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复之等人的汽车最终停在了距离三圣寺街一条街距离的另外一条街上,严复之让所有人都下了车,两人一组分散着向三圣寺街12号走去。

    而他自己和尹群立一组走在最前面,他要亲自带着尹群立对龚谢成住处周围的环境和地形进行勘察,好确定秘密抓捕方案。而到目前为止,只要他才知道目标的确切地址是在哪里。

    抓捕的时间定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次严复之带来实施秘密抓捕的特工当中有一个特别擅长溜门撬锁的,按照严复之的设想,最好是在半夜等目标睡熟以后进屋实施抓捕。

    因为如果抓捕的时间如果在很多人还没有睡觉的时候,说不定会引起龚谢成周围邻居的注意。

    而在半夜时分,大家都睡熟了,只要能悄无声息地弄开房门,来个瓮中捉鳖,迅速控制住龚谢成,那么就会大功告成了。

    等严复之走到了三圣寺街16号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对身边的尹群立说到:“目标名叫龚谢成,就居住在三圣寺街12号。你先观察观察周围的环境,然后把目标的地址都告诉弟兄们。”

    尹群立抬头看了一眼路边房屋的门牌号,再看向了前面不远的三圣寺街12号,开始琢磨等会该如何办了。

    是不是需要对这个龚谢成同志发出警报?

    尹群立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虽然他内心深处十分想这么做,但是他同样很清醒地意识到,这么做基本上是没有成功的可能的。

    今天晚上严复之下车以后故意让自己和他一组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严复之这是有点对自己不太放心了,想把自己置于其视线之内,只要自己有什么异动,严复之就会立马察觉。而至于为什么严复之对自己的态度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尹群立还没有弄清楚。

    尹群立现在心中存了十二分的小心,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而且他心中同样有个疑惑,那就是今天要被严复之带队秘密抓捕的这个龚谢成到底是不是党内的同志也很难说。

    毕竟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不管是严复之还是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的其他人都没有能够收到过任何有关共产党石头城地下组织的任何情报消息,因此他并不知道这个龚谢成是不是严复之故意编造出来准备引蛇出洞的诱饵。

    而如果他贸贸然就向这个可能是党内同志的龚谢成发出警报,那么必然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尹群立现在并不敢冒这个险,特别是他已经察觉到严复之对他有所怀疑的情况之下。

    因此尹群立决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决不能轻举妄动,以避免自己引火烧身导致身份暴露。

    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目前打入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对于党组织掌握日本特高课和汉奸特工机构内部情况非常重要,如果自己的身份暴露,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更为重要的是从此党组织将会失去一条打听敌人内部消息的渠道。

    于是尹群立按照严复之的吩咐转身走到另外一组跟在他后面的汉奸特工面前,轻声说道:“你们去通知其他人,目标的地址在这条街前面的12号。”

    等尹群立再次回到严复之的身边,严复之对他说道:“看样子目标还没有回来。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个龚谢成的公开身份是一个酒楼的伙计,现在这个点正式酒楼上客的时间,他正忙着呢,我估计他要在晚上10点左右才会回来。现在如果是你要射击一套秘密抓捕的方案,你会怎么做?”

    尹群立想了想,回答道:“秘密抓捕最为关键的是秘密二字,要想不惊动周围的人进行抓捕,必然要等到下半夜。我看干脆等到目标回来以后,趁他睡熟以后悄悄进门,在床上按住他。然后将他的嘴堵上,秘密押解回去。”

    严复之之所以问尹群立怎么设计抓捕方案,也是为了再次对尹群立进行试探,因为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泄露了‘袁大头’的存在而导致‘袁大头’被人跟踪。所以他必须要先从身边的人开始入手进行排查,而尹群立是他唯一一个透露过有‘袁大头’这个人存在的手下。

    而尹群立建议的这个秘密抓捕方案和他预想的完全一样,使得严复之对于尹群立的怀疑减轻了几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赞成道:“你这个方案我看可行,就这么办,到时就由你带着人实施行动。现在你去让所有参与今晚行动的每组人自行分散隐蔽起来,绝对不能让目标有所察觉。当然为了以防万一,还应该有两组人分别守在这条街的前后两个街口。”

    很快,由严复之带来的汉奸特工们就得到了由尹群立传达的严复之的命令,分散到各个可以隐藏身形的地方,耐心地等待着目标出现。

    而严复之和尹群立等人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这些举动,都被远远在另外一条街一个阴暗角落的万春平看到了眼里。

    万春平见严复之等人已经分散开来隐蔽不动,他作为一个行动队的特工,差不多也猜到了严复之这些人想要做什么了,于是他也只能安静第躲在角落里,等着观察严复之等人的行动,好回去向蔡中信汇报。

    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渐渐的,万春平感觉到了一丝不耐烦。因为看上去严复之带着人是要来抓人的,可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这让万春平感到有些奇怪,难道是要等目标睡着以后才行动?

    万春平的猜测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他并不知道的是,严复之等人要抓捕的龚谢成此时根本就不在家,还没有回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街上的行人已经越来越少,最后连一个行人都没有了。万春平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待在阴暗的角落里,逐渐感到有些不耐。

    如果说是一个由他参与的行动需要这么等候的话,他还是会耐着性子等下去的,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秘密监视严复之行动的人,这次的行动与他并没与多大的关系,因此万春平就有些不耐烦了。特别是他现在的烟瘾犯了,心里有些痒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