掳爱:错惹豪门继承人 第1179章 绝望的选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门外响起了闷顿的声音,一个身影破门而入。叶念墨看到丁依依和傲雪身上浇灌着汽油,他目眦欲裂,眼神死死的盯着蒙面人,叶初云和贝克随后赶到,看到现场的局面均是一惊。

    “张唐,你确定你还要继续玩下去?”叶念墨冷冷说道,掌心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他知道从现在开始每一步都不能错。

    蒙面人缓缓拉下自己的面罩,曾经熟悉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张唐笑道:“我真的很讨厌你的聪明。”

    叶念墨答道:“我也很讨厌你的自作聪明。”

    贝克上前一步,“你才刚出来,不要一错再错!”

    张唐哈哈大笑,“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人,你知不知道在牢里我受了多少苦,那些人根本就不把我当人看,你有没有吃过泥巴?你有没有喝过尿?”他越来越激动,神情里满是疯狂,“为什么我要受到这种待遇,叶念墨,就是你!”

    “所以你就找上郭大庆,怂恿他为你所用,借机会把我印出来。”叶念墨理了理自己的袖子,一副笃定的样子继续说道:“然后找了一具下葬不久的男尸来冒充,这样就算是最后你失败了,你也只是一个受害者而已。”

    张唐始终静静的听着他说话,末了忽然扬起手亮出手中的打火机,他看着逐渐朝丁依依方向挪动的叶初云冷冷道:“你想要让她们死得更早一点你就继续走。”

    “我不动,你别乱来!”叶初云急忙往后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张唐。

    叶念墨叹气,“你放手,我用叶家保你离开。”

    “喂!”贝克在一旁出声,却被叶初云和叶念墨同时瞪住,只好讪讪的闭嘴。

    张唐忽然大笑,手里的打火机也跟着一抖一抖的,看得人心悸,“不用了,我也不想出去了,我们再来玩游戏吧,赌注就是我的命还有他们两个人的命怎么样?”

    叶念墨皱眉,“用我的命和你的命来赌。”

    傲雪和丁依依同时呜咽起来,她们企图引起叶念墨的注意,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叶念墨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

    张唐拿着打火机靠近两人,手指扣响了火机,蓝色的火苗摇摇晃晃闪动着,“要让你痛不欲生的方法不是让你死掉,而是让你看着你生命里重要的女人在你面前死去,这样可是有意思得多。”

    叶初云正要上前,叶念墨率先开口,“好,我跟你赌。”

    张唐笑着又靠近傲雪两步,火苗在她脸上攒动,他忽然道:“我又不想堵了,算了就来最简单的,你有一次机会选择其中一个人活下去。”

    “要什么条件你菜能两个人都放?”叶念墨眉头皱得死紧,蜷缩越缩越紧,呼吸都带上一丝急促。

    张唐摇摇头,五官在摇晃的火光中显得暗诙不明,“没得商量。”

    叶念墨看向丁依依和傲雪,两人全身都灌满了汽油,他扫过傲雪,最终把视线落在丁依依身上,她的头发凌乱着,手腕上满是触目惊心的伤痕,全身上下都被浇灌上了汽油,她神色中带着恐惧,带着求生的渴望。

    傲雪呜咽着,然后无力的地下头,她早就应该知道结果的,叶念墨不会让丁依依死,所以至始至终死的人只有她而已。

    张唐走到傲雪面前冷漠道:“看来你已经做出决定了。”

    “我选傲雪。”话音刚落,叶念墨的腹部就结结实实的挨了叶初云一拳。

    “叶念墨,你刚才说什么!”叶初云狠狠的看着他,拳头抑制不住的颤抖着,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那句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叶念墨揩掉嘴边的血迹,再次重复,“我选傲雪。”

    话音刚落他就被叶初云的拳头打得到底不起,他没有反抗,只是重新站起来冷冷的看着他,叶初云神色恐怖,“我不同意!我要打到你改口为止!”

    贝克见叶初云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上前扣住他的手臂,“够了!现在什么情况你还不清楚?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叶初云狠狠甩开他的手,他看向张唐,“我用我的命换丁依依的命!”

