掳爱:错惹豪门继承人 第1066章 买房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丁大成自从受伤后就没有再上过班,日子过得很单调,这一听就有一点心动。

    “那需要多少钱?”丁依依见爸爸心动了,笑着问价钱。

    “你们放心吧,我们是叶氏公司旗下的,在东江市谁不知道首富叶家,我们的价格绝对是十分公道的,一百二十万就可以买下这一套。”

    “一百二十万?”丁大成喊了出来,立刻拄着拐杖往下走,“我们不买了,依依走吧。”

    “大爷您等等啊,这一百二十万可算是标配了。”中介急忙追上去,成宝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不敢上前,只好一直喊着丁依依,“丁小姐,您可以再考虑一下。”

    “其实你和叶念墨一说,这套房子就是你的了。”秋白边走边道,见丁依依瞪自己,急忙解释,“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吗?我看伯父确实喜欢这里。”

    丁依依低头轻轻叹了口气,是她太莽撞了,下次还是先等确定下来再带爸爸到现场去看房子吧。

    一行人刚下楼,中介还有点不死心,“丁小姐,我看伯父确实很喜欢,人这一辈子就活那么一次,小时候为了孩子,长大后为了孙子,能对父母好一点就对父母好一点。”

    走在前头的丁大成不乐意了,“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们家孩子是天底下最好的孩子!”

    秋白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摸了摸放着手机的裤袋,走到丁依依面前道:“能不能等我几分钟?我到前面办点事情。”

    秋白赶到叶博短信里说好的酒店,大堂休闲区里,叶博站在一旁,看到她后急忙迎了上来,他的目光里透着神采,“跑那么急做什么,瞧你的汗。”他边说边自然的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抽出白色帕子。

    刚想递给她,秋白以为他要触碰她,往后仰躲开了他的动作,两人均是一愣。

    “叶少在等我吧。”她完急匆匆的朝休闲区里走,叶博的视线追着她的背影,忽而不远处另一道视线像他头来,他怔怔的对上少爷的目光,直到秋白走到少爷面前,盖住了那抹探究的目光。

    “叶少,依依真的很爱你,如果你也爱她,就多多帮她。”秋白语气里有一丝与平常不一样的焦躁。

    “你确定你是全心全意为了帮她?”叶念墨嘬了一口咖啡,目光似笑非笑的扫过她。

    秋白觉得自己在他面前舞所遁形,确实,她把丁依依当成朋友是一个原因,还有其他原因,如果叶少一直迷恋丁依依,那她作为丁依依的经纪人,在整个圈子里的知名度也会不断的得到巩固,特别是安然的经纪人徐惟仁也跟着安然到好莱坞发展了。

    这些理由一直在她脑子里盘踞,还有一个极力被她隐藏的理由也逐渐清晰,那就是她想要见到叶博,只要有一点机会,她都想要好好把握。

    叶博见秋白一直站着,第一次违抗少爷的意思,他走到两人面前,看着少爷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祈求。

    “坐吧。”叶念墨颔首。秋白擦掉额头的汗,点点头坐下。酒店大堂里暖气虽然开得足,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一丝凉意。“她过得好吗?”叶念墨眼神微微放柔,最初的激动过后他现在要从长计议。

    秋白点点头,“正在陪她看房子,咦,就是那个中介,他说是叶氏的员工,不过房子价格有点高了。”

    不用叶念墨指示,叶博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秋白的视线忍不住追寻着他。

    “秋小姐和我的秘书很熟”叶念墨用的是肯定句,虽然目光没有投放到她身上,但让人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我和他一点都不熟!”秋白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就在一问一答间她已经擅自隔绝了所有和叶博在一起的可能性。

    叶念墨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真皮沙发,“他是一个很专一的人,如果你确定不能接受他,那就不要给他任何希望。”

    他的话很残忍,一点感情也不带,甚至连不能在一起的原因也没有问,他只是告诉她,如果不能在一起,就利索的离开他。

    叶博带着中介回来,看到秋白毫无血色的脸后有些担心的看着少爷,中介不知道自己面前的人就是叶氏的总经理,只以为又是一个大主顾,他急忙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资料。

    “这位先生一看就器宇轩昂,我们有一套房特别适合您,瞧瞧,双阳台双浴室,地段又好,在市区到哪里去都方便。”

    叶念墨扫了一眼资料,直接道:“这套房子容积率是0。35,面向的是中层收入的人群,虽然地段比较好,但是由于不是学区房并且因为产权证的原因售价一般在150万元左右。”

