掳爱:错惹豪门继承人 第892章 病房温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叶子墨注视着夏一涵受伤的手背,没有发现躺在床上的夏一涵皱着眉头,然后幽幽转醒。

    夏一涵对射进眼睛的光线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朦胧间看到床边坐着的高大声音,手背上传来微微辣的感觉,夏一涵动了动手,很快看到人影转过头来。

    夏一涵尽量看着叶子墨,刺眼的光线让她流泪不止,床上的压力减少,很快就听到窗帘被拉上的声音,房间里陷入了昏暗。

    夏一涵缓缓睁大了眼睛看着叶子墨,想发声却没有力气,刷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很痛?”叶子墨皱眉问,就要起身叫医生,夏一涵虚弱的摇摇头,视线投放到了叶子墨身上的湿巾上。

    “需要我继续帮你吗?”叶子墨知道夏一涵脸皮薄,笑着问道。夏一涵有些窘迫的移开视线,轻轻点了点头,从昏迷到现在她都没有洗过澡,身上早就粘哒哒的。

    叶子墨轻轻的沾湿湿巾,夏一涵感觉到自己的裸露的肌肤触碰到温软的湿巾,在房间里起了一层小鸡皮疙瘩,叶子墨的双手流离到胸前的丰满突然顿了顿。

    夏一涵想要阻止,还是发不出声音,叶子墨顿了顿,神色如常的帮着夏一涵继续清理下去,等到清洗完毕,夏一涵的脸已经涨红得像番茄一样。

    海志轩一行人进来的时候,看到夏一涵脸色绯红,大吃一惊说道:“一涵,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发烧了,等等我立刻去叫医生。”

    林菱的眼神在淡定的叶子墨和眼神躲闪的夏一涵之间转了转,了然的拉住海志轩,海志轩不解的看着林菱,有些着急的说道:“拉着我做什么,现在任何一次异常都会导致并发症。”

    林菱气得在海志轩的腰间轻轻的抓了一下,海志轩看着一点都不着急的叶子墨,才有些回味过来。

    叶初晴看到夏一涵醒来后呜呜丫丫的就要让夏一涵抱,手伸到一半以后又猛地缩了回来,窝在海卓轩的怀里。

    夏一涵奇怪的看着叶子墨,叶子墨叹了一口气,走到叶初晴旁边,叶初晴肥嘟嘟的下巴靠在海卓轩的肩膀上,撇过头去不看叶子墨。

    叶子墨摸摸叶初晴细碎的头发,轻声说道:“初晴要不要原谅爸爸,爸爸道歉。”叶初晴想了想,海卓轩拍了拍叶初晴的后背,在叶初晴耳边小声说些什么,叶初晴才转过头来伸出小手指朝叶子墨晃了晃。

    叶子墨把视线转移到了海卓轩身上,叶初晴从小就和海卓轩比较亲,如果可以,以后让海卓轩照顾叶初晴也很不错。

    “嗯嗯!勾勾!”叶初晴举得手中酸了的手臂,眼巴巴的看着叶子墨。叶子墨才笑着和叶初晴拉钩钩。

    夏一涵发出呜咽的声音,示意着把头上的氧气罩给拿开,林菱小心的帮夏一涵把氧气罩拿下来。

    夏一涵舔舔干燥的嘴唇虚弱的说道:“妈咪也要和初晴勾勾手。”

    其他人看到夏一涵这样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整个房间全部都是欢声笑语。

    病房外,斯斯静静的站在一旁,只有一个房门的距离,里面是春天,外面却是冬天。

    斯斯能够想象在房间里所有人都以夏一涵为中心,夏一涵就像明星一样,偶尔传来叶子墨带着温柔的责备,然后就是孩子的欢声笑语。

    斯斯的手越缩越紧,浑身忍不住颤动着,包里手机震动,斯斯连忙转身离开,撞倒了正要进门的医生,医生看了看斯斯说道:“是你,你不是那天在重症监护室里夏一涵的朋友吗?她已经醒了,你不去看看?”

    斯斯胡乱的点点头错身快速的走掉,医生奇怪的走进病房,看到夏一涵精神不错的坐着和叶初晴玩。

    “谁让你坐起来的?不知道现在可能有脑震荡么!”医生责怪到,夏一涵吐吐舌头,乖乖的让叶子墨抱着自己躺下来。

    医生便检查边唠叨说:“有时候医生碰到不靠谱的病患真的是很头疼,患者不听话,患者朋友也那么奇怪,两次都鬼鬼祟祟的。”

    “医生什么朋友啊?”夏一涵被压着舌头检查,模糊不清的问道,医生奇怪的说道:“就是一个女人,长得很好看,刚才我还看到她在你的房门口徘徊,不过很快就离开了。”

    夏一涵沉默,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斯斯,在看守所里她也想了很多,海志轩和叶子墨对视了一眼,虽然有怀疑,但是还不敢确定。

