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李毅鑫将自己策划的行动步骤和各种准备工作写成了纸条装入信封封好,让车梅再次去红石柱横街5号交给老候。他相信老候见到这张纸条后,会安排那几个脸上有淤青的同志去找胡永强的。

    胡永强还是按照正常的上班时间到了建中商贸公司,只不过他在上楼梯时发现了楼梯拐角处墙上的记号,明白‘猫头鹰’同志又有新任务给他了。

    于是他看了看楼梯的上面和下面都没有人,这才装作蹲下系鞋带,将那块松动木板下的纸条悄悄取走,同时也将李毅鑫画在墙上的记号给抹去了。

    走进办公室胡永强将门锁好,立即掏出纸条仔细看了起来。当他知道组织上要对差点导致许文武被捕的内奸采取行动后,他决定立即出门去找高宏程。

    那个神秘的‘猫头鹰’同志指定了今天必须完成交付的任务,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他已经不能按照平时与高宏程接头的方式来通知高宏程,只能冒险直接去城西的关卡那里通知高宏程。

    当胡永强从人力车上下来,走向缉私调查处设在城西的关卡时,关卡上高宏程的手下连忙迎了上来,点头哈腰地问道:“胡经理,您这是要出城吗?”

    胡永强笑着回答道:“没办法啊,我也是个劳碌命。老板有点事情让我出城去帮他处理,这不,我急急忙忙就赶到这里,免得耽误老板的事情。哦,对了,你们高科长在吗?”

    “在的,他就在关卡边上那栋小屋里。”那人回答道。

    “嘿,你们这个高科长可真会享清福啊,我去找找他,看看他是怎么消极怠工的。”胡永强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

    高宏程正坐在小屋子里无所事事,当他见到手下带着胡永强出现在门口后,立马站起来笑着问道:“哟,这不是胡经理吗?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小庙里来了?”说完,他挥了挥手让带着胡永强过来的那个手下回到关卡上去。

    高宏程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是非常紧张的。因为胡永强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跑到城西关卡来,而现在胡永强却突然出现,这让高宏程心中有些不安,他猜测胡永强一定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才会打破常规冒险来见自己。

    胡永强哈哈一笑,将门一关一边打量着这间小屋子,一边说道:“也没啥事,就是路过,顺道来看看你的小日子是怎么过得很舒心的。”

    高宏程低声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按照规定,我们见面必须是在指定的联络地点见面的,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和那个被通缉的许文武同志有关系?”

    胡永强却并没有搭话,而是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检查起来。

    高宏程神情凝重,他对胡永强说道:“不要检查,这里没有窃听装置。你突然来找我,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快说吧。”

    胡永强这才点了点头,坐到了高宏程的身边低声说道:“是的,我是有紧急的事情专门来找你。你都知道许文武同志被敌人通缉了?”

    “嗯,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已经把许文武同志的照片和身份资料分发到我这个关卡上了,要求一旦发现,立即抓捕。我猜不仅是我这里,城东的关卡和火车站也同样收到了这个通缉令。”高宏程说道。

    胡永强这才很郑重地对高宏程解释道:“许文武同志原来是我的上线,也是石头城地下党组织的主要负责人。他身份的暴露给坚持在石头城里的地下党员带来了很大危险,不过好在组织上及时发现了这个情况,已经采取了行动将他撤出了石头城。”

    高宏程有些担忧地问道:“那我们以后如何与组织联系?一般来说向我们这种情况都是单线联系的,现在许文武同志撤离了石头城,我们与党组织的联络就断了啊。”

    胡永强很自信地回答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组织上已经通知了我,以后我们这个小组将由另外一个潜伏在石头城里的同志领导,他的代号是‘猫头鹰’,已经和我联络过了。我今天来也是奉了他的指令来找你的,现在有个紧急任务要交给你。”

    “哦?什么任务?”高宏程追问道。他来到石头城打入缉私调查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今天胡永强带来的任务还是党组织第一次交给他任务让他去完成。

    “就是关于许文武同志身份暴露的事情,党组织已经确定,许文武同志之所以身份暴露,是因为在石头城地下党组织中有一个内奸!这个内奸泄露了许文武同志的身份,所以党组织准备要立即除掉这个内奸,避免他再继续给我们的组织带来更大的破坏。”胡永强解释道。

    高宏程立即精神一震,继续问道:“那组织上交给我的具体任务是什么?是让我动手干掉这个内奸?”

    胡永强摇了摇头,回答道:“这次锄奸行动的具体方案连我都不知道,但是‘猫头鹰’同志要求你务必在今天想办法把那个内奸打一顿,并且在这个内奸的脸上留下淤青。”

    “这个‘猫头鹰’同志还真是神通广大,连我他也知道?还有,那个内奸的身份和具体住址我也不清楚,‘猫头鹰’同志说了没有?”高宏程有些惊讶在这石头城里党组织居然还有这样一个重要的人在潜伏,并且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猫头鹰’同志为什么知道你,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他可能是个非常重要的地下工作者,我在石头城里已经潜伏了很久了,要不是许文武同志身份暴露,我都不知道在石头城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同志呢。那个内奸名叫董显达,掩护身份是工人夜校的识字教师,目前的住址在德盛路39号。这些信息都是‘猫头鹰’同志告诉我的。”胡永强回答道。

    “时间有些紧张啊,我尽量想办法找借口离开这里去执行‘猫头鹰’同志交付的任务。”高宏程觉得上级规定任务完成的时间有些太仓促了,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