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既然这个胡永强组织上不允许和自己发生组织上的联系,那么李毅鑫认为就应该按照正常的招聘程序谈薪资,总之要让所有的一切让外人看来都不会想到自己和这个胡永强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

    由于双方的意愿都很强烈,结果关于薪资问题很快就谈妥了,这也让李毅鑫心中大定,自己总算是有一个帮手了,虽然这个帮手还被蒙在鼓里。

    又过了两天,终于到了李毅鑫正式到缉私调查处上班的日子,李毅鑫早早就出了门。

    当他走进物资统制委员会的大门时还发生了点小麻烦,在门口站岗的警卫不认识李毅鑫,直接将他拦在了大门外,直到李毅鑫用门卫的电话直接打电话给魏建平这才顺利地进了门。

    这或许又是个下马威吧,李毅鑫心想这样的小动作最多也就是被用来恶心恶心自己,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既然来到这里上班,那么就必须死死地盯在这里,发挥自己的作用。

    门口的这一幕被站在办公室窗户边的杜瑞看得个一清二楚,实际上这个小动作就是他一手安排的。

    他心里冷笑这个被上面安插到缉私调查处的副处长在这里完全没与根基,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会让李毅鑫知道自己的厉害。

    李毅鑫并没有直接去缉私调查处,因为他连委员会给他安排的办公室到底在哪里都不知道,因此他直接去了魏建平的办公室报到。

    由于门口的耽搁,当李毅新走进魏建平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过十分了,超过了正常上班时间十分钟。

    魏建平今天也不再像三天前李毅鑫刚来时那么热情,而是板着一张严肃的脸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说道:“李副处长,我们这里是政府机关,上下班时间特别是上班时间应该准时,不然大家都这么散漫还怎么工作啊?你是副处长,更应该起到表率的作用!”

    李毅鑫连忙想开口解释迟到的原因,但是魏建平却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将手一挥继续说道:“看在你是第一天上班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下不为例!我现在就让你们缉私调查处的处长杜瑞过来带你去你的办公室。当然,作为在日本留学的高材生,我也需要你的才干,根据我们委员会内部商量的结果,你在缉私调查处的工作分工就分管处里的物资数据整理统计工作以及分管缉私队吧。这两项工作都是缉私调查处最紧要的工作,千万不能有一丝马虎,因为这些数据每个月都要上报给日本特高课经济组和南京的物资统制调查委员会总会,切记!还有缉私队是带枪设卡的,因此他也要重视,这也是委员会了解你的资历后给你的重任。”

    说完这一大通后,魏建平拿起电话罢了几个号码,对电话那头说道:“杜瑞,你过来一趟。”

    而此时的李毅鑫心中对于魏建平分配给自己分管的工作范围感觉到有些奇怪,因为双方都心知肚明不可能建立良好的关系,但为什么魏建平会这么划分他负责的工作内容?

    即便是魏建平知道自己曾经在日本留学过,会说日语,那么分配他来管理缉私调查处的数据统计和整理也是顺理成章的,毕竟这些东西都是用来糊弄日本人和南京方面的。

    但是让他来分管重要的缉私队就怎么也说不通了,因为这个缉私队实际上是缉私调查处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带武装的,每条进出石头城交通要道上的关卡都有缉私队的武装人员。

    这么重要的核心队伍让他来分管,这一点却让李毅鑫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道魏建平的真实用意到底是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李毅鑫一下子提高了警惕,对于这个缉私队的管理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就在李毅鑫快速思考的时候,一个长相猥琐的人走进了魏建平的办公室,弯着腰对魏建平说道:“主任,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这个人李毅鑫在上任的会议上见过,不过他当时并不知道这就是那个缉私调查处的处长杜瑞。

    现在这个人出现在魏建平的办公室里让李毅鑫明白这就是传说中与魏建平狼狈为奸的杜瑞。

    “这位李副处长你上次开会的时候就应该认识了吧?现在他今天正式到你们处上任,分管缉私队和处内的数据统计。你带李副处长到处里去让大家熟悉一下,我就不参加了。对了,李副处长的办公室就在你的办公室斜对门,你也带他认认门。”魏建平向杜瑞命令道。

    没等杜瑞说话,李毅鑫眼明手快,上前握住杜瑞的手恭敬地说道:“原来您就是杜处长,幸会幸会。以后我们就要一起工作了,处里的工作我还不熟悉,以后还要仰仗杜处长多多支持啊,哈哈哈……”

    杜瑞倒是被李毅鑫这种态度惊了一下,不过脸上转瞬之间就有了笑容:“客气了,李副处长,以后大家一起工作,我还需要您多多配合呢。走吧,我带你去处里逛一圈。”

    说完,杜瑞首先向魏建平鞠了一躬,看也不看李毅鑫就这么昂首挺胸地率先走出了魏建平的办公室。

    此时杜瑞的心里还是很有优势的,别看李毅鑫被安插到缉私调查处,但是他才是这个处的地头蛇。

    如果李毅鑫识相,那么倒是可以把其当成泥菩萨来供着,反正决不能让李毅鑫沾手核心的东西。

    而如果李毅鑫敢不安分,想要搞东搞西,那么就别怪他不客气了,魏主任让这个李毅鑫分管缉私队就是一种预防措施。

    当初杜瑞还对魏建平的这个决定颇有微词,认为这简直就是把一些实权交给这个新来的副处长。

    结果当魏建平给他详细说明了为什么决定将缉私队交给李毅鑫之后,杜瑞这才明白过来,这实际上就是给李毅鑫挖的一个大坑,一旦有需要,就用这个大坑使劲地坑李毅鑫一把,到时候最好的结果也是李毅鑫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物资统制调查委员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