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两万五山越兵,费栈意气风发的骑着一匹瘦马走在前往丹阳的路上,

    按照张家的计划,费栈觉得自己只要随便打两下,丹阳就会一战而下。

    到时候里面的世家之人自己不能动,但剩下的百姓自己却可以随意劫掠。

    想想那些细皮嫩肉的汉人姑娘,费栈顿时觉得一阵兴奋。

    却不知在不远处的山头上,孙策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

    “三弟,记住了,那个就是山越的头领,到时候不要放掉了。”

    孙策指着费栈对着袁耀说道。

    袁耀仔细的端详着对方的脸,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

    随后二人开始打量剩下的山越士兵,两万多的士兵密密麻麻,排成一条长龙在道路上行走着。

    看着山越人那稀松散漫的阵型,袁耀不屑道:“这些蛮人果然是一群化外之人,打仗连基本的阵型都没有。就这样还需要伯平叔和鞠义将军一起来?”

    袁耀可是见识过陷阵营和先登死士恐怖威力的人。

    在他眼中,这两支军队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堪比十万精兵,简直就是无人能挡。

    没想到现在一同出现却是为了这区区两万多杂兵!袁耀真的觉得父亲有些太过谨慎了,杀鸡焉用牛刀!

    孙策却不似袁耀一般轻视这些看似行为散漫的山越士卒,沉声道:“三弟,为将者最重要的是谨慎!不可轻视你的任何敌人。”

    “这些山越士卒看似散漫,但论起身体素质和单兵作战能力,我们可是远远不如他们这些生活在穷山恶水之中,常年与虎豹豺狼搏斗的蛮人!”

    “这两万多蛮兵虽然不通兵阵,但真打起来我们江东也需要两万左右的士卒才能稳胜。而且这些蛮人最适合作为兵源不过了,若是将这些身体素质强大的士卒训练好了,就是一支极为精锐的部队!”

    听了孙策的话,袁耀心中一震,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士卒之后,发现孙策说的果然没错。

    这些蛮人一个个身强力壮,虽然阵型十分散漫,但是行军速度比普通的步兵要快上不少,而且跋山涉水如履平地。

    当即惭愧道:“兄长说的是,小弟又大言不惭了!”

    孙策欣慰的看着袁耀:“三弟你要记住,战场并非儿戏,稍有差池你可能就会连同你的军队一起丧命。”

    “作为将领固然要勇猛果敢,但也要冷静谨慎。对待任何敌人都要足够重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袁耀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觉得有些不对,怪异的看着孙策狐疑道:“兄长,我怎么感觉这好像不似你以往的作风啊!刚才的话我怎么感觉像是二哥说的!”

    孙策仿佛偷吃糖果的小孩被抓了个现行一样,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呃!我也是会进步的啊!不过刚才那话确实是公瑾跟我说的。”

    袁耀咧着嘴偷偷的笑道:“听兄长你说的这么顺溜,看来二哥没少教育你吧!”

    孙策轻叹了一口气:“可不是吗!自从听说我来这里要参战,他已经在我面前说过好几十次了,搞得我现在只要一想到战斗就会想到这段话。”

    袁耀羡慕道:“二哥对你真好!”

    孙策笑了笑:“公瑾对我自然没得说,不过他对你不也很好吗?平时也没少指点你兵法,这次他还向我提醒过好多次一定要好好看着你,以防意外呢!”

    袁耀想到那个温文尔雅、才华过人的身影,轻轻一笑。

    二人谈话间山越军已经快要走远了,孙策望着慢慢远去的山越大军,最终喃喃道:“你们可要多撑一下,别上来都被打垮了啊!好歹也让我上去过两招,过把瘾啊。。。”

    袁耀在一旁听到孙策不着调的自言自语,脑门挂满了黑线:果然,刚才那个英武睿智的大哥只是个假象,他还是这样一个逗比!

    忍不住吐槽道:“我说大哥,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哪有一上来就希望自己家的军队不要赢得太快的!咱们别耽误时间了,赶紧下去布置一下,免得误了将军的大事!”

    孙策又被噎了一下,尴尬的点了点头,回去率领自己麾下的士卒下山列阵准备参战去了。

    而袁耀看着恢复了正经的大哥点了点头,也走过了部队,准备听从孙策的指挥。

    不过在路上也喃喃自语道:“山越的那个头领啊!你可千万要跑掉,不要被杀了啊!我还指着你立功呢。。。”

    这粗神经不着调的兄弟俩想法如出一辙,也不知是不是白痴会传染?话说周瑜的智商得有多高才能直到现在都没有像袁耀一样被孙策感染成一个逗比啊!

    孙策平时不着调,但关键时刻遇到正事还是十分可靠的。

    率领着麾下的五百骑兵在山下成功的列好阵型,不紧不慢的沿着山越军队留下的踪迹向前追去。

    费栈可不知道自己后方已经尾随了一小波骑兵等着给自己收尸。

    不慌不忙的向着丹阳进发,而且还有些小聪明的派了一队斥候在前面探路,防止遇到埋伏。

    小心驶得万年船,自己的部队应该轻易的就可以攻下丹阳,只要不中埋伏,稳扎稳打就好。

    而在费栈前方约三十里的一处狭小的山谷谷口,高顺率领的陷阵营和鞠义率领的先登死士已经在那里严阵以待了。

    三个时辰后,费栈的斥候来报,前方发现敌人。

    费栈先是一惊,莫非张家出了什么问题?对方竟然早有准备!

    等到费栈远远的一看,发现只有两千士卒而已后,哈哈大笑:“丹阳的太守是个废物吗?难道他以为区区两千士卒就足以战胜我两万多的山越勇士?”

    看到只有两千人左右,费栈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下令大军进攻。

    在他看来,即使对方再厉害,也不过是两千人,自己这方可是足足两万多的山越勇士,怎么可能打不过?

    费栈的脑海中几乎已经出现了对方被无情碾压,瞬间覆灭的场景。

    因而也不在意什么其他的阵型之类的东西,直接一挥手让手下的士卒全部扑上去。

    殊不知就是如此轻敌,使得他很快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