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阴阳师 第419章 火葬场小保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林凡心里也是乐滋滋的,校花?美女在等着自己呢。

    虽然只能看看,但能看也好啊,总比白龙看厕所好吧。

    第二天,三人各自拿着介绍信,踏上了寻找工作之旅。

    下午傍晚时分。

    “姥爷!你死的好惨啊!”

    “是啊!”

    “行了,家属都冷静点,奏哀乐!”

    沉重而又悲伤的情绪,在这里蔓延着。

    火葬场的大门,林凡穿着保安的制服,目光呆滞,他已经楞了有小半天了。

    说好的美女呢?

    说好的校花呢?

    自己早就该明白,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啊!

    妈的!还不如去看厕所呢!

    好歹清净!

    看着来来往往,运送尸体的车辆,以及参加追悼会的人们。

    此时,一个老保安从保安亭中走了出来,他呵呵笑道:“小林,还习惯吧?”

    “牛叔,还成。”林凡干笑了一下。

    “那就好。”牛叔说:“我来站会,你到旁边抽根烟。”

    牛叔是这里的老保安了,六十多岁,白发苍苍。

    “不用,您歇着就成,站着也不费劲。”林凡赶忙让牛叔回去坐着。

    这牛叔对自己挺客气的,对于林凡的身体素质来说,这样站七八个小时也无妨。

    “瞧你。”牛叔拿出烟,递了一根过来:“那你去抽跟烟歇会。”

    “那行。”林凡拿着烟,来到墙角蹲下,点燃烟后,他看着殡仪馆中不断的奏着哀乐,心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时,他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竟是王国才打来的。

    “喂?”林凡问:“咋了。”

    王国才说道:“大哥,你那边情况咋样呢?”

    “还行。”林凡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王国才说道:“有美女没。”

    “多着呢。”林凡随口喊道:“哎,那位美女,裤子下次别穿这么短的啊,小心凉着。”

    没办法,人生已经如此艰苦,总不能还让王国才和白龙嘲笑自己吧?

    王国才果然羡慕了起来:“大哥就是我大哥,就是厉害,羡慕不来啊。”

    林凡尴尬的笑了一下,颇为无奈。

    王国才说道:“不过大哥,我也没给你丢人,这条街,现在是归我罩的了。”

    “额,真的假的?”林凡楞了一下。

    “那还能有假,我告诉你,我收了一群小弟,现在我都不用扫大街的,就是没事巡查一下他们扫得干不干净,不过说实话,还是比不了你啊。”

    听着王国才在电话那边说着,林凡愣住了:“你搞啥呢,扫大街还收小弟?”

    王国才说:“没,都是一条街上,其他扫大街的同事,经常有小混混来欺负他们,今天恰巧让我遇上,把那群小混混揍了一顿,这不就当上大哥了。”

    “非不让我扫地,让我巡查工作就行。”

    ……

    林凡黑着脸。

    王国才说道:“所以说,这是人才到哪里都能发光,回头我让小弟们来见见你和二哥。”

    “下班再说。”

    突然,一个皮肤白净的美女走了过来,开口笑道:“是你?”

    “咋了大哥。”王国才问。

    林凡说:“有美女找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林凡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美女。

    这位美女,竟是徐光子。

    徐光子穿着一身黑色礼服,胸口佩戴着一朵白花。

    “光子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凡有些惊讶的看着徐光子。

    徐光子说道:“来给一个过世的老朋友上香。”

    说着,徐光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凡,看他穿着保安的衣服,说:“林凡,你这是?”

    林凡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也看到了。”

    徐光子问:“变形计?让你体验生活?”

    这也是徐光子能想到唯一的可能了。

    她亲眼看到过林凡的强大实力。

    “差不多吧。”林凡点头。

    徐光子笑着问:“有空吗?”

    林凡看了一眼牛叔。

    牛叔在不远处也听到了这话,牛叔说:“小林啊,你忙的话,就去忙,我站岗就是。”

    说着还冲林凡使眼色。

    林凡笑了一下:“有空了,怎么,你有事?”

    “也不算什么事,陪我去给朋友上一炷香怎么样?”徐光子问。

    “行。”

    这火葬场很大,后面还有一片陵园,来这里给亲人上香的人不在少数。

    徐光子手中拿着香烛纸钱,林凡跟在她后面,来到了一个墓碑前。

    上面写着一个名字,高信。

    “这是?”林凡看着墓碑上的青年,看起来很年轻。

    “这是我的恋人。”徐光子说道,随后蹲下熟练的将香烛纸钱拿出来:“我和他是小学同学,一年级便认识,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学,我们都是同一个学校。”

    徐光子笑着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而且他还是一个很喜欢哭的男人,比我还脆弱。”

    林凡在一旁听着,感觉怎么跟自己和苏青很像。

    “他怎么死的。”林凡好奇的问。

    徐光子楞了一下,说道:“根据警察的报告,是自己掐死的自己。”

    林凡在旁边皱眉起来:“自己掐死自己?有这种可能吗?”

    徐光子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

    林凡双眼微微一亮,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幻境门?”

    “我不是你们阴阳界的人。”徐光子微微低着头,沉声说道:“即便是知道是谁杀的他,我也无能为力。”

    “人死不能复生。”林凡拍了拍徐光子的肩膀:“节哀。”

    徐光子有些欲言又止,随后却停下了,她上完香后,站了起来:“其实本不该和你说这些。”

    “我先走了。”徐光子停下脚步,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或许不需要,但如果有缺钱,或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你可以尽管找我。”

    说完徐光子快步的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林凡隐隐感觉幻境门暗杀徐光子的事,恐怕背后有什么隐情。

    林凡回头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摇头:“这么年轻,真是可惜了。”

    说完,他也上了一炷香,转身离去。

    他没走两步,突然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猛的看向不远处,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人双眼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什么人!”林凡吼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