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年望着万春平的背影轻哼一声,正准备回技术装备室,不想一只手重重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李德年浑身一哆嗦,猛地回头,却看到一张笑脸,尹群立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小皮盒子正看着他。

    李德年不由得不高兴地叫嚷起来:“诶……我说尹副科长,别人说你将像一个影子,我原本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你是属鬼的吧?怎么走路都没个声音,刚才这一下可把我吓得不轻啊。我跟你讲,这人吓人是能吓死人的。”

    尹群立嘿嘿一笑,回答道:“谁让你盯着万春平的背后看得那么专注呢?我都走到你背后了,你居然被有听到,不能怪我吧?”

    李德年白眼一翻,不满地说道:“被说废话,我忙着呢。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这不我们科上星期领用了一个微信照相机吗?我是奉严科长的命令来把它还给技术装备室的。我说李科长,你这是想什么想入神了?还盯着万春平的背影看得入神,万春平可不是美女。”尹群立一边将小皮盒子递给李德年,一边笑嘻嘻地开着玩笑道。

    尹群立虽说是站队在严复之那头的,但是他人更年轻,为人处世也比较轻佻,很喜欢在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里面开玩笑,因此和各个部门的人都比较熟,大家虽然知道他和何浪涛不怎么对付,但也不排斥他。

    而李德年就是抱有这种态度的人中的一员,见尹群立开玩笑,也没放心里去,而一手接过了尹群立递过来的小皮盒子并且打开检查里面的微型照相机,同时嘴里嘟囔着:“你少给造我的谣,我只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我的看看你换回来这东西又没有损坏,现在这种宝贝可很难找,损坏了你们严科长就等着挨批吧。我给你说啊,现在万春平正瞄着行动队长的位子呢,我看他在行动队几个组长中间比较起来希望大一些,自然得先搞好关系不是?”

    尹群立立刻表现出了很八卦的样子,故意一脸不相信地问道:“李科长还有独家内幕消息?你就吹牛吧,你怎么会认为万春平升任行动队队长的希望最大呢?这消息是你故意编排的吧?”

    这是尹群立在了解了李德年以后经常对李德年使用的一招,李德年这人虽然是技术官员,但是性格上是最受不了激将的,因此很多时候尹群立要想从李德年这里套话,使用激将法的效果是最好的。

    果然,李德年被尹群立这样一激,就开始不淡定了:“你还真别不信,说我编造的是谣言。我告诉你啊,这万春平过不了多久还真有可能升成行动队队长,不信我们走着瞧。”

    “算了算了,你李科长的话什么时候应验过?在分部里就属你知道的最少,偏偏你还到处吹嘘你知道的内幕最多。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李科长你快点检查微信照相机有没有损坏,我可没时间和你磨嘴皮子。”尹群立摆出一副李德年一检查完他就要拔腿就走的架势。

    李德年还真吃这一套,他马马虎虎看了看微信照相机后,一把拉住尹群立,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我给你说吧,你知道刚才万春平到我这里来干什么不?”

    “他来干什么?”

    “万春平是来申领监听设备的,包括那种很小的窃听器。”

    “没听说最近行动队有什么大行动啊?他领这种东西来干什么?这和他当不当行动队队长没有什么联系吧?”尹群立有些奇怪地问道。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了,这万春平自己填了一张申领单就到我这里来想领走设备,上面都没有何主任的签字。我可不敢让他领走,按照规矩,这种东西要领出去使用必须要何主任点头才行。可他说领这种设备是何主任亲自交代他执行秘密任务用的,还说要保密。我作为技术装备科的负责人,自然也不敢乱顶,所以要求他去补个签字。他还说何主任如果知道我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要我好看的。我呸,他还没当上行动队队长呢,就开始扯着虎皮拉大旗了。”李德年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

    就在李德年正在吹嘘他得到的消息时,技术装备室门里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李德年只得对尹群立说道:“你等着,我这话还没说完呢。”

    紧接着李德年走进了办公室,拿起了电话,他还没有说话,就听见电话听筒里传来了何浪涛愤怒的声音:“李德年!你给我听清楚了,万春平是有极为重要的秘密行动需要使用监听设备,你少给我打官腔,必须将这设备交给万春平,如果出了什么篓子,这责任你来负!”

    李德年一下子变成了见到猫的老鼠,不禁弯了弯身体,嘴里叫苦道:“主任,不是我故意刁难万春平,而是规定就是这样,我这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啊,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在里面,要不您留下个墨宝?”

    电话里何浪涛似乎被李德年的话给激怒了,提高了声音大声对李德年骂道:“都给你说了这是秘密行动,需要保密的,难道你不知道规矩吗?不该问的别问,你还想不想干了?”

    何浪涛并不想签这个字,也是因为他想如果行动失败,那么他没有签字说不定到时候可以一推三六九,推卸掉自己的责任。

    因此自从万春平回去要他签字时,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立即抓起电话就狠批了李建年一顿,要求李建年今天必须将监听设备交给万春平使用。

    “是是是,反正主任您发话了,有没有签字都一样。我这不也是担心万春平假传您的命令来骗取监听设备吗?是……是……是,我明白了,何主任。”李德年被何浪涛一顿臭骂以后连忙答应下来。

    电话被那头何浪涛粗暴地挂断了,李德年这才想起门外尹群立还等着呢。

    于是他再次走出门外,苦笑着对尹群立说道:“你都听见了吧?万春平前脚走,何主任的电话后脚就来了,这万春平倒是没骗我,何主任知道他秘密行动这件事情。你说说这何主任得多看重万春平?以后这行动队队长的位子不是他万春平坐还会是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