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住的房子已经找好了吗?”李毅鑫继续问道。

    “找好了,明天一早温勉的管家会带着我去看。”尹群立回答道。

    李毅鑫一听,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温勉也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了?”

    尹群立这才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李毅鑫,李毅鑫听了以后拍了拍尹群立的肩膀说道:“你今天做得很对,藤田由纪夫越是想要秘密进行,我们就越要反其道而行之,让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多越好。以后如果一旦日本人要追查泄密,知情人的范围越多越容易转移日本人的视线。”

    “对了,老李,这个王素芬从边区到石头城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啊?我怎么感觉日本人的反应有些奇怪呢。”尹群立提出了心中思考已久的疑问。

    李毅鑫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对尹群立交底,他说道:“这是上级策划的一次行动,让王素芬带着一份假情报与日本奉天特务机关的情报军官秘密在石头城见面,是用来迷惑敌人的。只不过上级对于这个王素芬的心理素质有些担心,所以才要求我们秘密关注和监视王素芬到了石头城的表现。由于当初王素芬被蔡中信抓捕的时候是我根据藤田由纪夫的指令去保释的,所以这次王素芬到了石头城后,藤田由纪夫指定我来接待她并且保护她。我分析严复之准备接待的这个所谓的贵客就是日本奉天特务机关的情报军官,而你是负责这个日本人的住处安全的,有没有办法对这个日本情报军官进行窃听?”

    尹群立摇了摇头,回答道:“很难,主要是窃听设备不好搞,因为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里只有一套,以前又一次不是用在你在祥和里的住处吗?那次的事情败露以后就有了规定,这套窃听装置如果要从技术装备室里借出来使用的话,必须要严复之亲自同意才行。”

    想办法窃听这个日本情报军官是李毅鑫临时想出来的办法,只要成功窃听的话就可以完全掌握王素芬在与这个日本人见面时的表现,也就可以判断日本奉天特务机关是不是依旧被逆用行动给迷惑住,这可是上级极为关心的事情。

    而照李毅鑫的判断,王素芬与这个日本情报军官见面的地点应该就在为这个日本情报军官准备的房子里。可如果不能窃听这两人见面的情况,就无法掌握第一手资料。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硬要想办法窃听的话,尹群立暴露的危险将会非常高,李毅鑫心中并不想为了这次任务而造成尹群立的暴露。

    所以尹群立说窃听很困难的时候,李毅鑫并没有强求,而是选择了沉默,不再坚持。

    与尹群立分手以后,李毅鑫从后门回到了家里,他一直在思考开如何获取王素芬与日本奉天特务机关那个情报军官见面的第一手资料。

    与此同时,在特高课藤田由纪夫的办公室里正进行这一场谈话,这场谈话是藤田由纪夫在给村上信之助布置任务。谈话的内容是关于奉天特务机关的武田康夫中佐要来石头城建议为从共产党陕甘宁边区出来的情报员,这个情报员身上带着一份机密情报,需要转交给武田康夫。

    藤田由纪夫对于李毅鑫并不放心,所以缉私调查处城西的关卡从明天起将由村上信之助带着日本宪兵队的宪兵穿上便服和缉私队的服装接管。

    村上信之助听完藤田由纪夫给自己布置的任务以后,很有些不满地说道:“大佐阁下,为什么关东军驻奉天的特务机关手伸得那么长?都伸到我们石头城来了。他们关东军一向是陆军部的宠儿,可也不能指挥我们梅机关吧?这黄山省可是我们梅机关的管辖区域,真搞不懂机关长阁下为什么对奉天方面这么配合。”

    藤田由纪夫不高兴地说道:“八嘎!不管是关东军还是华中派遣军,都是属于大日本帝国陆军部的忠勇武士,你心里这种门户之见对于大日本帝国的事业是非常有害的,必须要摒弃!我们一直以来对于共产党的陕甘宁边区不重视,所以情报工作的重点没有放到共产党身上,导致对于共产党的情报非常稀少。可是最近在我们控制的华北地区内共产党的活动非常活跃,给大日本帝国的交通线和对该地区的控制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这次关东军方面好不容易有了成功派遣间谍打入共产党陕甘宁边区的机会,我们当然要全力配合。也许这对于我们个人的功绩没有什么好处,但是对于帝国的大东亚共荣事业确实有益的!据说这次这个情报员带出来一份有关共产党在华北地区的武装部队部署的情报,你说说我们是不是应该重视这个情报员?武田君从奉天千里迢迢赶来石头城,也主要是为了这份情报,顺便了解我们派遣的间谍在共产党内部的活动情况。”

    村上信之助这才没有再坚持自己得观点,无奈地一点头,说道:“大佐阁下说得对,属下有点太过于狭隘了。真是对不起。”

    “所以你要亲自带着人去缉私调查处城西的关卡,与李桑一起接人。这个情报员李桑是见过的,他认识。你的任务就是要确保这个情报员一到,就被李桑米带回家安顿下来,准备好与武田君的见面。不能让其他任何人发觉这个情报员来石头城。”藤田由纪夫嘱咐道。

    村上信之助眼珠子一阵乱转,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武田君既然将会与这个情报员秘密接触,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想办法了解一下他们之间的谈话?比如对这次见面进行秘密窃听。关东军的那些家伙一向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如果他们拿到了什么有用的情报,肯定是不愿意与我们梅机关分享的。我想干脆我们也参与进去,即便不能参与,我们也能及时掌握信息。现在在石头城里,共产党的潜伏人员依然很猖獗,而石头城距离共产党的边区也很近,共产党的游击武装经常在附近出没。只有更加了解共产党的情况,我们才会对共产党了解得更多。支那有句名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对付共产党,我们必然要多对其进行了解才行。也许这次情报员带出来的情报可能是关于华北方向的,但是如果这个情报员能够了解到关于共产党在黄山省活动的情报,那么这对我们来说可就非常重要了。请大佐阁下三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