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的,则是那些有心但又没有胆量与何浪涛作对的那些人,因为他们没有被何浪涛强行安排到这个棘手的任务,自然心中很轻松。

    这些人同时也对严复之感到悲哀,这个严复之还是跳得太高了,成了出头之鸟,这下好了,被何浪涛反手一记回击,下场很可能不妙。

    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在离开会议室的时候与严复之拉开了距离,平时见了严复之还会点个头打个招呼的人此时更是视严复之为空气,不存在一般,生怕严复之的霉运会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严复之此时心中一阵火起,但却没办法宣泄,回到办公室后,他将尹群立叫到办公室,将门一关就开始大骂何浪涛这个小人。

    尹群立一开始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让严复之大发脾气,毕竟他的级别并不在参加这次会议之列。

    等到严复之的气稍微喘匀了一点,尹群立这才大致弄清了事情的原委。说实话,在尹群立的心中,他是乐于见到严复之与何浪涛之间的争斗的,因为这样的内讧是让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这个汉奸特务机构工作效率低下,这对于抗日组织来说都是好事。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不同了,因为严复之这个投降日本人的汉奸被强制性地被何浪涛给下了个圈套,而目标却是党在石头城的地下组织,这让尹群立的心中产生了一丝忧虑。

    毕竟严复之是从军统叛变过来的,而且能力也是有一些的,一旦此人真的被逼得没办法,非要想方设法破获共产党在石头城里的地下组织,那也是一个危险的事情。

    好在现在严复之的心思全放在了何浪涛的争斗上面,因此尹群立决定要诱导严复之继续将注意力放到与何浪涛的争斗上,而不要转而专心对付党组织。

    于是尹群立趁着严复之骂累了,对严复之进行挑拨道:“科长,这何主任怎么搞这种花样啊?这不是让我们情报二科往火坑里跳吗?谁都知道,这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是最不容易破获的,他还限定了期限,我看他就是想故意排挤我们,对你进行打击报复啊。”

    “谁说不是呢?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居心不良,唉……也不知道特高课那边是怎么想的,居然给了何浪涛一支令箭,我们就只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严复之心中的闷气总算发泄了出来,也没那么激动了。

    尹群立可不希望严复之就这么认怂,去执行何浪涛的这个命令,他继续对严复之挑拨道:“谁让我们是投诚过来的呢,特高课那边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非要让我们全部进入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成立一个情报二科,要是我们能单独成为一个机构也就没这些事请了。这不,我们以来,这何主任可就把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现在更是摆明了车马就是要对付我们,而我们还没辙。这事情搞得……”

    尹群立其实这段时间在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内还是仔细观察了一番,他还放下了自己副科长的架子,想法设法与在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带了很久的一些老人拉关系,打探消息。

    而尹群立作为一个新从军统叛逃过来的人这么做还真没有人会怀疑他这么做的动机,这些老人不约而同的理解尹群立,毕竟尹群立到了一个新的阵营,进入了一个新的部门肯定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在这里立足。

    因此尹群立还是通过这些人的口中知道不少关于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的一些内部情况,当然这些消息是指这里面的人事关系而不是指业务方面的情报,因为尹群立此时并不敢在还没有完全立足的情况下去刺探有关的情报。

    比如说尹群立就知道何浪涛其实有些过于摆不正自己的位置,眼中只有藤田由纪夫这个特高课课长,而对于像田中太郎和村上信之助这样的特高课中层军官却有些阳奉阴违。

    对于这样的情况,尹群立是经过了深入的思考,才分析出特高课那边为什么会将军统石头城站叛变过来的这批人放到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里成立个情报二科。

    特高课那边就是想要用严复之来牵制何浪涛,压压何浪涛的嚣张气焰!

    所以,尹群立此时对严复之所说的话全部是针对严复之的敏感神经,他就是想要刺激严复之去骨气勇气继续与何浪涛斗,并且在话语中故意引导严复之去思考特高课城里情报二科的真实意图。

    果然,尹群立的话还没说完,严复之就摆了摆手,阻止尹群立说下去,他可是了思考。

    在严复之看来,尹群立刚才的话无意之中提醒了他,特高课才是他真正的靠山。即便是何浪涛口中虽然说有了藤田由纪夫大佐的命令,但是谁知道这是不是假传圣旨呢?

    严复之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他立即做出了决定,去找找特高课田中太郎,打听一下藤田由纪夫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如果何浪涛是假借藤田由纪夫的命令,拿着鸡毛当令箭,那严复之完全可以无视何浪涛的限期破获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命令。

    而如果何浪涛并没有撒谎,那严复之就只能屈服,隐忍下来,全力去搜索共产党地下组织的蛛丝马迹和线索,争取能做出点成绩出来好保住目前特高课对他的信任。

    想到这里,严复之对尹群立说道:“你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们不能只听何浪涛的一面之词,而是要去确认藤田由纪夫大佐这道命令的真实性。这样,你先下去吧,我马上去特高课面见田中太郎,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等我打探到消息后,我再回来和你商量下一步咱们应该怎么办。”

    很快,严复之就离开了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他向来是做事情雷厉风行,只要想好了就会努力去行动。而尹群立也终于松了口气,他将严复之的思路终于还是引导到与何浪涛争斗上来了。4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