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

    这个敏感的时间点,让简玉珩的脸色明显僵硬了一下。

    手掌不安地摩搓过椅子扶手,忍不住插嘴问道:“三年前意外去世的那个人,你可见过模样?”

    丫鬟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当日那人来时,很大的阵仗。奴婢没有资格去贴身伺候,倒是远远见过一面。虽未曾看清,却感觉那人气质非凡,一张清秀面容很是温和。”

    不过寥寥数语,简玉珩却已猜到了那个人的身份。绷紧的手指慢慢松开,简玉珩再度恢复了平静的面容。

    “既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落红瑛装作没有看到他的异样,开口惊呼道:“可是我在皇都,怎么未曾听过半点风声。”

    “奴婢这五年来,从未离开过湖心岛,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丫鬟如实回答道:“只是公子,有句话奴婢必须要说……”

    她死咬下唇,半晌声音带了惊恐道:“公子们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千万不要有任何好奇心。当年伺候那位公子的人,后面都身染怪病,全都不在人世了。”

    一句话暗含隐晦警告,让简玉珩的身体蔓过一层凉意。他如有所思地扫了一眼丫鬟,轻声笑道:“冲你这番话,本公子便不会追究今日的事情。”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丫鬟顿时喜极而泣,再度磕了个响头,显然没想到,简玉珩会轻易放过自己。

    “有句话我还是要多问一句,你既然在这里呆了五年之久,一次没见到过西面的东西吗?”

    “哪里敢看!”丫鬟惊慌地摇了摇头,“那位公子身份尊贵,都落得如此下场。奴婢们虽好奇,却也不敢拿性命去成全这点心思。”

    丫鬟诚惶诚恐地又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这才匆忙退了下去。

    知道关门声落,简玉珩才将目光再度放在了落红瑛的身上,“今日的事情,的确该好好谢谢墨兄。若非是你,只怕倾姿现在生死难料。”

    “举手之劳罢了,简公子无须放在心上,”落红瑛刚要起身告辞,简玉珩却先她一步挡在身前。

    “墨兄,今日之事你切莫有半分好奇之心,否则下场只能跟那个人一样……”

    微眯起的眸子里,是难得一见的认真。

    “不瞒墨兄,方才那丫鬟提到相关人士都已不在,你定也听出里面的玄机。”

    “湖心岛虽风景秀丽,可是天下山河之大,本公子还想多去领略,哪有那份闲情,将剩下的时间耽搁在此,”落红瑛站起身来,眉眼间都是舒朗地笑意,“倒是简公子,看你的样子知道内情,小心引火上身。”

    她说着,笑眯眯地走到门前,临出去的时候,还不忘给简玉珩添堵,“毕竟今日出现在那个地方的,可是楚小姐。暗中有没有人看到,那我可不知道了。”

    简玉珩怔愣间,对方已经关门而出,一张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来湖心岛本是为了散心游乐,如今却被楚倾姿搅地一团糟。墨红瑛临行前的一句话,让他不得不担心下面的时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