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今天是我一个人单独去和他见面的,这一点他已经证实,这已经证明了我们想与他合作的诚意,因此他同意以后在必要的时候继续和见面。至于他为什么要指定我一个人和他联系,这一点我也不知道原因,所以没有办法给出答案。”严复之见藤田由纪夫在他认为最重要的地方打断自己的汇报,心中吓了一大跳,连忙解释道。

    这是他最为关心的问题,其实他今天在向藤田由纪夫的汇报之中基本上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他想将‘袁大头’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才会向藤田由纪夫特别强调‘袁大头’只愿意和自己接触这个谎言。

    因为他知道,向日本人说谎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谎言被拆穿,那么等待他的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他也知道要让一个谎言被别人接受,最好的办法是对方无法进行证实,同时将这句谎言混杂在一大堆的真话中,这样才不容易会被对方注意到而提高警觉。

    藤田由纪夫很显然并没有察觉这个谎言,他点了点头认可了严复之的这套说辞:“既然‘袁大头’愿意和你继续接触,说明他的心中还是有和我们合作的想法的。这其实还是不错的,就像是你刚才说的那样,至少现在他手中有一个安插在共产党石头城地下组织中的线人,这可以说对我们很重要,也算是他手中有一张王牌吧。所以严桑,你以后有必要和他多多接触,尽量想办法让他多告诉我们一些情报,注意,我说的是那种可以让我们采取行动的情报。至于他只愿意和你一个人接触,那正好,这个‘袁大头’的存在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免走漏消息。”

    “是!在下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决不能让这个‘袁大头’存在的消息扩散出去。”严复之见藤田由纪夫终于认可了他以后和‘袁大头’之间的单线联系,心里非常高兴,连忙用最为诚恳的语气向藤田由纪夫做出保证。

    藤田由纪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其实你们特工给总部石头城分部还有一个人也知道了‘袁大头’的存在。”

    严复之一听这话,差点跳起来,因为他曾经给尹群立讲过关于‘袁大头’的事情,但这藤田由纪夫大佐怎么会知道的?

    难道尹群立是个吃里扒外,想借机踩着自己往上爬的小人?所以想偷偷迈过自己直接与藤田大佐接触?

    又或者是藤田由纪夫大佐对于自己依然并不完全信任,还在暗中下令尹群立偷偷地监视自己?

    严复之此时脸上的神色已经掩饰不住自己心中惊恐,这一点被藤田由纪夫看到了眼里,他不由得奇怪地问道:“严桑,你这是怎么了?”

    严复之此时强行按捺住心中的不安,回答道:“大佐阁下,您刚刚说了关于‘袁大头’的一切情况都是需要保密的,这……”

    藤田由纪夫误会了严复之的意思,他摆了摆手打断了严复之的话,很严肃地说道:“让你们的新任主任左桑知道倒是没有问题的,他毕竟是上海特工总部派来的石头城分部主任,也会我们‘梅机关’机关长阁下首肯的人选。他对于你正在负责的重要工作要有所了解是正常的,毕竟他来石头城分部也是为了加强你们分部的力量。我已经告诫过他了,关于这个‘袁大头’的事情,他只能知道大概,具体的细节不用知道,只有你才是和这个‘袁大头’具体接触的人。”

    严复之听到藤田由纪夫的解释,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这让他对于尹群立的猜疑和不安消失了,藤田由纪夫的话证明了尹群立依然是他可以信任的部下。

    但是与此同时,另外一种强烈的不安也在严复之的心中升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有可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反而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原本想借着自己要去与‘袁大头’见面的借口给左天明一个难堪和下马威,但是这个左天明看起来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反而从藤田由纪夫的口中套出了让他依为凭借的最为重要的消息。

    想到这里,严复之不由得心中对藤田由纪夫这样的处理感到十分不满又十分不安。

    严复之当然会对藤田由纪夫将‘袁大头’存在的这件事情告诉左天明而感到不满,因为既然左天明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他和左天明之间如果要内斗的话,他占据的优势就会变小,而左天明也一定会想方设法插手他和‘袁大头’之间的事情。

    这将对于他以后十分不利,毕竟左天明头上有一顶石头城分部主任的帽子,名义上是他的顶头上司。

    而严复之感到不安的是他并不明白藤田由纪夫这么做的动机到底是什么?难道藤田由纪夫对于他不放心,所以想要找一个人来钳制和监视他在‘袁大头’这件事情上的一举一动?

    于是严复之决定要对藤田由纪夫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想法进行试探,因此他向藤田由纪夫请示道:“大佐阁下,既然左主任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以后如果我和‘袁大头’接触以后的具体情况是向左主任汇报呢?还是向您直接单独汇报?”

    严复之问完以后就竖起了耳朵,很关心藤田由纪夫对于自己这个问题的回答,在他看来藤田由纪夫的答案就能说明藤田由纪夫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藤田由纪夫想了一下,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左桑他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他知道大概情况,具体的细节他并不清楚。我也是为了你们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以后内部的团结着想才告诉他的,你们支那人有个非常不好的习惯,特别喜欢内斗,这样的内斗实际上是很消耗资源的,对于工作非常不利。我不想左桑因为不知情,所以对你以后的工作产生什么误解,所以才告诉他的。以后你与那个‘袁大头’接触后的所有详细情况只能向我一个人单独汇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