梦。

    虽然迫于无奈自爆了元神,但是那些家伙也别想要好过,爆元神的力量,足够把他们泯没,十死无生,而现在自己出现在这里,应该是这枚宝镜救了他。

    不过这里到底是哪里,自爆中修行千年的身躯早,已是化为了灰烬,识海中沉浮的宝镜泛着白光,一股记忆在脑海中回荡,片刻,消化了这股记忆的他,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具身体也叫做陆寒吗?真的是有缘,不过这个所谓的地球,看来不是在原来的世界了,这具身体,也不过是个普通人,除了在学习知识方面有着细微的凸出之外,根本没有任何耀眼的地方。

    陆寒这次难得出来散心,却失足从山坡上滑落魂归天命,造就了现在的陆寒,抖动着自身僵硬的身躯,随着心脏开始跳动制造血液,在灵气的带动下再次流窜起来,陆寒才是感觉到身躯中,弥漫的僵硬之感,开始消退。

    但此时在他旁边,却是悄然出现两位花铃女子,两人在看见躺在地上的身影时,小心翼翼的接近陆寒,其中一个女子,却是脸色颤抖,拉了拉身边女子的手臂小声道:“萱萱,要不我们现在离开吧!反正和我们也没有关系!!”

    带着探险精神的颜晓萱,也是被兢兢战战的语芹,带来了些许的紧张,只见她直接歪着头道:“贺语芹不要再晃了,没有鬼,都要被你给晃死了。”

    被称之为贺语芹的女子,却是没有理会颜晓萱的话语,则是目光呆愣的注视着,逐渐抖动的陆寒,目光充斥惊恐的色彩,声音颤抖:“萱...萱...你...你...”

    贺语芹这样惊慌的神色,映入颜晓萱眼中,看起来不像是假装,颜晓萱心中也是升腾起不好的感觉,语气之中带着莫名:“语芹你怎么了,哪里有什么吗?你不要吓我,虽然我不怕这些,但是我也不是真的,想要看见那种东西!!”

    陆寒站立起来,望着眼前两个打扮奇怪的俏丽女生,这点暴露不过是小儿科罢了,毕竟合欢宫那些女修的服饰还更暴露。

    随着颜晓萱僵硬着身躯转过头去,却是发现在他背后的是,全身覆盖着泥土和树叶的人影,黝黑秀亮的眼眸骤然瞪大,扭过头出望着神色僵硬的贺语芹,俩人瞬间尖叫了起来,

    “啊!!!”

    随着颜晓萱那高昂的尖叫声响起,被这样高分贝的声音,吵的有些头痛的陆寒,眉宇间透露着厌烦之色:“鬼叫什么,大白天的,真是受不了。”

    这带着性感的磁性男声传来,两女才是惊讶的捂住嘴,喉咙之中彪起的噪音,也是收敛起来,两人眼巴巴的盯着这团烂泥,很是诧异,原来不是灵异事件,这个东西真的是人?

    陆寒感受到包裹在他身上的异物,神识外放出去,在不远之处,发现一条小河,纵身向着小河的方向奔跑去。

    这团烂泥的走动,颜晓萱和贺语芹对视一眼,在她们黝黑的眼眸中,闪烁着浓浓的好奇,咬咬牙,奔跑的向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而去,拥有如此性感声音的人物,而且还是这种打扮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们真的很好奇。

    “噗通!!”

    一声响亮的落水声传来,颜晓萱和贺语芹回过神来,望着在清澈水流中,洗刷着身上污秽的人影,随着黝黑泥土和落叶的掉落,也是流露出他本来面目。

    清秀的面容,呈现在两女的眼前,虽然这个看起来不出二十的青年,就凭借着容貌来说的话算不上帅气,但是他身上却是凸显着那种缥缈的气质。

    她们两人从小到大,接触过形形色色的男性,但是却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类型的男子,不由有些看呆了。

    在两人目光紧盯着陆寒出水之时的场景,火辣的目光紧盯着,因为被水浸湿而紧贴在身上在的肌肉,随着水滴不断掉落的样子。

    而已经是清洗完上岸的陆寒,感受到了他们那火热的目光,转过头去望着两女,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子,却是不比修真界那些被称为仙子的女修差多少,不过这些对于陆寒来说,都无所谓,毕竟醉心于修炼的他,对于女色从来不会太过关注。

    陆寒神色平淡的开口道:“怎么,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随着这道平淡带着冰冷的话语传达开来,贺语芹才是回过神来,回想着刚刚那样露骨的目光,心中也是闪烁着不好意思,毕竟这样盯着一个男人看,实在是和她的家教不和,贺语芹立刻垂下眼,不敢正眼注视着眼前的陆寒。

    而颜晓萱则是没有像贺语芹那样羞涩,性格本来大胆的她,看着美景正出神呢?本能的接口道:“哦!!还没有看够呢?”

