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鑫一听,就发现了这中间有问题,他对尹群立问道:“你借录音设备比如要有借条之类的手续,这种东西是白纸黑字记录下来的,万一以后要进行调查的话,你怎么解释?这可有漏洞,你这事情做得有点莽撞了。现在得想办法该怎么弥补这个漏洞。你现在的位置很重要,如果身份暴露,你的安全会受到很大的威胁,我们也将会失去一双眼睛。”

    尹群立见李毅鑫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不以为然地说道:“这点我考虑过,所以借走录音设备的当天晚上我就潜进技术装备室,将我那张借条给销毁了,同时重新写了一张借条在登记簿上。这样就没问题了。”

    李毅鑫想了想,很担心地说道:“不妥!要另想办法弥补,你这样做是在画蛇添足,必须另想办法。”

    尹群立有些奇怪李毅鑫为什么会执着与这件事情,他疑惑地问道:“这样做天衣无缝啊,有哪里不妥。”

    李毅鑫解释道:“你把借条给换掉了,但是到了还设备的时候就出大问题了。你们技术装备室的人见你还回了两套录音设备后一定要在登记簿上将你的借条划掉,到时一看这登记簿上写的是一套录音设备,必然会觉得奇怪的。而且管理登记簿的人一定会修改你的借条手续,这种白纸黑字的东西留下来一定是以后指证你的证据。”

    经过李毅鑫这么一说,尹群立这才觉得自己还真如李毅鑫所说的那样画蛇添足了,他为自己考虑问题的不周密而感到后怕,背心里的冷汗都出来了。

    李毅鑫也发觉了尹群立有些紧张起来,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弥补还不晚。那本登记簿就是指认你的物证,你要尽快想办法将技术装备室里的登记簿给毁掉,最好弄一场失火,这样也不会引人联想到你身上。”

    尹群立想了想点头赞同道:“嗯,你说的有道理就这么办。我今天晚上就潜回去办这件事情。反正这几天我都带着人24小时在这里保护那个姓武的,没有人会认为是我干的。”

    “对!最好有不在场的证明。那个技术装备室的负责人即便以后调查起来也最多是个人证,证明你借了两套录音设备,但是他口说无凭,没有物证,这样的话假设以后严复之要调查也无法证明。”李毅鑫说道。

    尹群立这时候的思维已经完全打开了,他想了想说道:“既然我要给技术装备室里弄一场失火,干脆不只是烧掉登记簿,而是弄成一场大火,烧掉很多技术设备。到那个时候严复之一定会非常生气,我可以趁机建议将技术装备室的负责人开除掉,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杜绝了隐患。不过我认为严复之就算是要调查,也只是调查这场失火是怎么造成的,根本就不会想到我多借了一套录音设备。而我还录音设备还是还两套,这样的话技术装备室的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嗯,我看可以,就这么办。你今天晚上就回去放火。”李毅鑫点了点头说道。

    与此同时,在这所房子里的一间厢房内,另外一场谈话也在进行。王素芬已经将边保让她带回来的假情报交给了武田康夫。

    对于武田康夫,王素芬从心底里有种莫名的恐惧感,因为当初他们夫妇二人被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抓捕后,就是这个武田康夫动的刑。一想起武田康夫的那些刑讯手段,王素芬就不寒而栗,脸上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原本奉天特务机关派武田康夫来与王素芬见面,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此时的武田康夫的注意力被那份假情报给吸引过去了,并没有注意到王素芬的脸色不对。

    他反反复复仔仔细细翻看了那份假情报,基本上已经完全记住了。作为一个情报军官,武田康夫的记忆力是相当惊人的,这也是做特工所必须有的优秀技能。

    这份假情报上的文字武田康夫当然全部认识,他在中国已经潜伏了很多年,说着一口流利的东北官话,也认识汉字,身上已经基本上没有了日本人的一些明显特征,更像是一个中国人。

    而王素芬带回来的这份情报在武田康夫这个情报军官看来价值是很大的,这让他对于自己当初建议派遣钟钱根王素芬夫妇打入陕甘宁边区的远见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他可以预见得到,只要钟钱根夫妇二人这条情报来源一直源源不断地提供有关共产党的一切情报,那么他升为大佐并且升职的那一天将不会很遥远了。

    看完情报后,武田康夫抬起头对有些局促不安的王素芬表扬道:“很好,这份情报的重要性比我们预想得还要好这说明你们的潜伏是成功的。现在你把你们夫妇二人进入共产党陕甘宁边区后的详细经历说一遍,我想看看共产党在对待其他地区的人去他们那里的盘查严不严密,有没有什么漏洞可以钻,也好方便以后我们继续向共产党的控制区继续派遣潜伏人员。”

    王素芬心里十分紧张,她只能按照武田康夫的要求将便把王干事事先让她背下的一套说辞给说了出来,说得结结巴巴,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武田康夫听得很仔细,还不时拿出纸笔进行记录,并且在王素芬讲述的同时不时的插话提问。

    武田康夫此时觉得王素芬的表现有点奇怪,因为虽然王素芬的说辞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问题,还说出了共产党控制区的反间谍部门工作中一些惯用的手段,但是武田康夫心里却对王素芬产生了一丝怀疑。

    武田康夫并没有将自己的怀疑表露出来,等到王素芬说完以后,还表扬王素芬道:“很好。你们两个人的工作做得很成功!我对你们表示祝贺。”

    王素芬这时才有机会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武田中佐,我的两个孩子还好吧?他们现在能吃饱穿暖吧?我十分想念他们,希望太君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