    “你们都怎么了,好久没有看报纸了,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夏一涵以为叶子墨和海志轩都不知道斯斯的存在,转身就想去拿放在窗台上的报纸来掩饰自己的想法。

    叶子墨突然想起来最近报纸杂志都在报道叶氏的情况,这些夏一涵都不知道,轻轻咳嗽了一声,叶子墨目光灼灼的看着海志轩。

    海志轩很快就反应过来,突然急促的喊了一声,“一涵,一声说你还不能过于疲劳,林菱把报纸收一收不要让一涵太疲惫。”

    林菱不知道海志轩在打什么主意,还是点点头把报纸收了起来,严肃的对夏一涵说道:“注意休息。”

    从房间里出来,海志轩看着报纸上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叶氏掌权人被换,斯斯把整个企业弄得乌烟瘴气的新闻,海志轩严肃的问:“再怎么由这个女人胡闹下去,整个叶氏就要完了。”

    叶子墨把报纸扔进垃圾箱说道:“后天开庭,先处理一涵的事情。”

    夏一涵头部受伤,一直在医院休养,贝克一进门,感受到海志轩和叶子墨警觉的目光连忙举起手上的果篮说道:“大家别误会,我不是代表警来的,我只是代表我自己来看朋友的,后天出庭,我已经申请了直接从医院过去。”

    “出庭?”夏一涵奇怪的看着贝克,她在看守所和医院的这些天里都发生了什么?贝克把视线投放在叶子墨身上,笑着说:“还是他来给你解释吧。”

    贝克离开以后,叶子墨坐在夏一涵身边,他知道夏一涵一定要出庭,想了想,摩挲着夏一涵手指上的戒指淡淡的说道:“罗归耀申请了上诉,连同你贪污的案子一起审理。”

    夏一涵勾了勾叶子墨的手指,努力的扯开一个笑容说道:“那我可得买一顶好看的帽子遮住我的脑袋,现在看上去像大头娃娃。”

    叶子墨有些诧异的看着夏一涵,努力想要看清楚夏一涵眼神里是不是真的放开了,夏一涵轻轻的握住叶子墨说道:“我不怕上庭,我知道你们努力了。”

    夏一涵费力的伸手,叶子墨靠近,方便夏一涵把手放在自己脸上,夏一涵笑得温柔:“我知道你们努力了。”

    叶子墨的心脏涨得快要爆开掉,有一个人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始终感谢你的付出,信任着你,“谢谢上天把你给了我。”叶子墨吻了吻夏一涵干燥的嘴唇,感受着分明的触感,夏一涵努力的迎合着,房间里充满了温馨甜蜜。

    时间很快就到了开庭的时间,一大早,夏一涵带上帽子看着叶子墨说道:“我这样子会很奇怪吗?”

    叶子墨俯下身子揭开夏一涵的帽子,一个吻轻轻的落在夏一涵小巧的鼻尖上。

    “咳咳,我不想打扰你们,不过时间已经快到了。”贝克摊手无奈的说道,几个人来到了法庭,有人来推夏一涵,叶子墨脸色一冷想要拒绝,夏一涵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关系的,有了你们提供的证据,夏一涵应该是没事情的。”

    法庭上,罗归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频频看向叶子墨。一旁的贝克显然也注意到这一些,有些狐疑的跟着看了叶子墨一眼。

    “我不想上诉了,我承认那些钱都是我圈的,和夏一涵没有关系。”罗归耀说道。

    “那为什么后来你又推翻了供词,指出是和夏一涵一起共同贪污的呢?”法官问。

    罗归耀回答得很快:“因为我想要让夏一涵和我分担罪名,这样就能轻判一点,可是我现在不想这么做了。”

    罗归耀说完话后,李姐推着王哥走到台前,李姐说道:“夏一涵是前几个月才来的,在之前我敢肯定罗归耀是不认识夏一涵的,所以说夏一涵根本就不可能贪污的。”

    “夏一涵你有什么要说的?”法官转向夏一涵,夏一涵摇摇头,整个事件有了罗归耀和李姐的供词变得毫无悬念。

    罗归耀被押走,突然挣扎的转过头大声问叶子墨:“叶子墨,这些都是我的错,你要帮帮我的女儿米雪,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她在里面会害怕!”

    “究竟是怎么回事?”贝克和夏一涵一头雾水,叶子墨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只是把罗米雪因为故意伤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的事情告诉他而已。”

    夏一涵沉默,到现在她还没有忘记那个女孩,本来是花样的年华却因为错误的想法和做法给自己的人生,抹上了污点,可是以罗米雪冲动的性格性该是不会有那么高的心机才对。

    这边夏一涵百思不得其解,另一边观众席上,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逐渐隐藏在人群里面走了出去,罗归耀的女儿罗米雪做了那些事反而成了叶子墨威胁罗归耀最大的武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