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保镖’对于王庆林和李毅鑫之间的恩怨是很了解的,而且他更清楚此事的王庆林已经被中统派出的刺杀小组给干掉了,那7根小黄鱼眼前的而这个杀手也是根本不可能再拿到手了。

    这样的情况让‘保镖’有些啼笑皆非,他甚至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荒谬和不可思议。

    李毅鑫和王庆林都不约而同想到干掉对方,而且也都使出了手段,只不过李毅鑫背靠的是中统这颗大树,效率不是这些混江湖的人所能比拟的。

    很显然是王庆林在被中统刺杀小组成功干掉之前就找了这个杀手来做掉李毅鑫报仇,而眼前的这个杀手很显然是动作太慢,而且根本没有什么计划性,这样的刺杀确实不像是一个有组织有策划的刺杀行动,而更像是江湖上吃血饭的人干出的事情。

    现在‘保镖’很有些失望,因为他原本以为能抓到共产党并且能够成功了解共产党在石头城的地下组织的希望破灭了,立功的机会就这么鸡飞蛋打,成了一场空。

    而让他感觉有些难办的是李毅鑫身中两枪生死未卜,他更无法向叶副局长做出交代,因为他知道只有李毅鑫活着并且在石头城里潜伏才能给叶副局长带来大笔挣钱的机会。

    不然叶副局长也不会兴师动众,为了李毅鑫和走私线路的安全而专门派出一个刺杀小组潜入上海去杀掉王庆林兄弟了。

    而此时的‘鬼见愁’看到‘保镖’在听到自己的话后开始沉默不语,他觉得自己能保住性命的机会又打了一些,因此他继续对‘保镖’引诱道:“您老人家如果能放我一条生路,我在上海还有些钱财,都可以孝敬给您,就当是买我这条贱命吧。您看……”

    ‘保镖’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现在眼前还有一件麻烦的事情,那就是如何处理这个叫‘鬼见愁’的杀手。

    放这个杀手一条生路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自己已经在这个杀手面前露了相,一旦这个杀手活了下来,自己则肯定会暴露身份。

    但是应该现在就杀掉这个‘鬼见愁’还是以后再杀掉这个‘鬼见愁’,‘保镖’却没有拿定主意,他更想和李毅鑫商量一下再进行处理。只不过现在最大的麻烦是他根本无法接触到李毅鑫,甚至连李毅鑫的生死都不知道。

    于是‘保镖’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鬼见愁’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也不知道真假,不过我回去上海进行核实的,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那的那些钱就算是你的买命钱吧。”

    说完,也不等‘鬼见愁’再说什么,他就用手中的破布重新将‘鬼见愁’的嘴堵上。

    ‘保镖’之所以这么说,还是想留给‘鬼见愁’一个希望,使‘鬼见愁’自己觉得还有生路而不会拼命想逃走,也算是给他处理‘鬼见愁’一个缓冲期。

    ‘保镖’再也没有了兴趣和‘鬼见愁’纠缠下去了,因为他知道现在在石头城里日本人肯定正在大肆搜捕这个杀手,同时,他这个在现场出现过的人力车夫也同样应该是日本人的目标。

    他必须抢时间带着自己的人力车迅速回到在警察局注册登记过的那个房子去,因为日本人现在肯定是发了狂要清查全城的人力车夫。毕竟除了李毅鑫中了两枪以外,还有一个日军少佐同样也中了一枪。

    虽然他相信即便是日本人要清查所有的人力车夫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但是现在日本人肯定已经发动起来,开始封锁道路了。而这是他必须抢时间的理由。

    好在他对这城里的小街小巷很熟悉,这个安全屋距离他注册登记的地址不算太远,因此他拉灭了地窖的电灯,迅速回到了地面,将今天晚上带的破毡帽和穿在号褂外面的衣服全都扔在了安全屋,然后拉着人力车赶往了他要去的地方,等着警察带着日本人上门排查。

    特高课和宪兵队在石头城里的大肆搜捕行动也让很多人在今天这个夜晚注定无法入睡。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警察厅的汪厅长,他是被手下的电话给吵醒的,因为他的手下报告说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的人要立即调阅所有登记在册的人力车夫,而且口口声声说是因为一起案件的调查需要。

    对于这大半夜突然跑来查这个,一开始值班的警察是根本不愿意的,因为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和警察厅之间向来有龌蹉,双方都相互看不起对方,因此值班的警察就打起了官腔,直接拒绝了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的特务提出的要求,要求对方明天白天上班的时候再来。

    知道何浪涛出现在了警察局,很强硬地要求值班警察必须立即交出全城人力车夫的注册登记资料,值班警察这才有些顶不住压力了。

    不得已的情况下,值班警察只能找个借口说资料室的人下班了,需要请示汪厅长才能交出这些资料。

    何浪涛急得跳脚,他立即让值班的警察立即把汪厅长叫起来说明情况,并且威胁说如果耽误了查案,特高课和宪兵队自然会让警察厅说出理由。

    汪厅长在听取了手下的汇报后就在猜测石头城里今天夜里一定是发生了重要的案件,不然何浪涛这个冤家对头不会这么心急火燎地扛着特高课的牌子非要马上调阅人力车夫的资料。

    因此他也不敢怠慢,立即穿上衣服紧急赶往警察局,顺便想办法了解一下今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等到他见到了何浪涛后,何浪涛顾不得和他是冤家对头,将他叫到一边将午夜时分在三圣街发生的刺杀事件大概说了一下。这让汪厅长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亲自叫人打开资料室,双方的人员共同开始查阅资料,并且开始分配任务。

    因为村上信之助被刺的事件是了不得的大事,汪厅长当然分得清轻重缓急,为了在特高课面前争取能留个好印象,汪厅长也立即下令,让值班的警察通知所有人警察立即到警察局来报到,毕竟整个石头城注册登记的人力车夫有上千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