    丁依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是因为叶念墨的选择还是叶初云的不放弃,他以为叶念墨爱的是自己,这多可笑不是吗?原来在对谁生谁死的选择上,他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决定。

    张唐疯狂的笑着,他亲自解开傲雪脚上的绳子挪揄道:“去吧,祝你逃过一劫。”

    叶初云快疯了,他愤怒得正要上前,后颈就被重力敲击,叶念墨把晕倒的他甩给贝克,“照顾好他。”

    傲雪跌跌撞撞的扑进叶念墨的怀里,神色里满是慌乱和无助,极度的惊吓和滴水未沾让她几度要昏倒,叶念墨只好用手圈住她的腰。

    丁依依绝望的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用说了,他爱她,他终于做出选择了,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笨蛋,她以为爱情里没有谁插足谁,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在扮演这么让人讨厌的角色,自己就好像是电影里的女配角,处心积虑夺取主角的幸福。

    她没有看到叶念墨眼中的心疼和焦急,绝望让她崩溃,她甚至就想现在死去,脑中闪过爸爸憨厚的笑脸,叶初云的心急,她忽然明白世界上一定还有人再等着自己,他们不想让自己死。

    丁依依拼命扭动着身体,嘴里不断呜咽着,眼神里满是求生的欲望,叶念墨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掌心里,他看着她,最终带着傲雪往外走去。

    “走!”他开口,声音沙哑得不像话,贝克看了他一眼,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纷沓的脚步声逐渐离去,张唐弯下腰撕开丁依依嘴上的胶布,他凑近她,嘴上带着愉悦的笑容,“看来也只有你和我一起去黄泉了。”

    “我不想死!你没有权利决定我的生死。”丁依依愤恨说道,她心中恨极了,恨叶念墨,恨傲雪,她不是圣人,自然会恨。

    “哈哈哈,其实你才是这场游戏最大的牺牲者。”张唐晃动着自己手里的火机,目光沉沉的看着她,郭大庆的目标是傲雪,他的目标是叶念墨,结果傲雪没事,叶念墨也没事,不过看刚才叶念墨的眼神,杀了这个女人他一定会痛不欲生的吧!

    越想心中越是愉悦,他笑着搬起旁边的汽油桶朝自己身上倾倒着。

    门外,郭大庆已经被控制,叶念墨放开傲雪就往里面走去,傲雪一把抓住他,神情惊慌,“他是疯子,交给警吧,他们会救出她的。”

    叶念墨转头看她,目光里没有一丝爱意,“今天我救你,还的是那个孩子的债,从此以后她不欠你,也不欠我,更不欠那个孩子。”

    傲雪抓着他的手一点一点松开,她梗咽问道:“你救我也是因为她?”

    叶念墨不语,转身朝刚才的屋子走去,傲雪看着他的背影,感觉他就要从自己的生命里抽离,她奔溃的跑上前不顾一切的拥住他,“你别去,去了真的会死的!”

    “如果她注定要死,那么我就陪着她一起死。”叶念墨拉开她的手,步伐坚定。

    “砰!”巨大的枪声响起,叶念墨身形一顿,傲雪忘不了他的神情,那是一种灵魂都透露着绝望的无力感,他跌跌撞撞的朝里跑着,声嘶力竭的喊出那个在心里扎根发芽的名字,“依依!”

    地下室里,丁依依目光呆滞的看着躺倒在自己面前不断抽搐的张唐,他的身下不断涌出鲜血,混合着刺鼻的汽油味形成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恍惚中她被一个人紧紧的拥抱在怀里,抱着她的手不断在颤抖,她趴在他的怀里,听着他不规律的心跳声,意识逐渐模糊,她终于沉沉睡去。

    她死了?还是睡着了?为什么身体如此的轻盈,耳边有淡淡的钢琴声,那声音如海浪轻拍沙石,如同夜色黄莺歌唱,忽然,舒缓的海浪声迸发出急促的吼叫,夜莺也变成了夏日里烦人的蝉鸣,她不甘不愿的睁开眼睛。

    天花板很白,四周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她抬起自己的双手,过大的病房服,遮挡住了一部分的视线,门外有脚步声响动,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眼睛看不见,声音更加敏锐,她知道一个人走到自己身边,一只手轻轻柔柔的拨弄着自己的刘海,然后握住了自己的手,那双手干燥冰冷,甚至在微微颤抖。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淡淡的水汽,一滴,两滴,三滴,液体砸在她的手背上,那热度比火山里的岩浆还要烫伤几分,她缓缓睁开眼,伸出另一只手合力握住那只颤抖的大手。

    “初云,别哭。”她的声音嘶哑难听,叶初云身形一震,唐他急忙松开她的手背过身去,似乎止不住自己的眼泪般,他干脆起身仓皇而逃。

    丁依依看着手背上的水渍,一颗心疼得无法言说,眼泪就这么流下来,她窝在被窝里,嘴里死死的咬着被角不让自己哭出来,所有的委屈全部都化作滚烫的眼泪。

    叶念墨走进房间,他看着被子鼓成一团,就好像孤单的蝉蛹,听着被子里压抑的哭声,他的心很痛,他知道她的绝望她的恨,他本来做好了陪她死的准备,可是这一切她都不会再相信了吧。

    他伸出手抚摸着白色被单下黑色的秀发,嘶哑的声音一遍一遍的说道:“对不起依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