    中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刚才开价整整提了一半,但是那个男人开的价格才是最适合那栋房子的价格。

    “她看中的房子是哪套?”叶念墨道,一旁的秋白站起来把刚才丁依依看中的房子图片指给他看。

    “售价多少?”他淡淡问道。

    中介的喉咙就像被鱼刺梗着说不出话,刚才看房子的女人明显和那个男人是认识的,现在改价格显然是不可能的。

    果然,秋白略微提高了音调,“120万”,中介笑得一脸尴尬,“这其实还可以后期调价的,那个价钱只是前期洽谈的价格。”

    “可以洽谈多少?”叶念墨眼神终于和他对视,中介脑子里原本滚瓜烂熟的价钱变得模模糊糊,他抓头搔耳的想了半天,“90万?”

    叶念墨点点头,中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正想开始介绍项目,对面的男人轻飘飘一句,“你被解雇了。”

    “什么?”他诧异的看着他,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但是那个男人表现出来的气势却让他下意识的惊讶而不是怀疑。

    “这栋房子售价120万是可以的,因为在三年后洪城小学要搬到这附近,这就意味着这片房子可以作为学区房,而你在一念之间就让整个链条损失了30万。

    中介越听脸色越是惊骇,突然想起自己前几天看过的一个节目,里面的嘉宾之一就是叶少,而电视上的叶少似乎和面前这个有点像?

    “叶少?”他疑惑的问出声,看到对方毫不吃惊的表情后心中暗叹果然遇到公司大佛了。

    “叶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中介有些沮丧,谁会想到有一天老板会和自己面对面,然后还和自己买房子呢?

    叶念墨喝了口咖啡,微冷的咖啡让他眉头皱了皱,“下周一到总部报道。”

    中介完全被他弄晕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叶念墨难得解释,“虽然你在没有考虑周全的情况下降价,但是你却敢做,我是商人,自然要利益最大化。”

    中介似懂非懂的点头,随后兴奋的对叶念墨道,“听了总经理的话我真的茅塞顿开,刚才的有一对父女来看房,我开的120万,看来我现在要再去打个电话,把价钱拉都130万。”

    站在一旁的叶博和秋白忍不住相视一眼,为中介的前途堪忧。丁依依正陪着丁大成一起在小区里看人玩象棋。

    这时电话突然响起,中介语气焦急,说是房主急着要回家乡,可以八十万把价钱转了,还可以分期付款,里面家具随便用。

    丁大成一听还有这好处急忙让女儿跟着中介再去看看,丁依依心急火燎的往刚才的方向赶。

    丁大成把视线投了回来,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以为是女儿,再次转头,看到来人后脸色一冷。

    “叶念墨你来做什么,我女儿最近好不容易情绪好点,你不要再来找她!”丁大成拄着拐杖站起来疾步朝外走着,想要摆脱他。

    叶念墨不急不慢的跟在他身后,直到他忍不住转身,“放过我女儿吧,她只是普通女孩,适应不了你们豪门的勾心斗角。”

    叶念墨的嘴唇抿成细细的直线,很快回答道,“我们家从来不会因为出生而去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再者你太小看你女儿本身具有的价值。”

    “你是什么意思?”丁大成谨慎的看着他。

    叶念墨穿着灰色的西装,雪花落到他的肩膀上,他纹丝不动,任由雪花降落,他的视线全部投放在面前这个对他的幸福至关重要的人,他道:

    “你女儿的父亲是闻名海外的科学家,而她是科学家的女儿,她的外公是老一辈国家光荣战士,在中央都有一定的地位,还有最重要的是你的女儿现在是一个公众人物,她到了现场会有人请她签名,会因为她的喜怒哀乐而调整自己的情绪。”

    丁大成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心里对自己的女儿更是愧疚万分,如果不是他们家当初把孩子抱走,现在依依一定可以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叶念墨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往前走了两步,让自己的声音更为清晰,“我很感谢你为我守护我想一辈子爱的人,谢谢。”

    他的话让丁大成的眼眶有些发热,他想起依依小时候趴在灯下念三字经的样子,那时候他和老婆还发过誓,孩子能够读多远,都供她读书。

    良久,丁大成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带上岁月的痕迹,沙哑中包含着无奈,“你先走吧,我想静一静。”

    叶念墨走到他面前,淡淡道:“我以为你是懂得爱情的。”他转身,他的话却在丁大成的脑海里浮现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