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电话铃响起来以后,他有些奇怪,因为这个电话已经很久没有响过了,今天这是那里神仙会突然想起他这个小角色?

    可是当他接起电话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他一个激灵,连忙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他只听到李毅鑫在电话中说道:“叶龙飞吗?有个事情我先给你打个招呼,明天上午建中商贸公司的胡经理会运一大批货从你们那里出城。你听好了,这批货很重要,你们不得阻拦,也不得打开查看。这批货可是通了天的!”

    叶龙飞连忙躬着腰用谦卑的语气回答道:“是,处长。您放心,明天我这关卡绝对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而电话那头的李毅鑫则似乎不在意地说道:“这批货的安全问题不用你管,我会让吴志海亲自带着缉私队全程护送。你只要保证这批货能够正常出你的关卡就行了。”

    还没等叶龙飞再说什么,李毅鑫就把电话挂断了。对于叶龙飞这个人,李毅鑫还是比较放心的,只要自己打了这个招呼,那批烟土应该来说出关卡就肯定没有有什么问题了。除非叶龙飞这个小子不想继续干了。

    李毅鑫放下电话,正准备叫吴志海过来进行嘱咐,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李毅鑫接起电话来一听,原来是曲忠涵打来的。在电话中,曲忠涵可怜巴巴地问道:“处长,报告您一个最新的情况。”

    李毅鑫有些奇怪,这曲忠涵原来可不是这样的,基本上从来没有主动向自己汇报工作,更别说打电话过来报告什么最新消息了。一般来说,有了什么风吹草动,这个曲忠涵应该是最先向马志新汇报才对。

    “什么情况?”李毅鑫语气平淡地问道。

    “是这样的,上次那个叫太君殴打我的那个人都到火车站来了,还带了一辆皇军的卡车,这卡车就停在火车站外。好像又要等什么货物运来,而有一班火车如果正点的话将会在十多分钟到达石头城火车站。如果这班火车又有他的货运来,您说我该不该继续对新到的这些货物进行检查啊?”曲忠涵有些怯懦地问道。

    李毅鑫差点被这个智商低下的曲忠涵给气乐了,他有些无语地说道:“我说曲忠涵,你的头是不是被门夹过?又或者是不是上次被打成傻子了?上次这人就叫皇军的宪兵打了你一顿,难道说没把你打清醒?你是不是喜欢被殴打啊?这个人的货我敢说如果你今天还想检查,我可以给你打个包票,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告诉你吧,你上次被打的那件事情我去找过特高课的村上太君,已经搞清楚了,那人是日本的商人,和特高课的太君们熟得很,就连我见到他,别人都不会理睬我。我都说不上话,何况你呢?好了,别在纠结上次被打的那件事情了,你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在这石头城里,没有哪个中国人能帮你出这个头,所以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地待着,千万别再惹事了啊。不然的话,我也保不住你。等会如果是这般火车有他的货,你就这么在旁边看着就行,最多数数有多少个箱子。我过一个小时再打电话问你情况。好了,就这样!”

    虽然李毅鑫在电话中对曲忠涵的语气并不好,但是他也确实得到了一个最新的消息,那就是这个小林正雄现在出现在石头城火车站,一定是又有新的法币伪钞从上海运过来了。

    要知道就在一个多小时以前,他还亲自去特高课大院门外去转悠了一圈,那个时候‘保镖’还汇报说小林正雄和那辆卡车一直就在特高课里,并没有离开特高课的院子。

    现在曲忠涵打来的这个电话却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小林正雄带着卡车到火车站,一定是在等着下一批伪钞的到来。

    这也是李毅鑫要求曲忠涵数数到底还会有多少个箱子运到的原因,从这一点上看,这次日本人印的伪钞可以说数量不小,但是运到石头城这一个地方都要分两次,可以想象其他的地方此时日本人也晕了不少的伪钞去,准备想办法将这些大批量伪钞弄到国统区的流通。

    想到这里,李毅鑫不由得更叫忧虑起来,原本他还想着让‘保镖’想办法销毁这些伪钞和干掉小林正雄就好,现在看起来即便是‘保镖’成功实施了这次的行动,对于日本人用伪钞来作为经济战的行动影响可能并不大。

    李毅鑫很想将自己这个分析通报给中统总部,但是他现在却没有什么办法。而且按照他给‘保镖’说的,‘保镖’那部电台今天晚上就会埋到三官堂街98号他的新家的院子里去,即便是他将这个消息通知给了‘保镖’,那么‘保镖’也没有什么联络手段去向叶副局长汇报了。

    与此同时,李毅鑫突然联想到党组织所在的解放区,虽然在陕北的根据地中,流通的是边区银行发行的边币和抗币,但是在民间,老百姓还是会承认法币的纸币。

    更别说其他组织上开辟的跟个抗日根据地,那些地方的老百姓更喜欢使用法币作为主要货币。

    而在陕甘宁边区,他听说过重庆国民党政府发给八路军的军饷就是大额的法币纸币,而在边区流通的法币零钞很少,这也是重庆政府故意设置的一种变相的障碍,使得八路军即使是有了军饷却因为找补不开而无法使用大额的法币。

    所以现在在陕甘宁边区,法币的零钞十分缺乏,继续大量的法币零钞进入流通领域。而日本人也确实很狡猾,做出来的伪钞主要就是法币的小面额零钞。

    可以说如果这些日本人印刷的伪钞流入陕甘宁边区的话,造成的危害甚至会大于在国民党统治区域所造成的危害。

    李毅鑫猛然想到了这一点,心中顿时开始着急起来。他立即将日本人印刷法币小额零钞的这个消息以及自己的分析写到了一张纸上,同时也说明了这个消息中统方面已经知晓,然后他收好纸条立即拄着拐杖出了办公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