    咦?不对啊,这个磁性的声音,不是她的闺蜜贺语芹!猛的抬起头来,目光惊愕的望着眉头紧皱的陆寒,脸色上就是昭显着不耐烦,立刻改口道:“啊!!我是说,这里的风景还没有看够呢?毕竟好不容易来一次,你说对不对语芹!!”

    沉浸在自家闺蜜,居然如此大胆的贺语芹,在接到颜晓萱递过来的话语后,立刻开口打破诡异的气氛:“是…是啊!!”

    对于这个鬼灵精的女子,陆寒也是带着一丝兴趣,被陆寒盯着不自在的颜晓萱,立刻想要转移话题,扬起的嘴角,带着一丝疑问道:“你在这里是想要干什么?”

    被问到的陆寒,当然不会说是前身从山顶摔下来,而接任这具身体的他,只是神色淡然的回道:“睡觉喽!!你们不是看见了吗?”

    得到答案的两女眼中浮现一丝笑意,睡觉,这真的是出乎意料啊!谁会全身裹着泥躺在树林里睡觉,又不是植物。

    不过颜晓萱反复打量着陆寒,这个家伙表现出来的缥缈气质,要是他的话,或许还真的是有可能呢?

    世界上什么人都是有,有些人的癖好也是让人无言以对,这个家伙喜欢裹着泥巴睡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人家也没有碍到你什么事情。

    颜晓萱神色带着一丝悻然,没有想到这样气质非凡的家伙,居然有着如此癖好,连忙就是拉着贺语芹开口道:“那你继续睡,我们先走一步!!”

    说完没有等到陆寒的回话,直接拉着同伴快速的离开。

    陆寒见二女走远后,散开神识,随着神识反馈回来的信息,拾起从山顶掉落时,从身上散落在地的随身物品。

    随着神识外放,璀璨光辉在他神识的感应中呈现出来,空气中飘荡着稀薄的灵气,快速的运转着,在他苏醒过来时,随着原身的记忆,一同存在于他脑海之中的那部神秘功法,这部功法应该是这件宝镜所带给他的吧。

    在解读了这部叫做玄阴仙决的功法之后,陆寒就决定之后就是转修这部功法了,因为他发现这部功法的玄奥,就算是他以前主修的顶级功法都比不上,既然有着珠玉在前为什么还要选择木渎呢?

    经过斟酌后,陆寒准备以广寒阙为基座,这是纯阴之光,明月皎洁,圆满无缺,玄阴仙决,以玄阴入道,走差了就不是天上的明月,而是阴土的浊流。

    陆寒运转着生涩的玄阴仙决,整个山林间回荡着一股清风,透人心弦的温润之感在陆寒心间荡漾,只见方圆十里的灵气,在这股霸道的力量下,开始以陆寒为中心逐渐聚拢。

    青山地底深处,褐色晶莹剔透的脉络贯穿山体,正是因为这些纤细的脉络,才撑起成就了现在的青山,只见在这些褐色脉络之中,常人难以看见的璀璨光点逐渐开始升腾而起。

    随着这些光辉在出现在大地之时,被陆寒霸道的神识开始牵引,伴随着光点,融入到他的肌肤,精纯的灵气进入陆寒的身体中,洗刷这具凡体的杂质,在进行一个大周天之后,化为精纯的真元,被存储在丹田中。

    同时陆寒的皮肤上,漆黑的杂质不断从毛孔中溢出,夜色缓缓降临,群星拉扯着玉盘逐渐高挂于高天之上,陆寒已经是包裹在黑泥中,生涩的功法,经过不断的运转,也是逐渐熟悉起来。

    陷入修行中的陆寒睁开眼,感受着丹田内覆盖的稀薄真元,一天的时间,练气一层吗?要是还在修真界的话,怎么可能会有着如此缓慢的进展,地球的灵气,实在是太过稀薄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